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同性婚姻法案通过之后,斗争仍将持续

同性婚姻法案中包括允许女同性恋伴侣采取医学辅助生育技术。 Anne-Camille Vaucher

瑞士是欧洲最晚开放同性婚姻的国家之一。曾遭捍卫同性权利国际组织炮轰的瑞士,如今获得了赞赏。但实现同性婚姻的平等权利仍需要落实诸多改进之处。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2月17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瑞士曾是西欧最后一批未批准同性婚姻的国家之一,如今终于有机会可以弥补与他国的差距。12月1日,瑞士联邦议会联邦院继国民院后,经议员表决通过了同性婚姻法案。

法案内容包括向准许已婚女同性恋伴侣使用接受捐献精子的方式孕育子女、同性伴侣入籍便捷化和允许共同收养伴侣的子女。收养伴侣的子女已于2018年得到批准,但收养流程冗长且具有一定风险性。

>> 相关扩展阅读:Véronique和Julie的故事

长期以来,LGBTIQ人士(即女同性恋者、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者、跨性别者以及间性人群体)权利相关协会组织都对这一进展翘首以盼。全民享有民事婚姻”全国委员会副主席Matthias Erhardt表示:“联邦院的投票是实现平权道路上取得的巨大阶段性胜利。”

“看到进展如此之快,我既感到高兴,同时又有些惊讶,”来自前瑞士劳动党(隶属于瑞士共产主义政党)的议员Marianne Huguenin坦言,她本人则早在2004年便公开了个人的同性取向。

>> 在瑞士广播电视(RTS)观看Marianne Huguenin的访谈

外部内容

瑞式缓慢

瑞士素有政治流程冗长的传统,这项法案更是耗费了七年的等待才迟迟出炉。同性婚姻法案始于持右翼立场的自由绿党在2013年提出的公民动议。此后法案文本经议会多轮讨论进行了数次版本更新。

瑞士联邦在这个问题上并非先锋。早在2001年,荷兰已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批准同性婚姻的国家。当瑞士在2007年引入同性伴侣民事登记制度时,另外五个欧洲国家(荷兰、西班牙、挪威、瑞典和冰岛)批准的不仅是同性伴侣民事结合,还包括所有亲权,即收养、借助医疗辅助生育和孩子出生时承认同性伴侣父母的权利。

仍有同性恋人士受到死刑威胁

根据国际男女同性恋联合会(ILGA)最新发布的恐同症报告,全球有70个国家仍将同性成年人之间自愿的性行为界定为犯罪行为。有11个国家认为应对同性恋判处死刑。而在26个国家中,同性恋面临的最长刑期可能从10年到无期徒刑不等。

End of insertion

国际批评声

这些缺失为瑞士招致了来自不同国际组织的指责。人权理事会也在普遍定期审议(EPU)外部链接框架内,针对瑞士在同性恋层面仍具有歧视性或不平等的法律条款提出了批评。

近年来,在涉及LGBTIQ群体的平等权利方面,瑞士在ILGA-欧洲国家排名(英)外部链接中已跌至第27位。2020年2月9日,瑞士通过了一项旨在保护同性恋和双性恋人士免受歧视和仇恨性言论的法律。这一立法修订之举将瑞士的排名提振至第23位(英)外部链接。而瑞士在这一方面的平等率仅为36%,仍远低于欧洲平均水平(英)外部链接的48%。

 “瑞士仍有许多有待改善之处。”


Nadia Boehlen,国际非政府特赦组织“大赦国际”(Amnesty International)发言人

End of insertion

如今,联邦院的决定被视为一项可喜的进步,受到国际层面欢迎。国际捍卫性少数群体权利协会(ILGA-Europe)负责组织宣传活动的负责人Katrin Hugendubel评论称:“这是个好消息。这意味着,在瑞士,LGBTIQ群体朝着和所有人一样享有家庭权利的方向迈进了一步。”

“大赦国际”将此次表决称为“争取平等权利的历史性决定”。该非政府组织瑞士分部主任Alexandra Karle表示:“瑞士终于意识到,没有理由否认同性伴侣和彩虹家庭的基本权利。”

变性人未得到足够保护

瑞士和国外专家同时提醒,为实现LGBTIQ群体的平等权利,仍有许多工作要做。国际非政府特赦组织“大赦国际”瑞士分部发言人Nadia Boehlen说:“瑞士仍有许多有待改善之处。”

她对目前仍缺乏惩处跨性别者仇视行为的法律条款表示遗憾。仇视行为即基于性别认同发生的歧视行为和仇视言论-而跨性别者是尤为脆弱的人群。

但是,由于在国家层面缺乏相关问题全面的统计数据,因此很难对瑞士LGBTIQ群体遭受歧视或攻击的程度进行量化衡量。“大赦国际”也批评了瑞士存在的这一缺陷,认为“执法机构应对基于性取向和性别认同发生的仇恨罪行进行排查”。

国际捍卫性少数群体权利协会指出,瑞士应禁止在不必要的情况下对未成年间性人群实施医学手术进行干预。 Katrin Hugendubel解释说:“必须确保对性别的法律认可是基于个人决定做出的。”该组织强调,瑞士联邦还应当在给予同性恋者的庇护权方面做出努力。她指出,瑞士最近因遣返一名冈比亚同性恋者(法)外部链接而遭到了欧洲人权法院的谴责。

话语权交给选民

要见证瑞士的首个同性婚姻还尚待时日。国民院将在本年度冬季议会期间再次审议材料,以弥合相关分歧。根据联邦院的草案,只有在使用瑞士的精子库孕育新生儿的情况下,孩子亲生母亲的配偶才可以被认定为出生时的母亲。捍卫同性恋者权利的协会对这条限制进行抨击,担心部分孩子出生时会无法得到完全的法律保护。

此外,联邦民主联盟(UDF)已宣布将发起反对同性婚姻的全民公决。这个极端保守的基督教政党在一份公报(多语)外部链接中写道:“我们拒绝对婚姻制度的消解处理。”如果该党能在100天内收集到5万个瑞士公民有效签名,那么最终的决定权将交由选民。

因此,政治进程还远未结束。根据瑞士同性恋组织总协会Pink Cross委托进行的一项研究(法)外部链接,就同性婚姻和相关权利而言,在瑞士,政治进度似乎慢于观念的进步,超过80%的瑞士人表示他们赞成同性伴侣结婚。

LGBTIQ群体的家庭权利:目前的状况

外部内容

(翻译:中文部)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