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华人 你我的圣诞大不同



圣诞老人是否走进了所有瑞士华人的心中?

圣诞老人是否走进了所有瑞士华人的心中?

(Keystone)

隆冬带着习习寒气准时降临,圣诞季也五光十色地来了。每年这时,瑞士城市里就会魔术般“长出”一棵棵绚丽的圣诞树,彩灯点点、彩球簇簇的,像精致的女人被打扮到指尖儿;大小商家一脚迈入年终冲刺,橱窗里的商品姹紫嫣红,在圣诞老人和驯鹿的簇拥下争奇斗艳;更不用说人头攒动、有如中国庙会般热闹的圣诞市场了,就算不买东西,凑个人气儿,喝杯热气腾腾的热红酒,也一样high。

节日气氛就这样扑面而来,点燃了瑞士的寒峭冬日。瑞士的华人一不小心会错过“远在天边”的春节,但“近在眼前”的圣诞,想要无视那就难了。瑞士华人们怎样度过这个“既属于,又不属于”自己的节日呢?走近才发现,原来每个人的圣诞都如此之不同。

瑞士媳妇:惠铃的花环和甜饼

在嫁到瑞士多年、已是两个孩子妈妈的惠铃心里,圣诞早已“不是春节,胜似春节 ”。合家团聚就是节日的意义,不管是吃饺子送红包,还是吃火鸡送礼物,不都一样?而惠铃12岁的混血女儿Nicole最拿手的就是在家里装点圣诞。听母女俩你一言我一语地聊圣诞,耳边似乎已经响起铃儿响叮当:

引言结束

惠铃家今年的降临节花环采用了现代的“一字”造型,但是蜡烛依然长短错落。

(swissinfo.ch)

惠铃:圣诞夜,我婆家人会聚在我们这儿,我一般会准备烤鸡,有时也会做春卷或鱼… 晚餐前,我们通常会去教堂参加圣诞弥撒,听唱诗班的表演。

Nicole还有特别的 “Krippenspiel”,就是幼儿园和小学低年级的孩子们表演的耶稣诞生的戏剧,我小时候也参加过。现在的圣诞季,我们班级会组织出去“游唱”,在学校附近的几个指定地点为过路人和居民表演合唱。

在家的话,我最享受的就是装饰好圣诞树,在树下摆好礼物的那一刻。我喜欢圣诞比喜欢自己的生日还多一些,因为圣诞节不仅可以得到礼物,还可以送给别人礼物。圣诞节之前,我们学校还会组织跨班级的、随机的互赠礼物,绝对惊喜。我最喜欢的礼物就是乐高,因为可以和哥哥一起玩。

惠铃自制的都是瑞士典型的甜饼干,一包包装好,是送给亲朋好友最好的礼物。

(swissinfo.ch)

惠铃:学校还会组织学生们自己制作装饰圣诞树的彩球和彩带。我们家每年圣诞都会自己做一个降临节花环,插上四支蜡烛,从圣诞节前的第四个周日开始,每个周日点燃一根,等四根一起点燃时,圣诞就到了。我还有一个独家诀窍:要选尺寸长短不一样的四根蜡烛,这样燃到最后,四根蜡烛的长度才会一样。

再有就是圣诞树:这两年,为了支持当地农场,我们买的都是本地的杉树,Nicole负责装饰,来年一月,我们再开车把树送到回收站。

Nicole要不然,它会长得比房子还高啦!

惠铃:过圣诞,雪是不可少的,堆雪人…

Nicole造冰屋、穿踏雪板走雪,当然还有滑雪!不过我们通常是在圣诞之前或过后去滑雪。另外,圣诞节不能忘记烤饼干…

惠铃: 对,每年一次自己烤饼干,我和Nicole一起做,爸爸和哥哥等着吃!

移民家庭:瑞曦小小的遗憾

张瑞曦14岁时跟随当中医的父母移居弗里堡州,当年初二的孩子现在在洛桑联邦理工读微科技,明年就要本科毕业。虽然移民瑞士已8年之久,瑞曦依然保持着中国年轻人特有的谦和有礼。“我其实没怎么很正式地过过圣诞,”一开场,他就略带歉意地解释道:

引言结束

张瑞曦:我们家人对过节这件事基本上比较淡薄,我心里还是有点儿遗憾的,毕竟其他欧洲同学过节期间都有很多活动。我节日放假大多就回到父母那里,我妈倒是会做一些平常不怎么做的菜,但除此以外就和平时没有太大区别了。对我来说,圣诞更像是假期而不是节日,因为欧洲节日很多都出自宗教背景,和我们距离比较远。

我现在在洛桑住合租公寓,一切从简。很多欧洲的同学节假日会出去放音乐、喝酒疯玩什么的,我不太感兴趣,更喜欢在家看看书上上网。因为我太好静,爸妈甚至着急把我推出门去。今年圣诞,我和中国同学打算一起到德国新天鹅堡那边玩玩。

