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法新社伦敦23日电) 在人民币贬值以及美元因预期美国升息而走强之下,全世界新兴经济体纷纷放手让本币挫贬,以寻求维持竞争力。

亚洲新兴国家货币近几周受创尤深,因市场揣测美国联邦准备理事会(Fed)今年将调升利率,最快可能在9月。

根据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分析师朱克斯(Kit Juckes),这些国家「担心假使联准会下个月果真升息,将重演资本大量外逃戏码,并且忧心(人民币)进一步走贬及全球成长有气无力」。这些因素都促使美元、欧元和日圆走升。

其他因素,包括许多新兴经济体高度仰赖的出口产品石油与天然气,价格已经锐跌,也是这些国家货币贬值或致使政府让汇率下滑的原因。

哈萨克20日决定不再插手支撑本币坚戈(tenge)汇率,允许坚戈自由浮动以因应油价大降,结果坚戈一口气狂贬空前的23%,至257坚戈兑1美元。

中国大陆央行本月意外让人民币贬值,许多观察家观点相似,认为这是在经济放缓迹象日渐增多之际,大陆扭转近来出口大降的作法。

越南为了因应人民币贬值,允许央行扩大越南盾对美元汇率浮动区间。外汇专家指出,越南这么做,事实上是今年第3度贬抑越南盾。

俄罗斯因油价下滑与西方以乌克兰冲突为由而实行制裁,自去年起经济蒙受压力。卢布兑美元本周开始走贬,对邻国产生严重影响,一般认为这也是哈萨克放手货币贬值的原因。

全球新兴经济体货币普遍走软,CMC Markets公司(CMC Markets)分析师劳勒(Jasper Lawler)指出,本周南非币与印尼盾挫贬至历史低点便是其中案例。

不过朱克斯表示,印尼盾走贬主因外销商品价格不振,而巴西币及土耳其币汇率下滑则有从纯经济延伸而出的因素。

他说,巴西币的理由是巨大的贪污丑闻以及成长停滞,土耳其币则受安全疑虑升高与政局日益不稳拖累。

各国货币一窝蜂贬值的另个理由是美元再起,美元走升的助力是市场对美国即将升息的期望。

但即使大陆经济成长与其他地区经济活动原地踏步引起的关注,致使美国决策当局延后原本一般预期9月的升息,联准会仍是几乎肯定将成为全球第1个开始紧缩货币政策的主要央行。

朱克斯指出,如此一来投资人应该会退出新兴经济体。(译者:中央社徐崇哲)

法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