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子页面

主要功能

6月18日投票 伯尔尼还是汝拉,穆捷到底“爱”谁

这将是“汝拉问题的句号:瑞士小城穆捷(Moutier)到底是继续留在伯尔尼州,还是归并入汝拉州的版图?小城的居民将于618日就此投票。现在预测投票结果确实还需要点儿胆量-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来自穆捷的报道。

从山坡上眺望,穆捷小城显得很是静谧,下山到城里漫步感觉也不错。

从山坡上眺望,穆捷小城显得很是静谧,下山到城里漫步感觉也不错。

(swissinfo.ch)

这是一个同瑞士众多小城无异的地方。正像城市官网(法)外部链接上写的,它“面朝汝拉山脉心脏”,依偎在汝拉山峦脚下,仰视着巍峨的重重山岩,一条山路通往汝拉州首府德莱蒙(Delémont),再远就是法国。这里车流缓慢,行人友善:任从哪里也看不出,这里即将进行一场具有历史意义的公民投票。仅从联邦政府特派观察员的情况来看,这场投票就来头不小。

2017年6月18日穆捷去留的投票已是42年来的第5次相关公投。虽然每次议案的措辞不同,但这次用词明了:居民愿意自己的城市继续归属伯尔尼州,还是更想投入汝拉州的怀抱?

穆捷个案

伯尔尼和汝拉:这两州之间和平的分分合合常常被人用来赞美瑞士的美德、联邦制和直接民主制度。在1815年的维也纳大会上,这一法语地区被纳入伯尔尼州管辖,直到上世纪70年代,才分裂出来自成一州,定名汝拉。不过,尽管汝拉州徽上有7条红白相间的条纹,但伯尔尼的7个法语地区中有3个还是决定留在伯尔尼州。这些居民说法语,而伯尔尼州(瑞士第二大州)的绝大多数人说德语。而且当地的法语人口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少数化。

2013年,这3个“遗留地区”再次就行政归属问题进行表决,72%的当地居民表示愿意留在伯尔尼州。“从比尔湖延伸至法国边境”-自治派的“汝拉梦”随着投票的结果而破碎。不过,伯尔尼州就此赋予各个市镇“自主去留”的权利。在穆捷,持支持和反对态度的选民人数也就几十票的差距,于是小城抓住了再次选择的机遇。

“按理说,我们不属于这里,我们应属于汝拉州,这是自然而然的事,” 穆捷市市长Marcel Winistoerfer言辞切切,“拒绝归并于汝拉州,这是不合情理的。30多年来,每届政府选举时,都是亲汝拉派获得多数席位,不光是市长,还有整个市政府和市议会。为什么突然要违心地反转,只是因为被反对派造的舆论吓怕了?”

州政府办公楼的外墙上还画着伯尔尼州徽- 狗熊一只。

州政府办公楼的外墙上还画着伯尔尼州徽- 狗熊一只。

(swissinfo.ch)

数字的竞赛

站在反对穆捷归并汝拉州阵营(法)外部链接中的市政府成员、反对派发言人Patrick Roethlisberger对于被竞争者诟病的所谓“恐慌战术”矢口否认,他说:“没有任何事实能够担保归属于汝拉州后,穆捷会发展得更好。”

“有人说我们保守,可是不要忘了,”Roethlisberger继续说,“穆捷的就业人群中,每5人就有1人为伯尔尼州工作,这是确凿的事实,不是飘渺的诺言。虽然汝拉州也承诺为我们提供170个公务员岗位,但这弥补不了我们将要失去的。”

另外,医院也是焦点话题。汝拉州在其首府德莱蒙建有一座急救中心,距穆捷只有10公里的路程。“不要天真地相信,他们还会保留穆捷的医院,” Patrick Roethlisberger警告说,“我们常常忽略了一点,伯尔尼汝拉区的目前的医疗体系之所以运转良好,是因为它有穆捷和St-Imier两所相辅相成的分院。如果把两条腿中的一条砍掉,另一条必定会出状况。 ”

就此说法,市长Winistoerfer认为有 “添油加醋”之嫌。“没有人能够真正掌控局面,即使我们留在伯尔尼州,也不能保证医院5年之后依然能搞尖端医学。”

心有所属

好,行!再说那300多页的议题报告,有谁读过?(反正我没读)。像很多时候那样, 人们投票时总是情感大于理智。因为“汝拉问题”一直以来都在深深地牵动着选民的心- 近40年前独立为州时,尤其如此。

