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赫伯特・迈耶尔的《肚脐的故事》

(swissinfo.ch)

赫伯特・迈耶尔(Herbert Meier)曾经写过许多脍炙人口的小说,其中«肚脐的故事»是他经典之作,是不可不读的好作品。

«肚脐的故事»

有一天,传来这样一个谣言:他没有肚脐。没有人能够对此做出解释。

每个人的肚子上都有这样一个圆形的小洼或者小结,这是他作为胚胎和胎儿在子宫里畅游,借助于一根带状物或者绳状物维持生命的那段时间的剩余部分。

人们都知道,生命始于胎盘,不是用盘子和叉子,而是通过一根带状物,即脐带,上面有一条深红色的和两条浅红色的血管。这是出生前的血液循环,它随着第一次呼吸而宣告结束。

脐带被结扎起来剪断。然后,美妙神奇的胎盘连同脐带一起进了妇产科的白桶。剩下来的东西就是肚脐。

所有迄今为止从不为食物操心的人,随着肚脐的出现,也开始会感到饥饿。他们必须通过哭泣和叫喊通报他们的需要,他们第一次得知,信号在社会生活中是多么重要。

婴儿的叫喊仿佛就是人类为自己建立的第一组红绿灯,应该说,是发出声响的红绿灯:于是,有人朝饥饿的嘴巴里塞进一个瓶子,然后就安静下来。重新回到肚子里去是不可能的了。

他有那些日子的录音带。

录下来的是喝水的声音,贪婪地吮吸和吞咽,令人窒息。凡是听过的人,都会担心这个孩子马上就会被水呛死。

他坐在旁边,调着录音机的音量和声调,这是一个三十岁的男人,在这一小卷磁带里记录着童年发生的一切,今天,在他出生的这一大或者这一夜,他要向最亲密的朋友们介绍他的童年。

在喝水的声音之后,一个母亲般的声音说道:“现在讲的是一个七岁男孩的一个小故事。”七岁的男孩说道:“我们在海边。有一次我们上了一个小岛。在那里看见一条墨鱼,妈妈想把它拍下来,但是它已经游走了。”因为离他的童年如此之近,他的一位客人-一个动画片画家便大胆地问他,那个传说他没有肚脐的流言到底是不是真的。他吸着烟斗,眨了眨眼睛,又揉了揉眼睛,然后说道:

“可能是,也可能不是。”

这个回答在朋友们中间引起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有人觉得他是开玩笑,但毕竟感到十分震惊。

幸好,在场的一位语言学家接过了话头。他说了一个古高地德语的词:Naba。它指的是一个带轴的轮子的中心部分。他解释说,Naba有两种含义,即轮毅和肚脐。但是,先有哪一个呢?是先有轮毅?还是先有肚脐?说印度日尔曼语系语言的人,在他们的车轮有轮毅之前就已经有了肚脐。

语言学家讲肚脐这个词时,用手指戳了戳自己的肚子,讲轮载这个词时,用手摸了摸挂在墙上的一个旧马车轮。

他这么做是为了形象地加以说明。

“是这样的。”一位从事设计水轮发电站和核能发电站自动闭锁装置的设计师说道,“肚脐也是轴。”他觉得,这个词从肚子到轮子的转义,显然是合乎逻辑的。语言学家继续说道,与此相反,人们直到十八世纪才知道脐带这个说法。

这也是合乎逻辑的,一位内科大夫说道,因为那时才兴起人体解剖,对新生婴儿也进行了人体结构方面的研究。

这是一个简单的借口。大夫心想。这个人让谣言流传于世,是为了使自己在其他人眼里显得与众不同。

然而,这毕竟不能得到证实。这个自称没有肚脐的人,行为举止与常人一样,绝不像是一个想引人注目的人。

他是一个谦虚的电子学家,从事设计切削加工机床用的控制器和操纵器,他穿着白色的工作服,一点儿也不显眼,工作服上绣着一个小小的花体字母--一个灰白色的。

作者:赫伯特・迈耶尔(Herbert Meier),瑞士

1928年生于索罗图恩,著有剧作《巴马科的国王》(1960)、《约纳斯和欧洲水貂》(1962)、《蝎子》(1964)、《乌鸦的游戏》(1971)、《卡尔罗塔女王》(1977)、《神圣的人们》(1988)、《生活--一个赴加尔德隆的梦》(1990)、《神话游戏》(1991);长篇小说《九月底》(1959)、《亲戚》(1963)、《小靴子-一个案件》(1970)J解剖学的故事》(1973)、《冬季舞会》(1996)。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