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瑞士經濟於病毒威脅:“部分失業”是劑良藥

在琉森和在瑞士各地一樣,所有經濟活動似乎都“感染”上了“新冠病毒” Keystone / Urs Flueeler

2009年次貸危機爆發後,“部分失業”(即危機時,雇主減少員工工時,而僱員可享受由國家發放的、額度為損失收入80%的救濟金。又稱:短時工作或不充分就業)策略的實施成功緩解了瑞士經濟壓力。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3月12日 - 09:00
Alain Meyer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新型冠狀病毒登陸瑞士幾週來,“部分失業”政策再次贏得經濟界人士的重視。作為“瑞士製造”鐘錶的搖籃,汝拉山區製錶企業期望以此種方式來抵禦來自中國的新型冠狀病毒給瑞士鐘錶產業帶來的負面影響。

從索洛圖恩州的Granges到汝拉州Franches-Montagnes的Saignelégier,在瑞士的鐘錶之鄉,人們先花了一些時間觀望,之後才走上了漫長,艱鉅且手續繁縟的“部分失業救濟”之路。

+ 為什麼“部分就業”是應對經濟危機的有效武器

這樣做的目的:在最短的時間內應對冠狀病毒對區域經濟造成的破壞性影響。儘管好幾家手錶公司都在認真考慮啟用該措施,但沒有一家公司敢於坦率承認。他們不僅要應對中國大陸和香港訂單數量的急劇下跌,還不得不接受日內瓦和巴塞爾鐘錶展一個接一個取消的事實。

什麼是“部分失業”政策?

在經濟危機時期,當公司面臨訂單大幅下降時,可以與有關僱員達成協議,暫時減少其工作時間。相關員工將獲得額度為工資損失80%的補償。例如,如果雇主將工作率從100%降低到50%,公司將支付50%的工資,而失業保險基金將支付剩餘一半工資金額的80%。而該僱員最終獲得的收入是其原工資的90%。

End of insertion

瑞士工會組織Unia鐘錶領域負責人Raphaël Thiémard於3月5日向瑞士資訊swissinfo.ch確認說:“最近幾天已經傳來減少工作時間的呼籲之聲,特別是在汝拉和納沙泰爾州。 ”

汝拉州與瑞士其他製表基地的不同之處在於,這裡有更多的小企業和分包商,與大集團相比,這些公司更容易受到市場波動的影響。 “失去在巴塞爾鐘錶展上的展示機會,這對小公司來說影響會更為嚴重,”Raphaël Thiémard解釋道,“像勞力士、斯沃琪或歷峰集團這樣的大企業能更容易地獨立開展自己的營銷活動。”

臨時工做緩衝

瑞士鐘錶行業已經有幾個月沒有大量僱用新員工了。在新型冠狀病毒阻礙世界經濟發展之前,瑞士製錶業已經不得不面對香港政治危機所帶來的不利影響,因為香港是瑞士鐘錶的主要出口目的地。 Raphaël Thiémard憂慮地表示:“已經出現臨時合同終止的情況,有時發生的很突然。” 而首先受衝擊的僱員便是那些在經濟高漲時期鐘錶企業為了更好兌現訂單而僱用的人員。

“一名業內僱員最近告訴我,他所在的車間已經沒有臨時工了。這是一個非常明確的信號。另外不能忽略的是,在斯沃琪或者歷峰這樣的大集團中,已經察覺得到人員的變動了。” 在Raphaël Thiémard看來,直到目前,臨時工的僱傭令汝拉地區鐘錶企業避免了不乏陣痛的企業重組,後者的展開總是伴隨著裁員和隨之而來的再就業項目。企業形象會在此過程中受損。

“儘管最近發生了許多情況,但瑞士的鐘錶製造行業仍然狀況良好。” Thiémard緩和道。而對於這個擁有近6萬名僱員的領域來說,“部分失業”是最終保留其整體僱員及其技能的有利政策支持。

3月4日,國家經濟事務秘書處(Seco)勞工部負責人Boris Zürcher指出,希望啟動緊急“部分失業”計劃的雇主可以在減產前最少10天內向其所在州提交申請-這算是為了應對緊急情況而提出的、最早的指令放寬信號。

長期重大的影響

在汝拉州,工商業聯合會主席Pierre-Alain Berret恰好正在等待“可以幫助該州經濟界度過時艱的、更快、更有效的”措施。 “最近幾個月以來,各家企業已經遭遇了增長減緩的困擾,但是這和新冠病毒所帶來危機是無法比擬的。後者的影響會非常重大,一切都取決於它的持續時間。” Berret認為。

汝拉州經濟部部長Jacques Gerber則證實,該州有18家公司最近已與州負責單位聯繫,以期望受益於“部分失業救濟”政策。

瑞士微技術產業中心-伯恩州汝拉地區-的情形也是一樣。在今年1月-2月間,即在病毒暴發之前,已有大約15家公司希望得到“部分失業”援助的申請。而整個2019年,有此要求的公司共計40家。

在今年年初同一時期,位於汝拉山脈腳下、擁有5.5萬居民的工業城市比爾也已收到13家企業的同樣申請。而當地2019年的全部受理申請也不過為22項。衰退已經開始。毫無疑問,申請企業的數字將會大幅增長。據悉,伯恩州的一些餐飲和零售企業已經因為疫情而獲得“部分失業”的資助。

11月以來的趨勢

“如果病毒繼續如此迅速地傳播,聯邦委員會則應制定措施,以支援整體瑞士經濟。” Jan-Egbert Sturm,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經濟研究中心負責人

End of insertion

全瑞士範圍內,“部分失業”政策的數據統計截至2019年11月,即新冠病毒進入瑞士之前。聯邦經濟事務秘書處(Seco)的數據顯示:去年11月,瑞士全國有將近170家公司申請加入“部分失業”補助計劃,而2018年同期只有60家申請;而該月受益於“部分失業”補助金項目的員工達到3650人。這一數字和同年10月相比翻了一番(增幅為106%)。 2018年11月,全瑞士領取“部分失業救濟”的員工一共僅有900人。

未來幾週的這一趨勢還將進一步加劇。近一個星期以來,僅阿爾高一州,就有30多家企業(多數為活動承辦公司)為共計600多名員工申請領取“部分失業”補助。

根據巴塞爾經濟問題研究所(BAK)的最新預測,瑞士今年的經濟增長預計將下降0.3-0.4%,而這一比例所對應的最終收益缺口大約為24億瑞郎。該研究所分析師Alexis Körber在德語電視台採訪中說,“部分失業”是保證經濟運轉的“恰當手段”。

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經濟研究中心負責人Jan-Egbert Sturm表示:“'部分失業'措施之所以有效,是因為它分散了危機負擔:與其解僱,不如減少工作時間。” 在宏觀經濟層面上,“它支持了消費。而且,在疫情期間減少在崗工人適量,也會起到減緩冠狀病毒的傳播的作用!” 但Jan-Egbert Sturm之前已經警示過:“如果病毒繼續如此迅速地傳播,聯邦委員會則應制定措施,以支援整體瑞士經濟。”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