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气候危机对人权是一种威胁吗?

“年长妇女气候保护”协会(图为一次全体大会场景)谴责瑞士政府在气候政策方面做得不够到位。 Keystone / Lukas Lehmann

瑞士一家协会向欧洲人权法院提出法律诉讼,此举可能在欧洲乃至全球开创先河。一群年长女性批评瑞士推行的气候政策侵犯了她们的生命权。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2月04日 - 09:00

“长久以来,我们就知道气候危机亟待解决,但是我们的政府却视而不见、无所作为。如果政府不尽责,那么司法部门就应该干预,人民基本的生命权与健康权都处于危急之中,”瑞士“年长妇女气候保护”协会(Aînées pour la Protection du Climat)联合主席Anne Mahrer向瑞士资讯swissinfo肯定地表示。

这位72岁的女士10月末从斯特拉斯堡回到瑞士,她在那里“激动不已且满怀希望地”向欧洲人权法院递交了一系列文件。然而,该象征性行动却伴随着一项果断坚决且切实具体的法律诉讼:她们向这家国际最高司法机构谴责瑞士在气候保护方面的不作为。

“年长妇女气候保护”协会的两位联合主席(左:Anne Mahrer,右:Rosmarie Wydler-Wälti)2020年10月27日于欧洲人权法院所在地。 Keystone / Leandre Duggan

未能竭尽全力以求达到气候保护的目标,瑞士政府违反了《联邦宪法》以及《欧洲人权公约》认可的公民的生命权,Mahrer坚定地指出。

为了解这位老人为何前往斯特拉斯堡向欧洲人权法院上诉,我们有必要追溯到几年前,更为准确地说,我们应该回到2015年6月24日-一项“革命性”判决宣判的日期。

以荷兰为楷模

“我曾是瑞士政府的一名国会议员,那时我们讨论过二氧化碳减排新法,也讨论过气候政策为何止步不前,”前国民院绿党(Les Verts)议员Anne Mahrer回忆说,“我的灵感源于荷兰的举措”。

Mahrer提到了海牙地方法庭的那次判决:886名荷兰公民在环境保护基金会Urgenda的支持下,针对荷兰政府向海牙地方法庭提出诉讼,最后法庭要求荷兰政府以最大力度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那是首次一家法庭迫使一个国家遵守保护气候的国际协定,这一判决结果后来于2019年12月受到荷兰最高法院的认可(英语)外部链接

“海平面上升直接威胁到荷兰,显而易见,瑞士不存在这一问题。但是我们的国家和阿尔卑斯山脉也深受影响,冰川逐渐消融,永冻层的解冻增加了山崩的危险,也就是说,这对山村与山区居民都构成了潜在的威胁,”Anne Mahrer指出。

2016年8月,在绿色和平组织的协助下,“年长妇女气候保护”协会(多语)外部链接得以在瑞士成立。“在瑞士,要想推进一项集体诉讼简直是痴人说梦,于是我们创建了这一组织,将受气候变迁-尤其是受炎热天气-冲击最大的弱势群体团结到一起,”Mahrer解释道。

女性比男性更易受影响

联邦卫生局(OFSP)指出,遭受酷暑影响最大的是那些65岁以上的老年人。2003年炎夏期间(瑞士有975人早亡,欧洲死亡人数超过7万人),该年龄段人口的死亡率也迅速飙升。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引用(英语)外部链接的研究结果,女性比男性更加脆弱。

老年人,尤其是患有慢性疾病的老年人,由于口渴欲望不断变弱,对炎热变得愈加敏感,加上其自身温度调节功能持续减退,都致使他们难以忍受夏季高温。 Keystone / Jean-christophe Bott

Anne Mahrer所在的协会也意识到,由于酷暑天气以及全球气候变暖,上了年纪的银发族、病人及儿童都深受其苦。之所以将焦点锁定老年女性这一特定人群,是为了提高诉讼成功的机率。“最终受益的将是所有人,”她强调。

