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簽署開創性協議,大力推動國際減排合作

瑞士與秘魯共同簽署的氣候協議旨在為那些有意在《巴黎協定》框架下合作減排的國家指明道路。 Keystone / Rodrigo Abd

在《巴黎協定》的框架下,秘魯和瑞士簽署世界首份碳抵消協議。但並非所有人都認為雙邊條約是減緩氣候變化的完美途徑。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1月25日 - 09:00
Paula Dupraz-Dobias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鑑於沒有國際規則指引,於10月簽署的這份協議被譽為值得其他國家效仿的榜樣。協議規定了兩國公共部門和私營部門之間的合作,以幫助瑞士實現其減排目標:2030年的碳排放量減少至1990年水平的一半。

瑞士致力於在《巴黎協定》框架下推動各方就國際指令中的碳信用政策達成共識,長期以來還一直支持秘魯外部链接適應和減輕氣候變化影響的方案(多語)外部链接

為何特殊?

在氣候變化協定外部链接第六條中,各締約國同意建立一個新的碳交易機制,以幫助它們以更快的速度和更低的成本實現減排。該機制將會幫助那些希望購買碳信用額度的國家政府開發綠色項目,也有助於讓那些超額完成減排任務的國家,使其有途徑將富餘的碳信用額度出售給無法達成減排目標的國家。

但由於持續的外交分歧,除了第六條第二款允許各國簽訂雙邊和自願的碳交易協議外,各方依然沒有制定一套全球規則,無法提供各項標準的具體框架來確保有效的碳抵消,也未能根據第六條第四款設立一個機構來監督其實施。

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瑞士代表團團長弗朗茨·佩雷茨(Franz Perrez) 向瑞士資訊Swissinfo表示:“開創先例很重要,因為我們確實擔心一些國家可能會簽署雙邊協議,但這些協議並沒有達到可持續發展、完整性和尊重人權等方面的高標準。”

因此,瑞士和秘魯的雙邊條約(多語)外部链接納入了2016年協議框架中強調的多項要求,例如碳抵消項目要支持東道國的可持續發展,並鼓勵東道國在減排方面立志高遠,使他們盡一切努力自覺減排。

在去年馬德里氣候高峰會上,避免減排量雙重核算的問題成為一大絆腳石,這主要是由於巴西極力反對制定明確條規來防止雙重核算,而瑞士的這份協議明確了這個問題。

執行透明度

但是,要確保碳抵消交易完全遵守這些標準並非易事。

金標準組織(Gold Standard)的首席執行官瑪格麗特·金(Margaret Kim)表示:“各國正處於一個過渡時期。” 該組織總部設在日內瓦,其目標是要確保碳減排項目嚴格確保環境完整性並促進可持續發展。她說,國際社會需要與發展中國家合作,不僅要幫助提升它們的能力,還要提高它們的志向。

“一些雙邊協議可能存在效力不足的問題,但總比沒有強。”

瑪格麗特·金,金標準組織

End of insertion

佩雷茨說:“對許多國家而言,要在本國氣候目標不打折扣的情況下,確定可以採取額外減排行動的合適領域是一項巨大的挑戰。”根據早先簽署的《京都議定書》,發展中國家無需制定減排計劃。這位大使認為,這意味著將減排量轉移到另一個國家不會引起雙重核算的問題。但由於每個國家都在《巴黎協定》框架下宣布了減排目標,因此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來確保該協定具有堅實的基礎,避免減排量方面的雙重核算。

秘魯環境部負責協調秘魯碳減排計劃的洛倫佐·埃古倫(Lorenzo Eguren)告訴瑞士資訊,關鍵在於明確減排量的計算方式和減排量的歸屬。秘魯設立了一個國家減排登記處,使公眾能夠查詢碳抵消計劃,並了解哪些是秘魯做出的承諾,哪些與國際交易有關。

