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行为经济学 经理人薪酬“应与绩效挂钩”



许多企业面对惨淡的年度业绩,对内部管理经理人不抑反扬、仍一如既往地予以丰厚奖励酬谢。

许多企业面对惨淡的年度业绩,对内部管理经理人不抑反扬、仍一如既往地予以丰厚奖励酬谢。

(Keystone)

一位参与了最新出版的薪酬报告编撰工作的瑞士行为经济学家提出,与同行相比个人业绩相形见绌、或者其决策在数年后给公司带来巨大损失的商业经理人,应被削减长期奖金红利。

在接受《新苏黎世报-周日版》(NZZ am Sonntage)的采访(德)外部链接中,《2017年度绩效薪酬报告》调研项目的主要实施者、在苏黎世大学任教的经济学教授恩斯特·费尔(Ernst Fehr),对许多企业面对惨淡的年度业绩,对内部管理经理人不抑反扬、仍一如既往地予以丰厚奖励酬谢的做法开炮,给予了词严义正的抨击。

费尔诟病的主要对象,是用来计量管理人薪资及福利待遇尺度的激励方案。在他看来,由于一家公司的绝对股价(即股票的实际价格)会受到宏观经济波动的影响,因此它只能被视为一个低劣的(经理人)绩效评估指标。

费尔指出,会在同等程度上影响整个行业的多种因素,理应被排除在考量指标之外。“因此,我们必须扣除宏观经济的波及、以及周期性的影响,以便能够更为客观地评判商业经理人的绩效表现,”费尔对《新苏黎世报-周日版》的记者介绍说。

费尔还表示,涉及商业经理人薪酬支付时,决定性因素应该是他们各自的有效绩效。

“如果经理人和其他公司的竞争对手的业绩势均力敌、不相上下,那么说明他们确实在扎扎实实地工作。如果在整个行业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势下,他们的绩效仍然显得出类拔萃、足堪表率,那么就应该有功必赏,发放红利奖金。但倘若他们业绩堪忧,那么薪资就理应被砍。”

费尔以瑞士信贷执行首席执行官蒂贾内・蒂亚姆(Tidjane Thiam,又名谭天忠)为例:尽管由他掌舵的瑞信去年的亏损高达27亿瑞郎(约为187.4亿元人民币),但他仍然赚得钵盈盆满,个人年收入超过了1千万瑞郎(约为6941万元人民币)。

不过,鉴于蒂亚姆2015年6月才接任瑞士信贷集团执行总裁一职,因此费尔也指出,去年的巨额损失,需要向集团内部其他高级经理人追究问责。“瑞士信贷必须扪心自问,到底哪些个人或群体需要对此负责,责无旁贷地给出解释。”

客观的绩效评估指标

那么,费尔又能提出怎样的解决方案呢?他的答案是:长远奖励。“如今,所有大型企业都应该考虑把短期和长远奖励结合起来,作为对管理经理人的全新的激励机制付诸实施。但(我认为)长远奖励中的一部分奖金,只能在经理人从该公司离职时方可支付。这也意味着,如果由于这位管理层人员在职期间的某个决策而导致这家公司其后业绩不佳,那么这笔长远奖励就可能会被削减掉一部分,”费尔解释道。

费尔所提出的这一薪酬制度,是基于“更易理解和沟通的客观绩效评估指标”的设计理念脱胎而成的。


(翻译:张樱), 瑞士资讯swissinfo.ch/ts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