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利比亚内战悲歌 颠沛流离中寻求活得有尊严

此内容发布于 2019年12月25日 - 00:05

(法新社的黎波里25日电) 今年稍早,东利比亚强人哈夫塔率领的武装力量攻击首都的黎波里(Tripoli)时,赖拉・穆罕默德(Layla Mohammed)在逃离前,来不及拿齐孩子们所有的东西。

多个月来,她带着家人辗转于不同住处,拥挤的城市里飞涨的房租耗尽她的存款,最后他们只好占用一栋未完工的建物,与其他数十个家庭挤在一起。

自今年4月起,像赖拉这样逃离家园的利比亚人超过14万人,效忠于哈夫塔(Khalifa Haftar)的武力对的黎波里发动攻击,试图拿下联合国承认的全国团结政府(GNA)。

利比亚独裁领袖格达费(Muammar Qaddafi)于2011年被俘遇害,结束他对利比亚长达42年的统治,但国家未能从此振作,2014年以来反而分裂成敌对的西部和东部政权,其中利比亚全国团结政府总理沙拉吉(Fayez al-Sarraj)掌控西北部的黎波里;自封利比亚国民军(LNA)的哈夫塔则支持另一个位于东部的政府。

在的黎波里中部,一栋高耸建筑的灰白残迹自2008年起就因产权纠纷被弃置,现在却庇护着超过170个家庭。

对一部分人来说,这栋位于赛卡(Tarik al-Sekka)的高楼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没有这栋楼,他们就要露宿街头。

但带着7个小孩的赖拉说:「我们活得有如牲畜,没有水、电、甚至没有排水系统。」

她最小的儿子有慢性呼吸道疾病,赖拉绝望地说:「灰尘会害死他。」

赖拉说:「我们只想活得有尊严。」在赖拉一家旁边的楼房里,萨米拉(Samira)把她的4名子女塞进一个单人房,她觉得比起隐私,暖和一点比较重要。

萨米拉在这个8平方公尺大的房间里有安全感,有赖于好心人赞助,这个房间有门有窗户,「虽然不理想,至少是免费的」。

一开始,就算战事在几个月内越打越近,萨米拉也决定留在的黎波里南部的家;但当一支火箭落在她家附近时,她怕到不得不逃。

赖拉和萨米拉所住的楼房距离全国团结政府总部只有几步之遥,但当局没帮上什么忙。狄亚布(Mayssoun al-Diab)在全国团结政府内的危机委员会负责处理人民流离失所的问题,但她坦承「政府什么都没提供给人民,连精神上的支持都没有」。

她说,政府无力替所有逃离家园的人找到暂住之所,许多人只能任凭贪婪的借贷方荼毒。

危机委员会徵用学校、公共建物和旅馆,让流离失所的人住,但战事不休,人数也不断增加,越来越多家庭无处栖身。

开学后,情况会更糟。杜卡利(Khairi al-Doukali)在的黎波里一所学校住了几个月,他说他的家人和其他数十个家庭一起被赶走,好让学校恢复上课。

结果,杜卡利一家也流落到赛卡的高楼里落脚。

面对政府的无力作为,热心公益的的黎波里居民响应网路号召,慈善团体成员凯泰(Salem el-Chatti)说,每天都有人送食物、衣物和毯子。

阿布德-阿提(Abdel-Atti)来捐赠床垫和毯子时说:「我每天经过这些建筑,我的孩子吃得饱、在室内睡得暖,而我们的同胞正在经历这种悲剧,这让我心碎。」(译者:曾依璇/核稿:蔡佳敏)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