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法律虽已制订,职场性骚扰却依然非常普遍

Keystone / Christophe Petit Tesson

许多国家已经制订相关法律以杜绝职场性骚扰,但各种丑闻与证词都证明,此类丑恶现象依然阴魂不散。仅在欧洲,每十名女性中就六名曾在自己的事业生涯中经受过性别歧视暴力。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3月01日 - 09:00

过分的举动、带性暗示的短讯、集体欺凌、滥用职权……去年秋天法语区广播电视台RTS(与瑞士资讯swissinfo.ch同属瑞士广播电视集团SRG SSR)曝出的丑闻(法)外部链接及随后展开的调查表明,职场性骚扰仍是瑞士的一个现实。根据2008年所做的一次全国调研(多语)外部链接,28%的女性在自己的工作中曾有一次成为性骚扰的受害者。

然而此后,哈维·温斯坦性侵事件及#MeToo运动激励女性主动发声,正在进行中的调查(法)外部链接则有可能揭露出更为令人担忧的数据。预计2021年将对此有一次总结。

外部内容

而欧盟基本权利署(FRA)于2014年发表的调研(英)外部链接显示,55%的欧盟女性曾至少遭受过一次性骚扰,其中32%与她们的工作有关。

尽管全世界女性为争取平等待遇和有尊严的工作条件进行了长年的不懈斗争,但2019年在五个欧洲国家进行的一次最新调研(法)外部链接(见文末信息栏)却发现,每十名女性中就有六名曾在自己的事业生涯中遭受过性别歧视或性暴力。

工厂里的性侵

19世纪随着第一次工业革命,工作场合的性骚扰也开始出现:欧洲各地出现了面向女性的带薪工作,众多女性——甚至是未成年女性——被招进工厂、矿场和作坊做工。然而她们不能享受与男性同等的权利,尤其是在法国和西班牙,法律规定已婚妇女没有经济独立权,她们的财产要由丈夫管理。女工们受尽歧视,为了得到或者保住工作,她们经常会成为性侵犯的受害者。

女性不断反抗,她们组织工会,还加入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工人运动当中,抗议她们的老板和男同事滥用职权。1880在德国举行的总罢工和法国数次工厂罢工中,她们也都走在最前沿。

参考资料

Louis, Marie-Victoire,Le droit de cuissage外部链接,法国,1860-1930年(巴黎:Éditions de l’Atelier,1994年)

Jeanne-Marie Wailly,Les différentes phases du travail des femmes dans l’industrie外部链接,Innovations 2004/2 (no 20)

Isabelle Gernet,《Harcèlement sexuel au travail外部链接》,Encyclopédie pour une histoire numérique de l’Europe[网络版],ISSN 2677-6588

Jane Aeberhard-Hodges,Le harcèlement sexuel sur les lieux de travail外部链接: jurisprudence récente,Revue internationale du Travail,vol. 135 (1996),no 5

Note sur les définitions du harcèlement sexuel外部链接,République française,Groupe de travail sur le harcèlement sexuel,2012年6月

End of insertion

1905年发生在法国利摩日Haviland瓷器厂的事件令人难以忘却,因为那次运动的导火索正是性骚扰:该厂的男女工人一起举行罢工,要求解雇一名侵犯工人的工头。冲突激化后工人在市里组织抗议示威,因此政府调遣军队前来镇压。士兵向示威者开了枪,造成一死数伤。不过到最后,受工人控告的工头终被工厂解雇。

以战争的名义

第一次世界大战限制了女工的诉求和工作条件的改善。男性在前线作战,女性则越来越多地投入各种领域,这也给她们带来社会、家庭与职业的解放。然而在两次大战之间,她们却被迫重返家庭,或是从事不稳定、收入低的工作。

还要等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女性才真正开始争取两性平等、反抗职场歧视。随着女权运动的兴起,人们的思维方式从上世纪60年代起发生转变,性骚扰逐渐被人承认、得到定义,并被写入各国法律。

美国是这方面的先锋,1964年民权法案(英)外部链接明文禁止在招聘、晋升及解雇时基于性别的歧视行为。尽管性骚扰也属该法案的管辖范围,但还要再等上十几年,各级法院才就这一问题做出裁决,确立了违法的判例及雇主的责任。

英国1975年的性别歧视法案(英)外部链接保护性别歧视的受害者,而1980年西班牙的工人地位保护法(西)外部链接也有同样条款。在加拿大,性骚扰在1983年被首次写入法律。上世纪90年代又有多个国家先后立法,将职场性骚扰确定为违法行为,例如阿根廷、智利、哥斯达黎加、菲律宾、新西兰和南非等国。

慢吞吞的欧洲

但在欧洲,以明确惩戒职场性骚扰为目的的立法进程却进展缓慢:1986年,欧洲议会采纳一项决议(法)外部链接,邀请各成员国政府一方面从法律角度确认这种暴力,以保证受害者能够起诉,另一方面在本国法律中引入制裁这种行为的可能性。而欧盟理事会在其1990年的另一项决议(多语)外部链接中对职场性骚扰做了精确的定义。

随后有多个国家制订法律以处罚职场性骚扰,其中包括法国(1992年)、德国(1994年)、奥地利(1995年)、比利时(1992年)、芬兰(1995年)和爱尔兰(1996年)等国。

在瑞士,1995年3月24日的性别平等联邦法案(多语)外部链接认定性骚扰(多语)外部链接是一种歧视行为。第五条款规定,雇主也有可能受到处罚,向受害者做出经济赔偿,除非雇主能证明自己已经采取适当措施以预防或终止性骚扰。

外部内容

问题挥之不去

上述这些法律后来都得到进一步明确与修订。许多国家也相继在法律中添加条款,以惩罚职场中的性骚扰。根据世界银行(英)外部链接的2019年普查结果,190个国家中有140个针对职场性骚扰专门立法,133个在法律中写入了处罚条款。

然而虽有这些法律武器,各种丑闻与确凿证词却表明这个问题依然存在。“劳动世界中的暴力和骚扰仍然非常普遍,涉及所有国家、所有职业和所有工作模式,”国际劳工组织(ILO,多语)外部链接表示。这也是为何有187个代表团(包括瑞士)参加的国际劳工大会在2019年6月通过了《暴力和骚扰公约》外部链接,第一次制订了国际规范。至于哪些国家会批准这个公约,就要我们拭目以待了。

六成女性是职场性骚扰的受害者

受法国让·饶勒斯基金会(Fondation Jean Jaurès)和欧洲进步研究基金会(FEPS)委托,由法国国际舆论营销研究所(IFOP)所做的调研(法)外部链接发现,每十名女性中就有六名在其事业生涯中遭受过性别歧视或性暴力。此次调研采用自主填写网上问卷的形式,抽取了5026名分别来自意大利、西班牙、法国、德国和英国,具有代表性的成年女性于2019年4月11-15日期间完成该调查问卷。

最常被举报的行为是对着女性吹口哨或做出猥琐姿势(26%的女性多次成为此类行为的受害者),以及针对女性体态或衣着做出的不得体评价(17%多次成为被评对象)。然而,众多女性称曾遭受过人身攻击(14%曾多次遭受轻度肢体接触),甚至严格意义上的性侵犯:18%的女性在工作中至少有过一次性器官或性敏感区被人抠摸的经历。

西班牙(66%)和德国(68%)的受害者人数最多。“这两个国家既有积极主动的政策,又在全国上下展开辩论,这无疑提高了民众对性骚扰问题的认识,”调研作者分析道。

End of insertion

(译自法语:小雷)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