項目管理

瑞士則成立了氣候保護和碳抵消基金會(KliK,多語)外部链接,旨在幫助國內發動機燃料進口商抵消碳足跡。

根據最新修訂後的法律,瑞士高達25%的減排量(法)外部链接可能源自海外。

”你如何根據第六條中的原則來確保你的計劃能夠比各國自身採取的行動方案更有價值?“

尤爾格·斯托登曼,南方聯盟

End of insertion

KliK基金會的資金來自交通燃料稅,其任務是在世界各地尋找能夠發起碳抵消項目的合作夥伴。一旦這些項目能夠符合兩國的特定標準,又存在像瑞士與秘魯所籤的這類雙邊協議,那麼抵消量就可以記入瑞士的減排目標。

隨著新條約的簽訂,KliK正在考慮為秘魯中小企業提供5’000萬美元的綠色信貸額度(多語)外部链接,向那些可望獲得可持續技術但無法獲得貸款的企業提供貸款。

與此同時,瑞士氣候普惠基金會(多語)外部链接正在開展一個試點計畫,它與法國非政府組織Microsol(英)外部链接簽署了採購協議。該項目一直在與當地爐灶生產商合作執行一項計劃(多語)外部链接,向偏遠地區的貧困家庭分發低碳高效炊具。這些爐子可燒柴火,並配有一個煙囪將煙氣從家中排出,從而降低二氧化碳排放,同時減少呼吸道疾病。

這個與Microsol合作、由瑞士斥資的項目的目標,是要提高秘魯山區普通家庭的能效。 Microsol

爐灶推廣項目反映了《巴黎協定》中的另一個原則,這項原則也寫入了兩國雙邊協議中,即額外性原則,或者說,東道國可自行取得的減排成績不計入碳抵消行動的成果中。KliK的碳採購聯席主任米沙·卡倫(Mischa Classen)解釋說,雖然秘魯政府已經在支持一個爐灶推廣項目,但Microsol的項目將在服務供給不充分的地區開展。

別揀軟柿子捏

瑪格麗特·金表示,瑞士最近達成的協議可能為《巴黎協定》第六條第四款的執行“指明了道路”,該條款詳細規定了碳抵消的標準,並“設定了較高的起點”。由於國際社會正在密切關注減排一事,因此日後的行動不太可能低於這個既定標準。

但是非政府組織南方聯盟(Alliance Sud)的氣候與環境負責人尤爾格·斯托登曼(Jürg Staudenmann) 並不這麼認為。 “協定中的額外性原則是問題所在。你如何根據第六條中的原則來確保你的計劃能夠比各國自身採取的行動方案更有價值?是不是根本就不需要替換新的爐灶?”

他聲稱瑞士與其他工業化國家一樣,“在申報我們巨大的碳足跡時搞雙重標準”。國家減排目標中只考慮國內的碳足跡,而不考慮通過進口產生的“灰色排放”以及瑞士跨國公司的海外碳足跡。

斯托登曼說:“這就是在做戲。”他指的是瑞士計劃利用國外配額抵消其國內排放量,而不是在國內採取更加積極的行動。 “這對富裕國家來說是一個簡單的方法,他們表示:‘我可以什麼都不做,只需要花錢讓別人做我應該做的事。’ 這種想法非常短視。”

對於金標準公司的首席執行官瑪格麗特·金來說,關鍵是要記得,雖然碳抵消交易是幫助緩解氣候變化的重要工具,但它不是發展中國家的主要資金來源。發達國家一致認為,這方面的交易資金每年會達到1’000億美元 。 “然而這只佔氣候融資的一小部分,還不足以讓我們滿足氣候科學的要求。”

最佳機會

與此同時,瑞士環境部氣候政策副部長維羅妮卡·埃爾加特(Veronica Elgart)表示,瑞士正在與其他十個國家就類似的協議進行談判,預計將在年底前與加納簽訂第二份關於碳抵消的雙邊條約。

在這一年裡,極端天氣事件增多,平均氣溫創下紀錄,疫情也有可能由氣候變化所引發。有人認為,在未達成碳抵消全球框架協議的情況下,上個月簽署的條約能夠為推動全球變暖應對工作指明前進的道路。

“我們已經在這些全球市場機制談判上浪費了不少時間。地球、大氣、氣候、環境的保護已經刻不容緩。誠然,一些雙邊協議可能存在效力不足的問題,但總比沒有強,” 瑪格麗特·金說。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