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签署开创性协议,大力推动国际减排合作

瑞士与秘鲁共同签署的气候协议旨在为那些有意在《巴黎协定》框架下合作减排的国家指明道路。 Keystone / Rodrigo Abd

在《巴黎协定》的框架下,秘鲁和瑞士签署世界首份碳抵消协议。但并非所有人都认为双边条约是减缓气候变化的完美途径。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1月25日 - 09:00
Paula Dupraz-Dobias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鉴于没有国际规则指引,于10月签署的这份协议被誉为值得其他国家效仿的榜样。协议规定了两国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之间的合作,以帮助瑞士实现其减排目标:2030年的碳排放量减少至1990年水平的一半。

瑞士致力于在《巴黎协定》框架下推动各方就国际指令中的碳信用政策达成共识,长期以来还一直支持秘鲁外部链接适应和减轻气候变化影响的方案(多语)外部链接

为何特殊?

在气候变化协定外部链接第六条中,各缔约国同意建立一个新的碳交易机制,以帮助它们以更快的速度和更低的成本实现减排。该机制将会帮助那些希望购买碳信用额度的国家政府开发绿色项目,也有助于让那些超额完成减排任务的国家,使其有途径将富余的碳信用额度出售给无法达成减排目标的国家。

但由于持续的外交分歧,除了第六条第二款允许各国签订双边和自愿的碳交易协议外,各方依然没有制定一套全球规则,无法提供各项标准的具体框架来确保有效的碳抵消,也未能根据第六条第四款设立一个机构来监督其实施。

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瑞士代表团团长弗朗茨·佩雷茨(Franz Perrez) 向瑞士资讯Swissinfo表示:“开创先例很重要,因为我们确实担心一些国家可能会签署双边协议,但这些协议并没有达到可持续发展、完整性和尊重人权等方面的高标准。”   

因此,瑞士和秘鲁的双边条约(多语)外部链接纳入了2016年协议框架中强调的多项要求,例如碳抵消项目要支持东道国的可持续发展,并鼓励东道国在减排方面立志高远,使他们尽一切努力自觉减排。

在去年马德里气候峰会上,避免减排量双重核算的问题成为一大绊脚石,这主要是由于巴西极力反对制定明确条规来防止双重核算,而瑞士的这份协议明确了这个问题。

执行透明度 

但是,要确保碳抵消交易完全遵守这些标准并非易事。

金标准组织(Gold Standard)的首席执行官玛格丽特·金(Margaret Kim)表示:“各国正处于一个过渡时期。” 该组织总部设在日内瓦,其目标是要确保碳减排项目严格确保环境完整性并促进可持续发展。她说,国际社会需要与发展中国家合作,不仅要帮助提升它们的能力,还要拔高它们的志向。

“一些双边协议可能存在效力不足的问题,但总比没有强。”

玛格丽特·金,金标准组织

End of insertion

佩雷茨说:“对许多国家而言,要在本国气候目标不打折扣的情况下,确定可以采取额外减排行动的合适领域是一项巨大的挑战。”根据早先签署的《京都议定书》,发展中国家无需制定减排计划。这位大使认为,这意味着将减排量转移到另一个国家不会引起双重核算的问题。但由于每个国家都在《巴黎协定》框架下宣布了减排目标,因此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来确保该协定具有坚实的基础,避免减排量方面的双重核算。

秘鲁环境部负责协调秘鲁碳减排计划的洛伦佐·埃古伦(Lorenzo Eguren)告诉瑞士资讯,关键在于明确减排量的计算方式和减排量的归属。秘鲁设立了一个国家减排登记处,使公众能够查询碳抵消计划,并了解哪些是秘鲁做出的承诺,哪些与国际交易有关。