其实我个人倒还蛮喜欢瑞士的圣诞气氛的,更传统,没有国内过节时那么浓重的商业味道。我以后打算留在瑞士读书工作,等我有了家,到了圣诞节,形式上肯定多少都想搞搞,没经验就提前几个月先学学。至今我还没有得到过或送过圣诞礼物,我觉得,重要的其实不在礼物本身,因为平时想要什么都可以得到,珍贵的是收到礼物时的惊喜。

中餐馆老板:Cindy的忙里偷闲

酱猪肝、盐水鸭、左宗棠鸡、鱼香肉丝… 思念这些熟悉的滋味时,伯尔尼的华人会想起城西一家中餐厅。除了原汁原味儿的家乡饭之外,餐厅的布置也处处体现着主人的用心:欧式老房的木梁木顶配上红窗帘、红窗花,墙上画轴里的梅花牡丹映着饭桌上的酒杯刀叉,喜气洋洋的中西合璧烘托着好胃口和好心情。圣诞之际,想必这里应该高朋满座、客人盈门吧。“其实正相反,”老板娘赫女士(Cindy)的话出人意料:

引言结束

Cindy:这是我们饭店经营的第5年了,最早的时候圣诞夜还开门,但后来发现当地人这个晚上都在家里和亲友团聚,外出用餐的人比平时少很多;再加上因为是节日,付给员工的工资也更高,收支算下来,其实还是不营业更合算一些。不光是我们,很多本地西餐厅圣诞夜也不开门。

赫女士夫妇的饭店里,窗花和圣诞树的组合宜中宜西,满满的节日味道。

(swissinfo.ch)

不过圣诞假期之前,倒是时常会有一大桌子的瑞士客人来吃午饭,大多是同事聚餐,很像中国南方的“尾牙”风俗。今天还有客人们在饭桌上交换礼物。我们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在店里布置一棵圣诞树,增加一些节日气氛。说到瑞士人口味上的喜好,烤鸭似乎比火锅更对他们的口味,前者可以吃了再吃,后者基本就是浅尝辄止。

圣诞节24至26号这三天假是我们一年里最长的假期,三天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对我们来说很是宝贵,因为平时受饭店营业时间的限制,我们很难安排远行。而在这几天里,我们完全自由,要么在家里店里做些归整打扫;要么开车去蒙特勒、日内瓦等较远的城市下下馆子,到那里的中餐厅借鉴学习;要么,就安安静静的居家休息,平时天天守着饭店,我们自己休假在家时吃饭反而就很简单了。

说到底,圣诞毕竟还是西方的宗教节日,对中餐厅来说,还是中国的春节更重要一些。我和先生每年一月都会回国,专门到国内采购饭店一年的装饰品。今年是猴年,我们店里就布置有很多猴子的贴花和吉祥物。明年是鸡年,我们现在已经开始构思鸡主题的摆设了。

留学生:刘露的童话小镇

刘露(化名)在苏黎世生活了一年多,正在攻读联邦理工学院和苏黎世大学合办的量化金融硕士专业。因为课程强度大,圣诞节来临之时,虽怀有一颗雀跃的心,却依然得手不释卷。

引言结束

刘露:我非常喜欢瑞士的冬天,虽然阴天比较多,但是天色云彩都特别漂亮。我们学校冬天的活动特别多,11月有舞会,男女生邀请舞伴盛装出席,学校外面还会搭起溜冰场。再加上圣诞节,大街上红红绿绿,灯光闪闪的,就更漂亮了,真的像个童话小镇。

我们圣诞节期间其实特别忙,因为过节之后马上就有苏黎世大学的考试,接着的寒假还要准备联邦理工的考试。同学们就是忙里偷闲出去吃吃饭,去火车站看看灯,感受感受圣诞气氛。也有的会结伴去德国、法国逛圣诞市场。但圣诞期间,大部分时间其实还是用来学习的,对我来说绝对不是假期。我有自己的“节日生物钟”,西方的圣诞节乐呵不乐呵都还好,但是到了春节,我会更想家一些。

去年的12月24号很多教学楼都不开,没有地方自习,我就去了苏黎世大学的图书馆,结果发现在那里自习的人特别多,而且很多是瑞士本地的学生!这让我惊讶不已,我们中国学生过年都不学习,他们还这么拼。

今天(12月6日采访当天,正是圣尼古拉节)我们课上了一半,就进来了一位圣诞老人和他的黑脸搭档,他们唱歌,给大家送零食,可欢乐了!可能就是受这边节日气氛的影响,我今年很想给已经各奔东西、不常见到的老同学们写写贺卡,我觉得圣诞就是一个向自己喜欢的人表达感情的节日。

你期待圣诞节的到来吗?你是怎样过圣诞的?欢迎你给我们留言。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文中插图由受访者提供)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