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法新社巴黎2日电) 债务减记、勾销、重新改造、重新整修…随便你挑个字眼,如果希腊的债务未完全违约,债权人将必须处理其庞大债务造成的问题。

许多人把5日的公投设定成希腊是否留在欧元区的关键,但债务才是根本的问题。

希腊债务超过3000亿欧元(3300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毛额(GDP)大约180%,将近两年的经济产出。

做为纾困条件的一环,希腊已删减支出、退休金及薪资,同时以加税来筹资。

不过这带来严重的经济与社会代价:5年衰退使得经济规模缩水1/4,失业率增加逾1倍至25.6%,2010至2014年间,退休金与津贴减少一半左右。

经济学家维普洛兹(Charles Wyplosz)说,从希腊2010年首度接受纾困以来,纾困计画「应以降低债务为起点。如今到了2015年,减债甚至更必要且紧急」。

对他而言,没有打从一开始就对希腊厉行减债是债权人的「基本错误」。

此外,希债负担已加重,撙节政策造成经济衰退,国民生产值蒸发1/4,而纾困只是贷款,并非赠与。

希腊债务激增,已从2010年占GDP的130%来到目前的180%。

假使公投结果是反对纾困条件,希腊将暂时得不到援助,政府将承受重新使用旧货币德拉克马(drachma)或某种暂时性货币来支付薪资的沉重压力。

但如此一来,这种货币可能快速贬值,使得以欧元计价的希腊债券不可能支付,迫使雅典违约。到时候债权人将被迫勾销希腊债务,承认永远要不回钱。(译者:中央社徐崇哲)

法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