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国际化的日内瓦 如何保住日内瓦的国际地位

哥本哈根、阿布扎比,众多后起之秀都希望成为“国际之都”,面对激烈的竞争,日内瓦希望打出“知识”牌,以留住众多驻扎在这里的国际组织。

9月26日,日内瓦高级国际关系及发展学院(IHEID)新的校舍举办了落成典礼,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和学院的老校友们到场祝贺。

该校舍经过5年的时间进行规划、建设,如今这一价值2亿瑞郎的“和平组屋”(Haus des Friedens)的头两座大厦已经建好。这类为教研机构兴建的大型项目在日内瓦已数见不鲜。就在红十字会博物馆附近,过几年还将开放一个“全球合作中心”。

这类措施是否奏效,目前还不得而知,但瑞士联邦和日内瓦州希望,将“和平组屋”变成解决和平、安全及发展问题的中心。无论如何, 瑞士要在激烈的竞争中保持自己的优势。

至于是何种竞争呢,政治学家Daniel Warner在《日内瓦论坛报》的博客中最新写到:“为了让国际化的日内瓦继续保持繁荣,必须对建筑进行维修,这样才能安置好众多的国际组织。竞争是确实存在的。高昂的生活成本、强大的瑞郎,以及有待改善的电信系统,都让日内瓦陷于不利地位”。

未来

Warner补充到,日内瓦将“知识发展”提升到一个重要地位,在政府新出的政策报告《国际化的日内瓦及其未来》中,也提到了这点。政府认为,加大对教育、研究、基础设施的投资非常重要。

这其中最主要的当然是“和平组屋”项目,它的玻璃建筑非常醒目,其形似6枚花瓣的设计更是独一无二。已建好的2“瓣”大厦将归属85岁“高龄”的日内瓦高级国际关系及发展学院(IHEID)。学院将把教学、研究、行政部门搬入新大厦,而如今散落在城市各个角落求学的850名学生,也终将有固定统一的校舍。

日内瓦民主管制武装力量中心(Zentrum für die demokratische Kontrolle der Streitkräfte)、日内瓦安全政策中心和人道主义排雷中心将分别“入主”组屋的第二、第三、第四幢大厦,瑞士政府对此予以了支持。而第三、第四幢大厦将于今年年底完工。另两座将于2014年年中做好准备,交付给和平、发展和安全部门。

激烈的竞争

报告《国际化的日内瓦和其未来》显示,众多城市都希望与日内瓦展开竞争,成为国际组织的驻地,这其中有蒙特利尔、海牙、波恩、维也纳、布达佩斯、阿布扎比、马尼拉和哥本哈根等。

自2008年以来,共有21次以部门为单位的驻地搬迁,迁出日内瓦的多为人道主义援助、人权和移民组织部门,同一时间另有18家最新搬入,多为环保、可持续发展组织。

迁往的目的地多是纽约、哥本哈根、布鲁塞尔、巴黎、都灵、布达佩斯、伊斯坦布尔、马尼拉、吉隆坡、曼谷和内罗毕。搬迁主要涉及行政、IT、物流、金融领域。最主要原因是降低成本,也有部分原因是更接近服务对象。

资料来源:《国际化的日内瓦和其未来》

信息框结尾

地理位置

“将这些人集中到一起,可以迸发出惊人的知识的力量和活力,”学院院长Philippe Burrin说。这里将成为瑞士博士密度最高的地方。

这可以促使日内瓦吸引到全世界顶尖的研究者和师资力量,Burrin说,至于这是否可以挽留住打算搬走的国际组织,他则不敢断言。

瑞士智囊团“瑞士未来”(Avenir Suisse)的负责人Xavier Comtesse,曾经是“国际化日内瓦”项目的顾问,对“和平组屋”所能起到的作用表示怀疑。

“让这些人靠得更近,没问题,但我并不能为此而举杯。从这个创意伊始,就没有考虑到智囊团的意见。或许他们只看到这个建筑,而没有看到建筑里面是什么,”Comtesse说。

国际化的日内瓦

在日内瓦主城区,共驻扎着32家国际组织。42'000多名国际外交人员及政府官员在这里工作。仅联合国就有约8500名员工,是全世界联合国员工密度最高的地方。这其中有168个常驻联合国的使团。还有约2400名在非政府组织工作。

全世界大部分的国际会议和研讨会都在日内瓦举办,每年约有2700个,比纽约还多。这为日内瓦带来每年20万的使节和专业人士。其中至少3000人是各国政府首脑或部长。“日内瓦的国际化”为瑞士每年贡献25亿瑞郎(约合20亿欧元)的收入。

此外,日内瓦还注册有逾900家跨国企业,它们提供着76'000个工作岗位。

资料来源:《国际化的日内瓦和其未来》

信息框结尾

“全球合作中心”

“和平组屋”并不是唯一的项目。瑞士政府和红十字委员已于本月初为“人道主义论坛”揭幕,这是一个汇集各人道主义组织的高科技讲坛,也是一个联系网。

另一个项目是成为“全球合作中心”的东道主,日内瓦的Penthes城堡将成为驻地,这里现在是瑞士侨民博物馆。

日内瓦大学IHEID学院花费5亿瑞郎,试图将日内瓦打造成“全球问题研究中心”。

Burrin说,中心的名字容易引起误解,最初的主意是建立一个像英国威尔顿公园那样的地方,在紧闭的门后提供一个可以进行国际谈判的地方,或者实施仲裁、提供专家研讨等。新的中心最早也要在2020年开放。

“冷战已经过去”

瑞士前大使François Nordmann则对这个主意表示赞扬。

“对于国际组织的未来、其扮演角色以及意义,我们所做的深思还不多,而在这个领域,瑞士确实应该做出努力,也为了帮助联合国体系进行改革,”Nordmann解释说。

但Comtesse提出质疑,日内瓦是否适合需要一个国际仲裁、谈判的地方?他认为这座城市应该发挥其在全球治理和调节上的优势。“冷战已经结束,”他说:“在Penthes这个地方打造一个‘全球治理咖啡厅’,有何不可?”

Burrin提到,有传闻说,世界贸易组织的前总干事拉米(Pascal Lamy),可能有兴趣在Penthes城堡组建一个智库。

瑞士有这样的“雄心”很好,Burrin说。但他认为智库的主意不太现实,那样的话太昂贵,也与瑞士外交政策的氛围不太相符。

发挥特长

鉴于目前在全球治理中发生的深刻变化,瑞士已经意识到,必须发挥日内瓦的优势,才能保住它国际化的地位。

“现代社会的一个特点就是,国家已难以垄断国际关系事务。为了解决大部分全球性问题,无论是流行病、环境,还是网络安全,都需要不同领域专业人士的介入,从国家、非政府组织、学者,直到专业人士,”瑞士驻联合国日内瓦大使Alexandre Fasel解释道。

受瑞士政府委托而做的最新调查显示,尽管在日内瓦聚集着众多重要的全球化发展合作组织,但组织之间的联系以及实际合作并不多。

“建筑当然很重要,但为了保住日内瓦‘多边关系之都’的美名,这还远远不够,”Warner解释说:“日内瓦要想和其他国家竞争,靠的是智慧,而不是物质上的舒适程度”。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