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艺术与金钱 巴塞尔艺术展:关乎艺术还是金钱?

Atelier de Guido Nussbaum

每年六月中有六天时间,巴塞尔都会成为全球艺术之都,准确而言是全球艺术市场之都。上图是巴塞尔艺术家吉多·努斯鲍尔(Guido Nussbauer)正在创作的作品。  

(Thomas Kern)

6月12日,世界上最大的艺术博览盛会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在瑞士同名市隆重开幕。该博览会包含一系列展览、艺术活动和派对。但不是每个人都对此感到欣喜-当地艺术圈就喜忧参半: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和艺廊主说,这次展会更多的是关于金钱,而非艺术。

“金钱会腐蚀一切”,当地的艺廊主尼古拉斯·克虏伯(Nicolas Krupp,德)外部链接说。 “十年前,花3000万美元买一件艺术品显得十分荒谬,但现在你看到有人出价3亿美元购买,一件巴斯奎特的作品能卖出1.1亿美元(英)外部链接高价,实在太疯狂了。” (他指的是美国当代艺术家让·米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英,1960年-1988年)外部链接

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外部链接始于1970年,是由三位艺廊主发起的一个实验项目。在最初的20年里,观展人员往往会对行为艺术家和表演艺术家的即兴发挥而感到惊喜。在上世纪90年代,巴塞尔艺术展进一步整合,成为了艺廊主和有钱的主流收藏家尊享的交流平台,而小型年轻的艺廊则抱团取暖,在巴塞尔艺术展周边举办一些同期展览活动,比如Liste青年艺博会(德)外部链接Volta国家当代艺博会(英)外部链接 。但是在20年后的今天,这些展览活动也都成为了巴塞尔艺术展的卫星展。

Art Basel 1989: nackte Aktivisten mischten sich unters Publikum

1989年巴塞尔艺术展:彼时艺术的地位高于金钱。

(Keystone)

“巴塞尔艺术展的运作理念完全基于一种寄生逻辑,”巴塞尔艺术博物馆(多语)外部链接首席策展人丹尼尔·库尔贾科维奇(Daniel Kurjakovic)说。巴塞尔艺术展的参展方“将自己接入现有的艺术展回路之中,给人们一种错觉,好像他们与巴塞尔艺术展浑然一体,但事实并非如此。"  

巴塞尔艺术展已经将众多边展纳入其中,包括年轻新兴艺术家的个展区(“艺创宣言”)、艺术出版商展区(“限量编制”)以及大型装置和表演艺术展区(“意象无限”)。

丹尼尔·库贾科维奇,巴塞尔艺术博物馆首席项目策展人。

(Alain Kantarjian)

现任苏黎世约翰·雅各布斯博物馆(英、德)外部链接馆长罗杰·布格尔(Roger M. Buergel )指出:“巴塞尔艺术展最终有可能成为一个商业美术馆品牌。” 布格尔于2007年担任第12届德国卡塞尔文献展(英、德)外部链接的艺术总监,他一直置身于艺术的商业交易之外,今年根本不打算参加巴塞尔艺术展。

但布格尔预计巴塞尔艺术展的发展方向将类似于巴黎卢浮宫等机构,努力实现品牌的海外扩张。2002年,巴塞尔迈阿密海滩艺术展隆重开幕;2013年,香港巴塞尔艺术展推出首展,抓住不断增长的亚洲市场机遇。  

金钱的力量

6月12日,时值第50届巴塞尔艺术展盛大开幕之际,它已经无可争议地成为一个资本盛会。来自世界各地的约300家艺廊报名参展,展会占地2.7万平方米,并在短短六天内吸引了近10万名观展者。参展艺廊的遴选过程很复杂,展位也是千金难求。巴塞尔展览中心内一个展位的价格(英)外部链接在2万瑞郎到11.2万瑞郎不等,取决于展位的大小和位置。

策展人库拉乔维奇(Kurajovic)说:“它越来越像在达沃斯举办的世界经济论坛外部链接。” 因为巴塞尔艺术展将多数人排除在外,成为了少数人的俱乐部。这也难怪展会作品虽然自于4000多名艺术家,但其中很少人会出席本届展会(当然,其中许多艺术家已经过逝,但总的来说,要想遇见艺术家本人,巴塞尔艺术展并不是理想的场合)。

吉多·努斯鲍姆(Guido Nussbaum)是巴塞尔艺术圈内最受尊敬的艺术家之一,他指出媒体对艺术的报道总体上反映了近几十年来巴塞尔艺术展所引领的艺术商业化潮流。艺术品价格和投资成为了前沿热点。  

