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政府设计漂亮的机器人

把人送到这样的体系里,在道德上说得过去吗?2015年7月苏黎世艺术大学校长Thomas Meier与中国的哈尔滨工业大学签署合作办学协议。 苏黎世艺术大学-ZHdK

瑞士德语区左翼周报《WOZ》报道:苏黎世艺术大学在中国建造了一所大型的设计学校,为此它接受了难以忍受的条件。对这所学校的调查显示,它的问题似乎并不少。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0月08日 - 10:00
Renato Beck, WOZ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苏黎世艺术大学(英、德)是瑞士最大的艺术类高校,它拥有2000名学生和逾700位教职员工;在它的办学策略里,经常出现“卓越”、“独一无二”等字眼。如今苏黎世艺术大学(简称:ZHdK)不愿独享“卓越”,而是要把它推广到全世界。

深圳,位于中国广东省,珠江三角洲上的模范城市。40年前,它还是个贫困的小渔村,声称要复制当时尚还自由、雄心勃勃的香港。如今它已成为富有且不断发展的大都市,拥有人口1200万。就是在这里,苏黎世艺术大学可以大展宏图,今年7月破土动工:在市郊的一块土地上,一所新的设计院校拔地而起,校区可容纳各个年级共1300位学生和一座博物馆。这是一项浩大的工程,由苏黎世艺术大学和哈尔滨工业大学(HIT)共同完成,两校计划合作办学,目前具体进展尚未公开,ZHdK正在制定课程和招募员工;依然是由中方负责所有的开发费用。

“开局不利”

哈尔滨工业大学与中国军队的关系极为密切,以至于今年5月它的名字竟然出现在了美国政府的制裁名单上,它与国际伙伴的合作也应声而止。但苏黎世仍坚持不懈地推动着项目的发展,艺术大学解释说:“(哈工大)登上黑名单是因为目前两国政治权力的较量”,而瑞中两校的合作仅限于设计与建筑。苏黎世艺术大学校长Thomas Meier在9月初的一次内部信息沟通会上表示,与哈工大的合作已感受到来自各方的压力,“开局不利,但我们必须努力应对”。

苏黎世艺术大学校长Thomas Meier ZHdK

同样不利的,还有即将在深圳任教和进行研究的教师要面对的工作条件。中国政府刚刚公布了为外教设定的新的行为规范《外籍教师聘任和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今后想在中国执教都要先接受意识形态方面的基本教育,之后外教会被纳入信用体系,不规范的行为会被计入信用记录并受到惩罚。凡是行为或言语有损“中国国家主权、安全和荣誉”的,都将被马上解雇,并不得再受聘于教育机构。ZHdK解释说管理办法尚未实施,而且派往中国的员工都是自愿的。

苏黎世艺术大学并非一意孤行,它宣称该大型项目还得到了瑞士教育、研究、革新国务秘书处的支持。然而该部门却有意拉开了距离,面对记者询问它表示:这样的大胆行为完全在该校和苏黎世州的职权管辖范围内。从字面上来说就是:“我们与此事毫无干系”。

镇压与控制同样体现在课程设置上,苏黎世艺术大学设计系主任Hansuli Matter在之前提到的信息沟通会上举例说:在一次研讨会上他曾问来自深圳的同事,如果想为受压迫的维吾尔人做个项目会怎么样,答案很简单:他必须首先把项目交给对此负责的党委书记,由他来决定。Matter笑着仿佛在讲一则逗趣的轶事;而其他与会教师则面面相觑。一位讲师想知道,是否加入这个项目就是在当政府的帮凶;还有一位教师问,把人送到这样的体系里做培训,在道德上是否说得过去。设计系主任Matter说:“是有些困难,令人痛苦。但问题是:就置之不理吗?我们宁愿袖手旁观,还是做点什么?”

至于有人问,对苏黎世艺术大学来说是否有条红线,Meier校长的回答是:“如果总在那里被阻挠,那么我们撤回来”。但在此之前,“我认为一切都是挑战”。正式公告上是确立了一道红线的:“如果苏黎世艺术大学在内容和财务上不能自己负责,不能保障团队成员的安全和不受伤害,那我们将撤出项目。”

然而该校为何要冒险参与深圳的项目,其原因至今不明。有种说法是“当地的创新生态系统富有吸引力”;还有的说为了进入中国的设计市场;也有人称有望将设计与工程融合在一起。Matter说:“他们造的机器人粗糙丑陋,毫无用处,他们想继续完善”。

从2012年起Meier就一直追逐着自己的目标:在中国建分校。目标即将达成,他更不会停下脚步,即使中国不再是那个机遇之国,而是一个肆无忌惮满足自己利益的国家。Meier本人也有所察觉。一年前当苏黎世艺术大学要放映一部反应香港抗议活动的影片时,中国大使馆进行了干预。虽然Meier还是展示了这部影片,但当校园里出现了抗议活动的象征时,他马上派出了粉刷匠。

“维护中立的义务”

对Meier来说这段小插曲并不愉快,因为他一直致力于让他的学校摆脱政治的影响。这并不是他第一次用颜料桶来“浇灭”政治论战。就在几年前,为了在令人窒息的气氛之下唤起公众的注意,女学生们曾在雪白的墙上画满了儿童涂鸦,他同样是派出了粉刷匠。当一名学生把来来回回的电子邮件贴到墙上时-其内容针对的是一场颇有争议的改组-他马上让人把这份“墙报”取下。苏黎世艺术大学对此的评论是:“作为一所州立的高等院校,我们有义务维护政治中立”。

艺术如何在一所被抽离了政治的学院中产生,它能产生的更多不过是审美的姿态和商业的源泉。一位教授嘲讽地说:“或许对苏黎世艺术大学来说去中国刚好合适”。

校长的遗产

为了写这篇文章,WOZ与大学里的众多教职员工都交谈过,所有人都希望保持匿名,因为害怕被报复。这样的学院氛围造就了苏黎世艺术大学的另一片战场。在恭恭敬敬的背后,是对权威型领导风格和参与权缺失的指责。批评之声总不容易让人听见,所以近几个月来VPOD工会开始收集这些意见。目前他们已与ZHdK进行了对话,第一份成果将于下周出炉。但VPOD表示,与大学领导层的首次对话徒劳无功。不过苏黎世艺术大学说,他们将认真对待这些批评意见。

对校长Thomas Meier来说一切来得太不是时候。这位62岁历史学家的职业生涯正接近尾声,这将是他给大学留下的“遗产”。他已担任ZHdK的校长11年,明年秋本该离职。但不久前苏黎世教育局局长Silvia Steiner依照“例外规定”将他的任期延长了2年。此前该校教师在一封公开信中对尚未安排继任校长表示震惊。Meier希望退休前能圆满完成所有已启动的大型项目,其中还包括另一项国际化的提议。

*更多关于苏黎世艺术大学与中国的介绍,请参阅:«A Chinese-Swiss university of design»

本文转载翻译自《WOZ》报道原文(德文):«Schöne Roboter fürs Regime»。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