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辞职 "魏思乐在农田里种上一棵大树"

(Thomas Meyer)

17年赚3亿瑞郎,当魏思乐交出诺华的指挥棒时,他无疑成为瑞士最著名的、最贪婪的经理。这位医生为“经理之路”留下了深深的印辙。

最能干-最贪婪,近20年来,在瑞士没有人能像魏思乐(Daniel Vasella)一样,引起人们如此意见分歧的评价。

正是他,和瑞银与瑞信的高级管理层一起,用难以企及的工资让瑞士人理解了以前从未设想过的“高工资”,也因而激发了一项制止发放过高工资的动议,今年3月3日,瑞士选民将就此投票。

一月底,魏思乐在瑞士电视台笑着说:“我很乐于接受我的那些薪金”,届时,他刚刚给出辞职的消息,2月22日,他将辞去诺华董事会主席的职务。

不谈“如何”,只谈“多少”

经济记者、作家René Lüchinger认为,经济巨头魏思乐的工作进行得不错,他利用被誉为“常青”的策略,使得医药的生命周期在专利权过期后,依然得以延长。

他还向市场大规模推出了仿制药,“他不仅承认了非处方药的趋势,甚至还作出了回应,打破了禁忌,” Lüchinger 说,这位商业杂志《Bilanz》前主编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美国心态”

在瑞士有人说魏思乐太傲慢,但“他只是在显示‘我值这个价钱’”。这可能是他的一种“美国心态”,因为他早年被山德士(Sandoz)的老总Moret送到美国去“镀过金”。

Lüchinger认为,和其他领高薪的人相比,例如瑞银的前老总马塞尔·奥斯帕尔(Marcel Ospel),魏思乐还是有成绩的:“以工资来说,他们区别不大。但是奥斯帕尔什么产品都没生产出来,他把瑞银推向了毁灭的边缘,还要靠税金来挽救”。

但魏思乐把汽巴(Ciba)及山德士(Sandoz)这两个老公司转换成了新公司,如今诺华已成为全球医药行业的老二。“他在农田里里栽了颗大树,”Lüchinger说。

魏思乐

Daniel Vasella,1953年生于弗里堡州,Poschiavo人。

在伯尔尼学医,之后成为小岛医院的医生和主治医师。

1978年与Anne Laurence Moret结为伴侣,她是Marc Moret的侄女。Marc Moret随后成为当时巴塞尔医药公司Sandoz的总裁。

1988年,进入Sandoz美国公司。

随后,进入哈佛商学院进修管理学。

1996年:成为诺华首席执行官。“汽巴-嘉基”(Ciba-Geigy)和“山德士”(Sandoz)合并组建诺华。

1999:成为诺华董事会主席。因担任双重职务而备受诟病。

2008:修改任职年限章程,以免被迫辞去董事会主席职务。

2010年2月:辞去诺华首席执行官职务。

2013年2月22日,离任董事会主席。

据估算,他担任诺华高层期间,净赚3亿瑞郎。据《Bilanz》杂志估算,2012年他的财富在1.5亿瑞郎左右。

信息框结尾

成绩

经济学家、作家Rudolf Strahm也这样认为。在魏思乐手下,诺华成为仅次于辉瑞制药有限公司的行业老二,销售额在其任期内,几乎翻了一番。

但这位前社会民主党国民院议员对魏思乐的观点是一分为二的:“他触发了巨额红利的问题,并玷污了整个瑞士的管理文化,”Strahm说。就此,魏思乐不仅招致了国民的反感,甚至还有工业社会的企业家们:“红利经济所带来的,是在国家政治上对集团领导人持续的信任衰减”。

魏思乐在位17年,不短的时间。他为诺华创造了一个稳定的发展期,“就此说来,他并非‘美国人’。美国经理人平均每4年半就换一次工作”。

他认为魏思乐也犯了一个“严重错误”,“他想击败竞争对手罗氏,但惟我独尊的结果却很糟糕”。

诺华的商业模式是宽泛的、不集中于某一产品或研究方向。“投资广泛一方面是一种平衡和缓冲;另一方面也意味着,很昂贵。当然这里综合性市场策略可能会生效,但几年后,我们才会看到,是否如此”。

资本减少

经济记者Beat Kappeler对魏思乐有自己的衡量标准。魏思乐1996年登上诺华的权力顶峰,目标只有一个:实现“股东价值”,Kappeler说。经济学家Alfred Rappaport说,股东只愿意对可以产生更多利润的公司投资。

与辉瑞、默克等竞争对手比,诺华的股价有所下跌,因此按照Rappaport的说法,诺华的资本在减少。

诺华

1996 年,巴塞尔医药化学公司“汽巴-嘉基”(Ciba-Geigy)和“山德士”(Sandoz)合并,组建诺华。它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合并公司。

诺华历史可追溯到19世纪巴塞尔的染料业。

魏思乐就任17年间,诺华营业额从1997年的310亿增长到2012年的520亿。诺华集团在全世界共有员工约123'000名。

这一期间赢利850亿瑞郎。

1986年11月1日,Sandoz位于巴塞尔的仓库发生火灾,造成莱茵河严重污染。严重损害了巴塞尔化学医药工业的声誉。

诺华如今的6大产业是制药、眼科、仿制药、疫苗,非处方药和动物健康。

信息框结尾

非政府组织的抨击

“在抗击疟疾和麻风病上,诺华取得了许多进步。尤其是诺华基金会,非常积极,完成了很多好项目,”Andrea Isenegger说。她是非政府组织“医生无国界”(MSF)的药剂师。

除麻风病以外,诺华因如今密集的流动性将研究重点集中于北纬地区的疾病,因而忽略了结核病和艾滋病的研究,以及睡眠病和黑热病。

她难以接受,诺华公司对印度提起的专利诉讼。2005年,印度出台法律防止诺华享受“常青”特权。特别是针对抗癌药格列卫,诺华希望继续独享其商业利益。

 “在药物成分里添把盐,就想把药物的专利权再增加20年,这是不能让人接受的,”她说:“这为贫穷患者服用仿制药关上了大门”。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