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无论他们来自印度还是哪里,这些科研人员为瑞士的科技发展作了许多贡献

无论他们来自印度还是哪里,这些科研人员为瑞士的科技发展作了许多贡献

(Keystone)

来自南部较贫困国家的科技精英人才来到工业国家工作是件很常见的事,但是却很少有人知道,这些时常被来源国不乏微词的人,其实也为自己的祖国带来了好处。

这些来自经济不发达国家的人并不都是为了摆脱困境,或者为了养活自己留在来源国的家人,而什么工作都接受的体力劳动者,他们之中有不少是大学生、博士、教授、科研工作者,或是高级白领。

瑞士吸引这些人的地方,当然是良好的生活条件和健康的生活环境,因此瑞士对外来移民在知识、技能上的要求也较高。

“人才外流”为来源国带来一定程度上的“智能损失”,而这些国家对于人才的需求又如此之大。而相反工业国家却能享受到这些智能和人才资本,很多时候,这些人在长时间的工作和学习之后,融入了客座国家的生活,因此便留了下来。这是最直接的“给与取”的理论。

然而一项调查显示,来源国也能从外流人才身上收益。但这并不是简单的命运问题。一个对高智能移民进行调查的人员Gabriela Tejada这样说:“我们对移民的发展状况非常看好。”

这位来自墨西哥的政治学家、也是洛桑联邦理工学院的科技工作人员继续说:“从传统的角度来讲,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移民,只有回到来源国,才能为自己的国家作贡献。其实就算这些在外求学者不回本国,也能对自己的祖国有所帮助。”

联络组织

这就是所谓的“人才获得”,为了对此进行进一步证实,进行调查的人员对三个国家产生了兴趣,这三个国家分别是:哥伦比亚、印度和南非。他们想知道在外工作的科学工作者对这些国家作出了什么贡献。

一些在瑞士工作的印度和南非科技人员,被本国政府挑选出来,作为专家与瑞士进行科学合作。印度和南非一直是瑞士进行科学合作的首选国家。

而哥伦比亚更是走在了前面,很早以前就为世界各地工作在外的科学人员创建了联络组织"Caldas Network",为他们与祖国之间的联络提供帮助。瑞士是重要的交界点。

20年来,这个组织一直在瑞士促进与哥伦比亚合作的科学项目,最初,没有政府的资助。

多年来在环保、医药和交流技术上做出了许多成绩。这也同时带来了一种动态,新的大学生从哥伦比亚来到瑞士,保障了后备力量的补充。

这些良好的合作中,受益最大的当然是瑞士,但哥伦比亚、印度和南非也从中得利。

只有赢家

来自印度和南非的“人才引进”主要体现在生物科技、信息学和医学上。因为收效良好,所以得到了双方政府的官方资助。

瑞士国家教育科研秘书处从2007年开始支持瑞士和南非之间的双边项目,这些项目无论对南非还是对瑞士都有良好的收益,涉及领域从公众健康到纳米科技。发起这些合作的人都是在瑞士生活的南非科技人员。

从这一点看,无论是两个国家还是个人都是受益方。因此这样的项目有待推广。

最后Gabriela Tejada说:“我们的调查得到一些全新的东西,人们总是提及苏黎世的德国人、日内瓦湖畔的法国人和美国人,却从没有人提到过来自南部国家的尖子移民。而这些人其实才是很好融入社会、为瑞士带来动态和促进生产力的代表人物。”

瑞士资讯swissinfo.ch,Marc-André Miserez

外国精英

经济导航者:60%瑞士股市上市中小企业的高级管理人员为外国人。(瑞士市场指数SMI:瑞士最重要的股市指数)。

高校: 45%高校中的教授为外国人。

洛桑联邦理工学院: 一个重要的多文化代表:共拥有来自100个国家的1万名学生和教职员工。其中博士生70%,教授中50%来自国外。

信息框结尾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