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新型”成瘾症 这里治疗网瘾与性瘾症患者

schermo di un computer riflesso negli occhiali di una persona

网瘾症患者显现的症状与吸毒者症状相似。

(Keystone)

瑞士有1/10的人患有行为成瘾症。他们常常沉迷网络、嗜赌如命、嗜性成瘾或者是购物成癖。就这一话题,我们与巴塞尔行为成瘾症治疗中心主任Gerhard Wiesbeck进行了交谈。

连续数小时网游、如饥似渴地搜索色情内容、沉迷性爱难以自拔或者无休无止地购物冲动:对于许多人来说,互联网以及现代社会成了他们的痛苦之源。

沉迷网游者的失衡生活 “我每天上网15个小时”

瑞士首家也是唯一一家治疗行为成瘾症诊所的一位患者谈到自己作为网瘾患者的生活以及戒瘾疗法为何对她来说是“一份福音”。 ...

为了应对这些“新型”病症,今年夏季,巴塞尔大学精神病学诊所(UPK)(德)外部链接开门迎客,成为瑞士首家治疗行为成瘾症(多语)外部链接的专业医疗机构。“通过该项目,我们进入了一个新的治疗领域。”诊所主任Gerhard Wiesbeck肯定地表示。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我每天看几个小时电视,十几次查看手机,我这种情况属于行为成瘾吗?

Gerhard Wiesbeck:我们不需要将坏习惯与激情混为一谈,比如说,热爱舞蹈,甚至对跳舞产生依赖,这种引发强烈情感的重复性行为并不一定就属于成瘾症,我再补充一点:并非手机让人们产生依赖,而是如何使用手机。

如何区分坏习惯与成瘾症?

成瘾症是一种疾病。今年夏季,世界卫生组织(WHO)公开认可网络游戏依赖是一种病症(多语)外部链接。成瘾症患者通常被自己的网瘾所折磨,他们无法控制自己。这种行为令他们痛苦不堪,对于他们的身心健康、社会生活或者是经济处境都会产生负面影响。

在谈论成瘾症之前,需要分析其行为产生的后果:整天观看电视或者使用手机影响工作了吗?我们放弃友谊与爱好了吗?是否我们负债累累?我们想过自杀吗?如果我们的回答满足这些标准中的一部分,那么我们就面临着患有成瘾症的可能。

瑞士有多少成瘾症患者?

根据比较慎重的统计结果,瑞士人口中1%嗜赌;2%患有网瘾;3%性瘾过度;5%购物成瘾。单单在巴塞尔城市半州(Bâle-Ville)就至少有1.9万名行为成瘾症患者。

除了这些数字以外,令人深感不安的还有合并症,即成瘾症会引发更多疾病病症:80%的成瘾症患者通常表现出抑郁、焦虑、注意力不集中并伴随多动症、人格障碍甚至产生烟草依赖、吸毒或者嗜酒。

网瘾症患者与瘾君子有可比性吗?

众多相似之处与衡量指标都确定了两者十分相像。网瘾症患者与吸毒者都十分痛苦、无力自拔却又无法独自寻求一条出路。

不同之处在于,对于行为成瘾症患者来说,他们的依赖性是纯粹的:令这些患者沉迷的事物不具药理效应。

另一个不同之处是:我们拿可卡因举个例子,可卡因相对来说价格不菲又难以找到,尤其吸食可卡因属于违法行为,这与网瘾不同。因此,行为成瘾症更加危险呢?

我不会说行为成瘾症更具危险性,但是,使人成瘾的事物比较垂手可得,这对于治疗无疑会有影响。对于瘾君子或者嗜酒如命的人来说,最为重要的治疗是节制。对于那些消费狂或者网瘾症患者来说,节制完全是不可能的。因此,不是戒网,而是对于存在问题的内容进行节制,比如说不要浏览色情网站或者是光顾网络博彩网站。

2010年,巴塞尔已经开始为行为成瘾症患者提供诊疗服务。为什么您产生了打造一家专业诊所的想法呢?

自2010年以来,我们共帮助了102名患者,一般他们都有嗜赌的问题。然而,我们意识到,对于10%的患者来说,采用门诊治疗并不足以解决问题,他们的成瘾程度如此之深,因此必须将他们从家庭、社会与就业岗位中隔离出来。今年7月1日,我们的首家住院治疗诊所开业庆典。

网瘾症患者如何治疗?

习惯上讲,来向我们求助的患者并不只是由于成瘾症问题,也是因为病症而产生的负面影响:他们往往债台高筑,工作或者是情感都遭遇危机。治疗项目包括个体或者群体治疗,如果存在必要,我们会为患者提供药物治疗。根据具体情况,我们也提供运动疗法和物理疗法。除此之外,社会工作者也可以帮助患者解决债务问题或者寻找工作。

“我担心,互联网以及新媒体未来会变得更为危险。"

引言结束

治疗持续多长时间?

至少6周,甚至大部分患者需要至少10周。我们拥有12张床位,治疗费用由医疗保险公司承担。

瑞士在治疗行为成瘾症的方法上有特别之处吗?

巴塞尔的这家医疗诊所是首家也是目前德语区唯一一家专业诊所。可以说,这里的治疗工作堪称前卫。其他国家步伐没有如此之大:成瘾症患者得不到特殊治疗。

您的一位精神病学科的同事曾说,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成瘾症患者。如果过去人们对毒品依赖,如今则是购物瘾以及网瘾,那么将来又会是什么呢?

在一个社会,患有成瘾症人群的比例几乎没有变化,然而,成瘾症的表现方式却迥异不同。20或30年前,我们面对的是海洛因问题,这源于瑞士的毒品政策,最后得以解决。

我担心,将来互联网以及新媒体会变得更为危险。我认为,特别是虚拟现实变得愈发完美并且魅力十足,人们有创建新角色的可能性。另外,甚至在工作场所、体育运动或者就食物而论,人们都有可能患上成瘾症。

如何避免这一趋势的发展?

我们需要“从娃娃抓起”,从小学就如何接受新媒体进行教育。例如,可以遵循交通规则教育方式:网络如同道路,为我们提供了多种可能性,但是也存在潜在危险,我们应该意识到这些潜在危险并且尽力避免危险的发生。

7%的瑞士青少年患网瘾症

2018年7月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48%的智能手机用户自觉在手机上花费过多时间。在18-34周岁年龄段的受调查者中,有此感觉的人数比例达到66%。在1000名接受调查的人中,近25%的人表示有时刻关注手机的需要。每20人中就有一人为了看手机而半夜起床。

智能手机对于人际关系及使用者健康也有不良的影响:15%的受调查者表示忽视了家庭和友人,另有6%的人至少有过一次视力问题。

虽然大多数瑞士青少年和数码媒体保持着一种健康关系,但在15-19岁的瑞士年轻人中,依然有7%的人表现出网瘾症症状,甚至影响到睡眠、学业和家庭。

信息框结尾


(翻译:薛伟中),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