请愿遭到拒绝

“年长妇女气候保护”组织不失时机地马上行动起来,成员大会过后一两个月她们就正式向联邦政府递交了请愿书:到2020年,瑞士应该将国内温室气体排放量至少减少25%,而不是政府确定的20%,在2030年必须更大力度地提升减排幅度。她们警告,如果无法达到此目标,全球气候如不降低2摄氏度,就会令老年女性的生命及健康处于危险之中。

“如果政府不尽责,那么司法部门就应该干预。”

Anna Mahrer,“年长妇女气候保护”协会

End of insertion

瑞士联邦环境、运输、能源与通讯部(DETEC)决定不予受理请愿者的诉求,她们于是向联邦行政法院提出上诉。

然而,此次上诉却遭到了联邦行政法院的驳回,理由是65岁以上人群并非为受到气候变化影响的唯一群体,老年女性们并未就此偃旗息鼓,她们又向瑞士联邦最高法院上诉。

“司法部门应该进行干预”

即便如此,基于其他原因,瑞士最高司法机构也驳回了该项诉求。法官们认为,将气温降低2摄氏度的目标任重而道远,因此无法断言该目标不会实现。实际上,由司法机构接手这一问题还为时尚早。

然而,她接着表示,瑞士法官没有勇气面对这一本质问题,即尊重公民的基本权利,“正是出于这一原因,我们才去了斯特拉斯堡。”

将1700多位退休年龄段的年长女性团结到一起的这家瑞士协会,是首个将人权和环境问题带到欧洲人权法院的组织之一,然而,她们却并非唯一一个向法院提出气候诉讼的组织。

全球范围内的法律诉讼

“法院越发成为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一个重要场所,”宾夕法尼亚州法学院国际事务系主任Hari M. Osofsky指出,路透社(Reuters)(英)外部链接也援引了这句话。

“需要国际法庭提高对环境问题作出决策的能力。”

Seraina Petersen,瑞士对外政策论坛

End of insertion

以荷兰为榜样,加拿大、哥伦比亚、德国、法国、比利时、英国、挪威、新西兰、印度、墨西哥等国纷纷掀起对政府进行气候诉讼的浪潮,在此仅举几例,一些诉讼已卓见成效。

7月底,根据判决结果,爱尔兰最高法院命令政府重新审议力度不足的现行气候政策。最近一次是在11月19日,法国参议院向巴黎政府发出最后通牒,限期三个月证明减排废气方案(到2030年将国内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40%)得到遵守。

“大多数气候与环境协定对于解决迫在眉睫的环境问题仍然‘捉襟见肘’,”瑞士对外政策论坛(FORAUS)外交与国际组织计划处联合主任Seraina Petersen指出。环境法必须不断巩固,这“需要国际法庭提高对环境问题作出决策的能力,司法原则必须清晰到位且具有涵盖性,并要尊重法院的最终判决并落到实处,”她写道(多语)外部链接

在欧洲和全球开创先河

欧洲人权法院是否接手此项气候诉讼、最终能否予以裁决,可能需要等待几年时间,Anne Mahrer对此则表现得信心十足,“法院似乎越来越重视环境与人权保护”。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也证实(多语)外部链接,“气候变化对人权造成了威胁,各国应该保护自己的民众,”协会的这位联合主席强调。

瑞士绿色和平组织的气候专家Georg Klinger指出,瑞士年长妇女提交的这项法律诉讼极有可能得到欧洲人权法院的受理,也可能“在欧洲乃至全球创下先例”。

这一看法得到了圣加仑大学(University of St.Gallen)公法系教授Rainer J. Schweizer的认同,尽管欧洲人权法院通常驳回绝大多数诉讼,但是瑞士德语广播电台SRF声明(德)外部链接,瑞士年长女性的这项诉讼“对于解释和实施欧洲人权公约至关重要,欧洲人权法院极有可能受理这一问题”。

(薛伟中,译自意大利语)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