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S計劃”能否徹底顛覆科學知識的下載路徑?

在歐盟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發佈的榜單中,瑞士於2009年-2018年期間給予公眾免費開放下載的出版物數量占出版物總量比例位居第二位(51.8%),僅次於英國(52.3%)。 Keystone / Regina Kuehne

由世界上一部分最具實力的研究資助者所支持的一項頗具雄心的免費開放下載出版倡議已於今年1月正式生效。被譽為“S計劃”(Plan S)的倡議已開始顛覆科學界。然而它能否成功,取決於對大型出版商的持續施壓,以及能否讓諸如瑞士等具備更大影響力的國家簽約加入。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4月01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如果S計劃成功付諸實施,那麼你可能再也不必為閱讀、下載、傳播科學研究成果出版物買單了。這一由歐洲多國主導的倡議,已於今年1月1日起正式生效。其目的在於通過線上免費提供學術論文,從而徹底瓦解現有學術界付費下載資源的架構。在20餘家主要研究資助者的鼎力支持下,這項於三年前發起的倡議期待著能徹底顛覆科學研究的資助及回報方式。

全球約3萬種科研期刊每年共計刊登近200萬篇學術文章,但其中僅三分之一可供大眾免費閱覽(英)外部链接。多年以來,各公共機構雖在出資資助科學研究方面貢獻良多,卻不得不向出版方支付相應的費用,以下載權限來閱讀由其資助的科學家們發表的學術文章;而這些科學家們則將自己的科研成果免費移交給出版方。僅2015年,瑞士大專院校總計斥資7000萬瑞郎(約合美金7311.5元)來“購買”訂閱授權服務,以下載250萬篇被隔離在防火牆背後的學術文章的閱讀權限。其中很多文章都是由這些大專院校內部的研究人員所撰寫的。

惠康基金會(Wellcome Trust)、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以及挪威、法國、意大利等多國國家研究資助方都隸屬於該倡議背後的國際聯合會(英)外部链接的一分子。據該倡議的執行理事約翰·魯里克(Johan Rooryck)介紹,他們希望確保經其資助而最終出版的學術研究成果能夠“不受任何時滯期(即論文從存儲到知識庫,到通過知識庫開放下載的時間段)或付費牆的影響。立即供全世界開放下載、讓全世界受益”。

“S計劃的確撼動了整個學術出版業,”洛桑開放下載科學期刊出版商“前言”(Frontiers)首席執行官兼聯合創始人卡米拉·馬克拉姆(Kamila Markram)評價道。

疫情期間的出版業

多年以來,關於改變獲利豐厚的科研論文訂閱模式、要求自由且廣泛分享科學研究成果的呼籲聲始終未曾停息。近期在新冠疫情的推波助瀾下,呼聲愈發高漲。

2015年,一群衛生健康高級研究人員在《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上聯合署名發表了一封公開信(英)外部链接,宣稱如果沒有付費牆的存在,伊波拉疫情的蔓延是完全能夠預防的。他們在信中引用了1982年刊登於一本僅供付費訂閱者閱讀的期刊上的文章,該文曾鄭重警告過伊波拉疫情存在的風險。

馬克拉姆表示,在過去的一年間,2019新冠病毒病的肆虐蔓延使得人們“清楚意識到”易於下載科學出版物的重要性。她指出,美國政府已將2020年之前出爐的所有涉及冠狀病毒的相關研究成果都放到網上,以供所有研究人員線上免費下載。而去年出版的20萬份與疫情相關的出版物都可線上開放下載。

然而馬克拉姆也指出,當涉及到其他威脅人類生命的主題,譬如癌症、呼吸系統和心血管疾病、氣候變化時,只有20%-30%左右的相關研究成果是可在網絡上免費開放下載的。

“這實在讓人匪夷所思,”她感嘆道。

變革阻力

S計劃的目的在於對學術出版業生態系統進行徹底變革。但截至目前,該計劃遭遇了諸多阻礙。一部分大型出版商和研究資助者拒絕簽約加入,而該倡議也被迫推遲一年啟動,以幫助小型出版社實現轉型。去年,鑑於S計劃的相關規定要求簽約機構下屬的研究人員不得在未被界定為正在向開放下載模式過渡轉型的期刊上發表文章,因此,歐洲研究理事會(European Research Council)最終決定撤回此前允諾的對S計劃的支持。