市政府成员,支持穆捷并入汝拉州阵营(法)外部链接的发言人Valentin Zuber说:“我们生活在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有着优越的条件,所以我们不会为了政见而打架斗殴。”

以前可不是这种“行情” :1975年4月,分裂派和统一派之间可谓针尖对麦芒,不同阵营的人彼此视而不见。当年18岁的Marcel Winistoerfer“绝不会光顾那些亲伯尔尼派开的商店或饭馆。” 如今,人们已经不再如此剑拔弩张了,“这标志着市民已经具备了政治成熟度”。

政治毒药

有着明显“亲汝拉”或是“亲伯尔尼”倾向的饭馆现在也越来越少见了。即使是在“忠于”伯尔尼的白马饭店里,当笔者亮出记者身份后,3名客人中的2个立即起身离去。剩下一名70多岁的老者也激动地表示“拒绝在公共场合谈论政治”。

“因为政治是扼杀友情的毒药,”老者解释道,他希望人们三思后再投票:当然,要投票支持留在伯尔尼州,因为,“我们不能忘记伯尔尼州为我们做的一切”。

笔者走出饭店,扑面而来的是和暖的春天气息,望见的是公园里嬉闹的孩童和他们母亲喜悦的目光。“友情的毒药”?笔者还是觉得这种说法有些过时,就像《时报》里说的:“穆捷既不是贝尔法斯特,也不是耶路撒冷。”

纷争时期画在岩石上的汝拉州徽,后来几次被遮挡覆盖。

纷争时期画在岩石上的汝拉州徽,后来几次被遮挡覆盖。

(swissinfo.ch)

拿不定主意?

在“亲伯尔尼”派Patrick Roethlisberger的机械工厂里,一位年轻的工人不想就投票表态,“我不关心政治,”他说。年轻一代是不是已经不像他们的长辈那样,不再对“汝拉问题”牵肠挂肚?“关心还是关心,只不过方式不同,” 市长Marcel Winistoerfer中和地说。40年前,人们走上街头;如今,人们在脸书上留言。这一次,投票参与率预计超过80%,是瑞士平均政治投票参与率的两倍。

“我们知道,三分之二的选民都有明确立场,” Valentin Zuber介绍,“剩下的就是那些从外地迁入的新居民,他们从未想过要属于哪一方… 尽管如此, 我个人觉得,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最终还是会选择一个立场,因为宣传战至今已展开一年之久。”

投票宣传的迹象,街上真的不多。笔者到来这一天,官方海报还没有贴出,只见到几个“亲汝拉”的广告牌立在购物中心里。在一张印有几十张面孔的海报前,两个女孩停住脚步,想试试找到自己的熟人。“你们会投票支持加入汝拉吗?”“啊不会不会,我们是葡萄牙人,没有投票权,”她们答道。

可不是吗,在穆捷市的7690名居民中(2015年统计数字),2106人是外籍人士,不能参加投票。当“亲汝拉”和“亲伯尔尼”两派对胜利都势在必得的同时,Valentin Zuber显得更胸有成竹:“外国居民肯定支持我们,因为汝拉州赋予外国人投票权和被选举权 !”

两个世纪的汝拉问题

1815:拿破仑倒台后,维也纳会议将巴塞尔主教辖区里的7个汝拉分区划给了伯尔尼州。

20世纪50年代:分裂运动蓬勃发展。

1974-75:接二连三的公民投票。汝拉的心之所向一分为二:北部3个区合并成为新州,南部3个区留在伯尔尼州,Laufen归于巴塞尔乡村半州。至于穆捷,当年因为70票的区别,最终留在了伯尔尼州。

1979:在瑞士全国的公民投票中,82%的选民支持汝拉州独立。汝拉州正式获得州级权力。

1994:跨汝拉协会建立,旨在协调瑞士联邦、汝拉州和伯尔尼州的关系。

1994:穆捷市就归并汝拉举行咨询性质的投票,最终亲伯尔尼派获得41票的微弱优势。

20131124:72%的汝拉及伯尔尼州公民在投票中表示反对两州合并的议案。在穆捷,亲汝拉派第一次以389票的优势成为多数。

2017年6月18日:穆捷市举行归入汝拉州的公投。这将为两个世纪的“汝拉问题”划上句号。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