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遇见瑞士有奖征文:肖淼晨作品 瑞士人:在家门口享受全世界

瑞士哪些行业工作时间最长

如果拽过来十个瑞士人问:你愿意成为马云吗?至少有九个也会点头。但如果接着问:你愿意放弃每年固定的四周假期、放弃每周固定的家庭日、购物日、俱乐部日,行程随时改变吗?我想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人会说不愿意。

(Keystone)

有这么一件事我印象很深。

一天清晨,我坐一位当地朋友的车从日内瓦去洛桑,全程60公里,在他的提议下,我们沿途休息了三次。说实话,休息得我都累了。

同样是这位朋友,每周末可以徒步10公里,再打一场高尔夫。我真的难以相信这两个人是同一个人。

后来和其他当地人聊起这件事,有的人自己在日内瓦工作,但父母住在洛桑,竟然一年只在圣诞节走动一次,还要提前计划、做思想建设。

事实上,“巴掌大”的瑞士也没有几个瑞士人真的走遍过。

我瞠目结舌的次数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甚至模模糊糊地开始意识到,瑞士人的“狭隘”,也未尝不是一种“完整”。

几年前网络上有这么一句话被疯狂转载:人生要那么完整干什么,它又不是个盘子。当然有道理,但瑞士人让我看到另一种人生,是个盘子又何妨?

我经常想,如果拽过来十个瑞士人问:你愿意成为马云吗?至少有九个也会点头。但如果接着问:你愿意放弃每年固定的四周假期、放弃每周固定的家庭日、购物日、俱乐部日,行程随时改变吗?我想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人会说不愿意。

“盘子”般的人生大致就是这样:工作、爱情、孩子、父母、朋友、爱好……成为马云,说出大天不也就是一个工作吗?

我认识几位中文说得非常好的瑞士当地人,令我惊讶的是,没有一个人的工作需要用到中文,仅仅是,爱好。现在想来,我好像从没见过一个没有爱好的瑞士人。

听过最奇怪的一个爱好,是朋友说起一个人喜欢做弹弓。一把弹弓,从画图、选料,到切割、打磨、装饰等等,全部亲力亲为,经常耗时一年多。然后自己背着双肩包去森林里捡橡果当“子弹”,乐在其中。我是直到听到这个故事才意识到,爱好不但跟工作没关系,也不一定要被别人看作是特长。爱,就是用真心喜欢;好,就是用时间喂养。

至于爱情、家庭,虽然瑞士离婚率很高,但好像也很少见到有人宣称自己是绝对的不婚族或者丁克;大部分人和父母的关系也是既不生疏,也不亲密,基本都是“固定动作”式来往;朋友圈很小,没有人把“人脉广”当作一件特别的事情。

我渐渐可以理解那位60公里需要休息三次的朋友了,那不是一个小时驾驶的体力,那是打破一个盘子的勇气。换句话说,我在用自己八爪鱼般的思维,去看待一只陀螺的人生。前者用力向外探寻,后者拼命积聚能量。

人生的活法没有优劣之分,但有些认识,往往是一粒种子。如果一个人认为生命中总有些事是比另一些事更重要的,那么TA就会走向不断分辨哪些事更重要、不断放弃另一些事、不断要跟更重要的事“同归于尽”的道路。所以人生说起来是选择,其实也早已被那粒种子注定。我欣喜在瑞士人身上看到另一粒种子长成的模样,一粒从不分辨孰轻孰重,生来平和的种子。

有天下午,我在森林里跑步,忽然下起了雨,我急匆匆呲牙咧嘴地往家赶,进门还感慨:“真倒霉。”

好不容易收拾妥当,坐下喝咖啡,随手拿起一本书,看到一个瑞士人,这样描写自家旁边的小树林某个阴雨的下午:“乌云像是天上的灰色绵羊群……雨水刺骨,像是漫天飞舞的小皮鞭,鞭打着森林绿色的皮毛……街上空无一人。于是一场对话在这阴郁中展开:树叶和树叶的对话;小草和小草的对话;花朵和花朵的对话……远处的一条小溪,带着无尽的柔情,也讲述着它自己的故事……”

我发现,我背井离乡苦苦寻觅却还时常迷茫的“幸福”,我曾经坚信只有依靠某种不完整才能得以享受的“快乐”,瑞士人,依靠在平静生活中修炼出的一颗清净内心,在家门口,就找到了。


本文为参加“遇见瑞士”- 瑞士资讯有奖征文、征图、征视频竞赛作品,如果你喜欢,请在下面点赞。


点赞:瑞士人:在家门口享受全世界

如果喜欢该作品,请点赞。

如果喜欢该作品,请点赞。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he citizens' meeting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