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管理阶层的超高年薪不利于经济稳定

奢侈品市场的蓬勃发展要感谢经理们的超高年薪

(Keystone)

瑞士管理阶层经理们的百万年薪,是其创造的市场价值的体现,还是现代的贵族抢劫?达沃斯(Davos)的公开论坛提出这个问题。

从去年开始,低薪收入和超高年薪之间的巨大差异问题在瑞士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

经济类报纸《Cash》的主编Dirk Schütz对瑞士高级经理们的超高年薪提出了质问:“这不再是嫉妒或者社会民主的课题。人民党派的发言人以及各公司也对此表示不赞同。”

圣加仑经济伦理学院院长Peter Ulrich对此做出结论:“我们在拿社会的稳定冒险。公民们觉得自己被愚弄了,他们难道分不出效率和公平的区别么。”

猎头公司的Björn Johansson则说:“高级管理阶层有很大的市场。对诺华制药(Novartis)来说,仅有很少的人能代替Daniel Vasella。”而其年薪在3000万瑞郎以上。

为股票上市公司工作的高级管理者,其年薪增幅在近7年内甚至呈跳跃式。众多研究显示,90年代低于400万年薪的经理们,如今的收入已达到4000万。

成为经济界的不稳定因素

在相同时期,公司职员的实际工资却或多或少地呈现停滞状态。“同一家公司内部的员工收入差异越来越大。以前公司首席执行官(CEO)的工资是普通员工的20-30倍,现在则为400-500倍。”

Thomas Minder对此提出质疑:“这是对企业的盗窃行为,现代的骑士贵族抢劫,完全是病态的。”作为一家化妆品公司的所有者和负责人,Minder先生提出一项反对这种“抢劫”行为的全民动议案。动议希望赋予上市公司股东们一项权力,以在全体成员大会上确定高级管理阶层和管理委员会理事们的工资,也就是整个委员会的全部薪水。

这项动议现已广为人知,并且为保障经济界的稳定未雨绸缪。瑞士雇主协会(Schweizerischer Arbeitgeberverband)主席Rudolf Stämpfli日前称:“超高薪金确实让人难以接受”。

不可能的3000万年薪

瑞士养老及遗属保险金平衡基金的主席Ulrich Grete称这项全民动议案为“骗术”。原因是管理委员会成员自己负责高层管理人员的工资政策,这不在联邦宪法的范围之内。“但人民的不满情绪非常高涨,3000万的高薪不是挣来的,而是拿来的。”

猎头Johansson则以企业高薪阶层取得的成绩辩护说,超高薪金来自于经理们为公司做出的贡献。“UBS(瑞士联合银行)现在是世界上最好的银行之一,Credit Suisse(瑞士信贷银行)也打了翻身仗。”总之与环境保护与艾滋病相比,这个问题并不重要。

Peter Ulrich为股票法的新标准进行辩护,股东应该限定工资差异的最大值。这些事业成功的高级经理人当然可以获得更高的薪金,但是所有其他人的工资也必须得到提高。”这样的话,至少所有人都能从中获利。

swissinfo,Andreas Keiser于达沃斯

公民动议案(Volksinitiative)

通过公民动议案,公民可以提出建议修改联邦宪法。为了提出此案,首先必须在18个月内收集10万个有效签名,并呈交联邦委员会办公室。 之后草案被送交国会。动议可被直接接受、拒绝或提出反对议案。但无论如何都将就此举行相关的全民公决。 只有大多数公选民和大多数州均同意(双通过),动议案才可获得通过。

公开论坛

达沃斯的公开论坛由瑞士基督教会组织(Schweizerischer Evangelischer Kirchenbund 简称:SEK)和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s 简称:WEF)联合组织。

2007年第5届公开论坛举办7项讨论会,主题分别为发展援助、能源消耗、多文化社会和宗教。

与戒备森严的世界经济论坛相反,公开论坛面向大众。

在2002年的公开论坛上,全球一体化的反对者和非政府组织举行了游行,指责世界经济论坛为“资本主义的大弥撒”。

公开论坛的宗旨在于:在世界经济论坛上,使反对全球一体化人士的意见也占有一席之地。

信息框结尾

世界经济论坛

2007年的世界经济论坛WEF于1月24-28日在达沃斯(Davos)举行。

第37届世界经济论坛云集了来自90个国家的2400位精英人士,其中一半来自经济界。

来自24个国家的政府领袖、85位部长和各国际组织的首脑,以及480位公民组织的代表参加本届论坛。

瑞士政府也派出4位官员出席该会。

在本届-“变化中的力量格局”主题之下,决策者们进行关于经济、地缘政治、企业、科技和社会的各项讨论。

信息框结尾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