项目管理

瑞士则成立了气候保护和碳抵消基金会(KliK,多语外部链接),旨在帮助国内发动机燃料进口商抵消碳足迹。

根据最新修订后的法律,瑞士高达25%的减排量(法)外部链接可能源自海外。

”你如何根据第六条中的原则来确保你的计划能够比各国自身采取的行动方案更有价值?“

尤尔格·斯托登曼,南方联盟

End of insertion

KliK基金会的资金来自交通燃料税,其任务是在世界各地寻找能够发起碳抵消项目的合作伙伴。一旦这些项目能够符合两国的特定标准,又存在像瑞士与秘鲁所签的这类双边协议,那么抵消量就可以记入瑞士的减排目标。

随着新条约的签订,KliK正在考虑为秘鲁中小企业提供5’000万美元的绿色信贷额度(多语)外部链接,向那些可望获得可持续技术但无法获得贷款的企业提供贷款。

与此同时,瑞士气候普惠基金会(多语)外部链接正在开展一个试点项目,它与法国非政府组织Microsol(英)外部链接签署了采购协议。该项目一直在与当地炉灶生产商合作执行一项计划(多语)外部链接,向偏远地区的贫困家庭分发低碳高效炊具。这些炉子可烧柴火,并配有一个烟囱将烟气从家中排出,从而降低二氧化碳排放,同时减少呼吸道疾病。

这个与Microsol合作、由瑞士斥资的项目的目标,是要提高秘鲁山区普通家庭的能效。 Microsol

炉灶推广项目反映了《巴黎协定》中的另一个原则,这项原则也写入了两国双边协议中,即额外性原则,或者说,东道国可自行取得的减排成绩不计入碳抵消行动的成果中。KliK的碳采购联席主任米沙·卡伦(Mischa Classen)解释说,虽然秘鲁政府已经在支持一个炉灶推广项目,但Microsol的项目将在服务供给不充分的地区开展。

别拣软柿子捏

玛格丽特·金表示,瑞士最近达成的协议可能为《巴黎协定》第六条第四款的执行“指明了道路”,该条款详细规定了碳抵消的标准,并“设定了较高的起点”。 由于国际社会正在密切关注减排一事,因此日后的行动不太可能低于这个既定标准。

但是非政府组织南方联盟(Alliance Sud)的气候与环境负责人尤尔格·斯托登曼(Jürg Staudenmann) 并不这么认为。“协定中的额外性原则是问题所在。你如何根据第六条中的原则来确保你的计划能够比各国自身采取的行动方案更有价值?是不是根本就不需要替换新的炉灶?”  

他声称瑞士与其他工业化国家一样,“在申报我们巨大的碳足迹时搞双重标准”。国家减排目标中只考虑国内的碳足迹,而不考虑通过进口产生的“灰色排放”以及瑞士跨国公司的海外碳足迹。

斯托登曼说:“这就是在做戏。”他指的是瑞士计划利用国外配额抵消其国内排放量,而不是在国内采取更加积极的行动。“这对富裕国家来说是一个简单的方法,他们表示:‘我可以什么都不做,只需要花钱让别人做我应该做的事。’ 这种想法非常短视。”

对于金标准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玛格丽特·金来说,关键是要记得,虽然碳抵消交易是帮助缓解气候变化的重要工具,但它不是发展中国家的主要资金来源。发达国家一致认为,这方面的交易资金每年会达到1’000亿美元 。“然而这只占气候融资的一小部分,还不足以让我们满足气候科学的要求。”

最佳机会

与此同时,瑞士环境部气候政策副部长维罗妮卡·埃尔加特(Veronica Elgart)表示,瑞士正在与其他十个国家就类似的协议进行谈判,预计将在年底前与加纳签订第二份关于碳抵消的双边条约。

在这一年里,极端天气事件增多,平均气温创下纪录,疫情也有可能由气候变化所引发。有人认为,在未达成碳抵消全球框架协议的情况下,上个月签署的条约能够为推动全球变暖应对工作指明前进的道路。

“我们已经在这些全球市场机制谈判上浪费了不少时间。地球、大气、气候、环境的保护已经刻不容缓。诚然,一些双边协议可能存在效力不足的问题,但总比没有强,” 玛格丽特·金说。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