大型商業出版商愛思唯爾(Elsevier)、施普林格-威科學術出版社(Springer-Kluwer)、威立出版社(Wiley-Blackwell)擁有超過40%已發表學術文章的閱讀權限,以及絕大多數最具聲望且發行量最大的學術期刊。繼最初對S計劃的抵制之後,現如今,它們已和其他出版商開始努力適應S計劃給學術出版業帶來的衝擊,並嘗試將付費閱讀訂閱模式轉向為公眾提供更多的開放下載學術資源。

S計劃已迫使大型出版社們相繼自發提出解決之道-即“轉型變革協議”,從而幫助自身實現轉型。這些協議,是由大型出版社與圖書館或大學之間通過協商達成的固定期限合約。合約規定,作為締約方的公共機構一次支付一筆費用,便可無限次地瀏覽特定期刊,而且締約機構旗下的研究人員能在無需支付版面費的前提下,在這些期刊上公開發表學術文章。

研究人員自行承擔費用

然而,一部分出版商仍試圖挽回因參與免費開放下載學術研究成果倡議而損失的資金,而應對之策有可能會把損失最終轉嫁到研究人員身上。近期,有幾家出版公司推出了讓研究人員自行掏腰包,向期刊支付文章處理費用(APC,article processing charge)的方案,只有這樣,研究人員的學術論文才能獲准在某些更具知名度的期刊上作為開放下載學術資源發表。全球規模最大的學術圖書出版機構施普林格·自然集團(Nature Springer)已表示“承諾加入S計劃”,並於去年11月宣布將會向欲發表學術論文的研究人員收取最高達9500歐元(約合美金10997.33元)的費用,以便讓他們日後撰寫的研究論文能在《自然》以及其他32種學術期刊上供大眾免費閱讀。然而,如此高昂的收費,在學術圈引發了激烈反響。

外部内容

施普林格·自然集團辯駁稱,鑑於《自然》等金字品牌期刊對刊發文章具有高度選擇性,且審閱的論文數量要遠遠多於實際發表的文章數量,因此,所耗費的成本要比其他的出版公司高得多。此外,該集團還出資聘請了許多內部編輯和外部審閱人員,這筆費用也不容小覷。不過批評者警告稱,有意向刊登學術文章的研究人員需自行支付較高的費用,有可能會加劇不同學科、大專院校和區域之間的不平等。

S計劃或許有助於提高學術刊物面向研究人員定價的透明度;但這一措施究竟能否降低學術出版社的出版成本,目前尚屬未知數。而對於某些學科來說,在學術刊物上發表論文的出版成本是比較高的。

伯恩大學(University of Bern)前現代藝術史教授貝亞特·弗里克(Beate Fricke)指出,她所在的學科領域的研究人員如果想要發表一篇論文,全程需要涉及到四項費用。首先,研究人員必須出資購買相關圖片的使用權,並為出版和發佈這些圖片付費;此外,還要向相應期刊支付文章處理費用;最後,各家圖書館還需要向刊登該文章的期刊支付訂閱費。

在弗里克所屬的學科,“平均一篇文章包含15到20張圖片,而一本書則有200張圖片,每張圖片的價格是300美元-您自己算算吧,”弗里克介紹說。

無論如何,儘管某些學術期刊收取的費用居高不下,也不太可能會阻止某些被迫遵循“不出版、就出局”學術圈規則的研究人員苦苦尋求在權威刊物上發表論文。

“在經濟學學術領域,有一套頂級期刊排名。一名年輕的研究人員根本無法在開放下載學術研究成果和拒絕開放下載之間作出選擇,”洛桑大學(University of Lausanne)經濟學教授拉斐爾·拉利夫(Rafael Lalive)表示。