Künstler Guido Nussbaum, Hégenheim, FR

吉多·努斯鲍姆认为:“巴塞尔艺术展的展品数量多到令人想吐。这点我可以解释下:一顿饭如果有20道开胃菜、17道主菜和35道甜点,你会吃到忍不住想吐。当然,艺术展上有许多精美的艺术品,但是你消化不了那么多。我的许多作品也在那里出售过,我担心现在我的作品档次都太低了,难登上艺术展的大雅之堂,但关键是展品数量过多会导致人们对艺术的麻木。”

(Thomas Kern)

努斯鲍姆说,更糟糕的是,巴塞尔艺术展的氛围会引导人们将艺术仅仅视作交易的商品。货币价值凌驾于艺术内容之上,将艺术展变成市场经济及其掠夺和虚荣本质的载体。

“巴塞尔艺术展的展品数量多到令人想吐,”他说, "展品数量过多会导致人们对艺术的麻木。"  

对艺廊主克虏伯来说,这种扩张是艺术界宏伟运动的一部分。 “整个艺术领域都在扩张,”他说道,“比如巴塞尔、苏黎世和洛桑的艺术博物馆都在扩建,这种扩张一眼望不到头。”

然而,就人脉搭建机会而言,巴塞尔艺术展绝对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尤其是对于像朱莉娅·施坦纳(Julia Steiner)这样的年轻新兴艺术家。她来自伯尔尼,七年前搬到了这座城市。

Julia Steiner, Rauminstallation im Helvetia Art Foyer

朱莉娅·斯坦纳在瑞士Helvetia艺术大厅(Helvetia Art Foyer)的装置“借光”前。

(Thomas Kern)

但是巴塞尔艺术展并不是她搬到这个城市的主要原因。她搬来的主要原因在于该市悠闲的氛围、相对廉价的住房、毗邻法国和德国,以及巴塞尔市、所在州和其他地方机构(如年度Kunstkredit艺术筹资展(德)外部链接)所提供的众多筹资机会。她指出,这里的筹资竞争压力比苏黎世小得多。在她移居巴塞尔的原因中,巴塞尔艺术展排在最后。

施坦纳也间接受益于巴塞尔艺术展。她刚刚在瑞士一家保险公司旗下的Helvetia艺术大厅(多语)外部链接完成了一个在地艺术作品。该艺术大厅将在本周与巴塞尔艺术展同期举办一个艺术论坛。  

展与城

巴塞尔艺术展之所以能够在国际艺术博览会中脱颖而出,主要是因为它位于一个充满活力的艺术中心。

艺廊主克虏伯表示:“巴塞尔艺术展的发展对当地艺术圈没有任何影响。在巴塞尔开一个艺廊并不能帮你拿到一个展位。"

巴塞尔展览中心距离他的艺廊只有半个街区,在那他有一个展位,克虏伯对他的家乡赞美有加。

Nicolas Krupp, Basel gallerist

尼古拉斯·克虏伯的艺廊是LISTE青年艺博会的产物,作为巴塞尔艺术展的卫星展,LISTE青年艺博会为年轻艺廊提供展区。 “在我20年的从业生涯中,艺术市场发生了巨大变化,但是巴塞尔并没有太大变化。 "

(Thomas Kern)

他说:“巴塞尔有著名的博物馆、伟大的收藏品、稳定的政治体制、稳定的货币、健全的基础设施,但它仍是一个村庄。”

这个“村”的公共空间承载了世界最知名的艺术机构:扩建中的贝耶勒基金会美术馆(Fondation Beyeler,多语)外部链接,巴塞尔艺术博物馆及其当代馆(英)外部链接丁格利博物馆(Museum Tinguely,多语)外部链接巴塞尔美术馆(Kunsthalle,德)外部链接维特拉设计博物馆(Vitra Design Museum,多语)外部链接,西班牙策展人楚斯·马蒂涅兹(Chus Martínez)创办的巴塞尔艺术与设计学院TANK(英、德)外部链接艺术展览馆,巴塞尔古代艺术博物馆(Basel Museum of Ancient Art,英)外部链接, 巴塞尔电子艺术馆(House of Electronic Arts,多语)外部链接等。

到目前为止,巴塞尔艺术展可以自由利用公共空间,许多公共机构与展会合作时都未附带任何条件。但是他们不得不重新考虑这点,因为巴塞尔艺术展已经与其本源和城市生活渐行渐远。

公共机构开始相应地调整政策。“我们不能再免费提供支持了,我们需要得到一些回报”库贾科维奇说。他目前负责巴塞尔艺术博物馆与巴塞尔艺术展之间的合作谈判。

“双方的会谈与艺术无关,是纯粹的商业谈判。商业是巴塞尔艺术展的核心,也是我们与他们的沟通媒介,这种谈判方式双方都能接受。"


(翻译:刘烽烽)

标签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