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又一家农场销声匿迹……

汉斯和露特·维特里希从未计算过他们在农场里工作的时间。但当最后一头奶牛离开牛棚的时候,他们的心都碎了。 Tomas Wüthrich

摄影师托马斯·维特里希(Tomas Wüthrich)的父母是农民,曾经拥有自己的农场,而2000年是他们在自家农场上度过的最后一年。20年后,这位摄影师把当时拍摄的照片汇编付梓,作为对一家家农场相继消失的真实而辛酸的纪念。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3月14日 - 09:00

19岁那年,托马斯·维特里希(德)外部链接离开了坐落在弗里堡州Chiètres的家庭农场。“那时生活很辛苦,要干的农活很多,待在村里让我感到日子过得紧巴巴,”他回忆道。过了几年,他几个孩子的出生和他所受的摄影师培训,又促使他回到了那座农场。当时他父母的农场生活也即将结束:他父亲到了退休的年龄,他们又没有足够资金来投资农场,以满足政府要求的新规定。可是他们原本希望能够保留一点儿地、几头牛。

托马斯·维特里希2019年时的一张照片,摄于他在弗里堡州Liebistorf的家中。 Thomas Kern/swissinfo.ch

“不能自主决定何时关闭农场,这让我父亲很生气。但后来他不得不听天由命,这过程中不乏一份悲伤,”维特里希表示。

这位摄影师希望捕捉到他家农场和农场主人最后的那些时刻,但事实证明,拍摄自己的家人绝非易事。他解释说:“那是我的头一个摄影项目,而我则过于天真。我原打算只是观察我的父母怎样做工。要是换作另一个人这事肯定会容易得多,因为他的首要职责只是当好摄影师,而不必担负儿子的角色。”

“我不打算浪漫化”

托马斯·维特里希跟随他的父母,拍摄他们每天的活动:给奶牛挤奶、打扫牛棚、在农田里劳动。他的黑白照片记录下与农民之间非常亲密的关系,也展现出做农活的艰辛。这些照片具有重要意义,因为它们成了不会再有的一些活动的永久纪念。

维特里希讲述道:“那一年里我的情绪一直很矛盾。我一方面是在寻根,一方面又希望父母承认我的摄影师工作,而且我也不打算浪漫化农场的生活。我见过很多关于农民的影像,但觉得农民的形象被表现得过于浪漫。”

2001年,这些照片中的一部分被发表在苏黎世纸媒《每日导报》杂志(Tages-Anzeiger-Magazin)上。后来,维特里希开始以独立摄影师的身份为多家媒体工作,投身于其他的项目。他对婆罗洲岛最后一群本南人(Penan)游猎民族的报导令他被提名“瑞士设计奖”(英)外部链接,他还多次获得瑞士最佳新闻媒体摄影奖(Swiss Press Photo Award,多语)外部链接

《第4233号农场》

有一天,瑞士摄影基金会(多语)外部链接会长联系到他。彼得·普丰德尔(Peter Pfrunder)认为,20年前在农场里完成的这个项目对摄影史具有重要意义,希望把这套照片利用起来。托马斯·维特里希重新翻开这些影像,决定将其编成图册(法)外部链接,书名为《第4233号农场-一场漫长的告别》(Ferme n°4233 – Un long adieu)。

维特里希做了些调查,意识到仍有一家家农场在不断消失:每年大约1000家农场放弃经营。看来这是个实际存在的问题,因此他拍摄的照片依然能引起共鸣。他表示:“我还想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素食运动的发展,现在正是吸引民众关注食品、生产、食物来源与就地取材问题的时候。”

瑞士和世界各地的农场在逐渐消失

2000年瑞士还有大约7万家农场,但根据联邦统计局的数据(法)外部链接,到2019年时农场总数已下降到5万家,该领域的从业者人数也大幅下降。小规模农场更有可能消失,而剩下的则会不断扩大规模,这也是可用耕地面积保持在相对稳定水平的原因。受影响最大的是奶牛养殖户,他们的人数在20年里减少了一半。

工业化与全球化的后果之一是全世界农场的没落。除爱尔兰之外的所有欧盟国家里也呈现出同样趋势,2005-2016年间大约四分之一(法)外部链接的欧盟农场相继关闭,其中以波兰、罗马尼亚和意大利的情况最为突出。而在美国(英)外部链接,2011-2018年间逾10万家农场停止经营。

End of insertion

这位摄影师还注意到,农场关闭的照片引起舆论的很大反响。他收到许多人寄来的信件,告诉他自己被他的图册深深打动,因为他们也曾经历过同样的故事,或是认识不得不关闭农场的家庭。

“让家庭农场也能活得下去”

摄影师通过厨房镜子的自拍,背后是他的母亲。 Tomas Wüthrich

托马斯·维特里希出版这本图册的目的并不是要传递某种信息。“但若我的照片能启发人思考,让人自问全球化是否真的不可或缺、在更小的范围内考虑一切是否更好,那么我也就满足了,”他坦言。

这位摄影师认为,虽然政府在推动生态环保,但其农业补贴政策鼓励的却是工业化农业。他指出:“这根本不兼容,也无法奏效。我没那么天真,想倒退、想回到过去。可是我认为,应该让家庭农场也能活得下去。”

维特里希的父亲刚刚庆祝过88岁生日,他跟儿子说自己觉得很幸福。这个结局让维特里希感到欣慰:尽管放弃了农场,可他的父母没有因此沮丧下去,而是得以继续生活。他们还为自己的儿子出了这本图册而倍感自豪。

可是当初维特里希和父母谈出书的事时,他们并未表现得特别兴奋。他母亲回答说,她不喜欢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也不理解为什么他要把陈年的回忆再重新翻出来。“她觉得我没选择美丽的照片。但读过书中所配的文字以后,她意识到这件工作对将来的世代也有重要意义,”维特里希解释。

《第4233号农场-一场漫长的告别》收录了73幅黑白照片,展现了托马斯·维特里希的父母汉斯和露特·维特里希在自家农场度过的最后一年。该书由Scheidegger & Spiess出版社出版(德)外部链接,有德语和法语两个版本。书中还有瑞士摄影基金会会长Peter Pfrunder与记者/作家Balz Theus撰写的文字。

《第4233号农场》摄影展于3月4日在布勒(Bulle)的格律耶尔博物馆(Musée gruérien,法)外部链接开幕,预计持续至6月6日。

End of insertion

(译自法语:小雷)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