瑞士觀察員

在此期間,瑞士一直以旁觀者的姿態觀察著該倡議的進展情況。瑞士已發聲表示會支持S計劃(英)外部链接,但由於時間安排的原因,截至目前並未簽約參與。早在2016年,瑞士便已經制定了全國性的開放下載措施,其目標與S計劃極其類似。瑞士措施所確定的目標是,截至2024年,受益於瑞士公共資助的所有科學出版物,均向公眾提供免費開放下載服務。

在歐盟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發佈的榜單中,瑞士於2009年-2018年期間給予公眾免費開放下載的出版物數量占出版物總量比例位居第二位(51.8%),僅次於英國(52.3%)。而另一項針對德國、瑞士和奧地利的出版物所開展的獨立監測顯示,在過去的四年裡,在瑞士本土期刊發表的學術論文中有65%屬於開放下載模式(英)外部链接,這一比例要略高於鄰國德國(57%)。這也使得瑞士在開放下載出版物領域成為歐洲的翹楚,而這一點正是S計劃背後的組織方渴盼著瑞士加入的原因之一。

European Commission

[金色開放下載:研究成果在開放下載期刊上發表後,其最終版本可免費且永久提供給所有人下載;綠色開放下載:研究成果發表後,研究作者將期刊文章自行存檔至開放資料庫,使每個人都可免費自由瀏覽;混合開放下載:在付費訂閱模式期刊上發表的研究成果,僅供支付開放下載版面費從而獲得閱讀許可的讀者下載;青銅開放下載:在付費訂閱模式期刊上發表的研究成果,讀者無需支付開放下載費用、無需獲得閱讀許可,便能免費下載。 ]

“我們當然會考慮的,”瑞士國家科學基金會(SNSF)科學官員托比亞斯·菲利普(Tobias Philipp)表示,針對瑞士究竟能否加入S計劃這一議題,將會在“今年某個時間點展開討論”。

對瑞士而言,一個棘手的問題在於S計劃具體實施方式存在不確定性。菲利普介紹稱,在過去的幾年裡,這一癥結已經日漸凸顯。他所在的瑞士國家科學基金會常年為瑞士絕大部分的科研項目提供資金,而目前正在觀望歐洲科學資助計劃-“歐洲地平線計劃”(Horizo​​n Europe)最終能否將S計劃的相關原則,逐條納入到其對研究成果的具體刊發要求中。菲利普還指出,如果“歐洲地平線計劃”能做到這一點,那將是瑞士在是否參與S計劃這個問題上“重新認真考慮”的一個有力依據。

與此同時,瑞士高等教育機構傘狀組織swissuniversities已與三大出版商中的兩家簽署了轉型變革協議。依據協議,該組織需分別向愛思唯爾(Elsevier)和施普林格(Springer)學術出版社支付1500萬瑞郎及1300萬瑞郎的費用,以便無限次地免費瀏覽這兩家出版社旗下的特定期刊,並允許瑞士高等教育機構的研究人員無需支付版面費,便可在這些期刊上公開發表學術文章。而swissuniversities與威立出版社(Wiley-Blackwell)的談判也正在進行中。瑞士本土出產的學術文章,其中60%都刊登在這三家出版商旗下的學術期刊上。

這樣的協議,再加上S計劃的推行,是否意味著科學出版業目前正站在一個歷史轉折點呢?開放下載學術內容界的先驅-網絡期刊“前沿”的創始人馬克拉姆(Markram)已在7年之前就預言:科學出版業勢必會迎來一場變革。

“出版系統本身非常抗拒變革,”她介紹道:“事實上存在很多涉及變革的對話和倡議,但真正的引爆點還尚未到來。要知道,這(即科學出版業)是一個極度保守的系統。”

瑞士產出多少科研論文?

所有瑞士研究機構所發表的科研論文,約佔全球每年發表科研論文總量的1.7%(2016年數據),而美國所佔比例則高達23%,英國為7%,德國為6%。在瑞士眾大專院校中,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ETH Zurich)研究人員發表的論文數量最多(16%),其次是蘇黎世大學(University of Zurich,15%)、日內瓦大學(University of Geneva,10%)和伯恩大學(University of Bern,10%),此外各大學的附屬醫院在這一方面也不逞多讓。

End of insertion

(譯自英文:張櫻)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