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銀行保密法依然是瑞士銀行的法寶

瑞士銀行依然在接納臟款,這些贓款主要是來自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 123rf

90億瑞郎分別存在瑞士的一百多個銀行帳號上,瑞士每八家銀行中就有一家與委內瑞拉挪用公款的這一新案例脫不開關係。專家指出,這一丑聞顯示瑞士在打擊洗錢方面做得遠遠不夠。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2月04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委內瑞拉曾經是一個繁榮的石油大國,現在卻是拉丁美洲最貧窮的國家之一。根據2019-2020年的一項國內生活水平調查(Encovi)的結果,該國幾乎所有人口(96%)都生活在貧困中。

在委內瑞拉國民受苦受難的同時,所謂的“玻利資產階級”(Boli-Bourgeoisie)成員卻過著奢侈的生活。這些人與2013年去世的前總統烏戈·查韋斯(Hugo Chavez)政府關係密切,他們藉由貪污受賄斂財,在國外享受奢侈的生活。瑞士作為金融中心,被他們當作轉移不法資金的中轉站。

每八家瑞士銀行中就有一家脫不了乾系

正如《日內瓦論壇報》(Tribune de Genève,法)外部链接1月中旬披露的那樣,由蘇黎世檢察院發起的若干調查中揭示,委內瑞拉政權對該國國民的財政掠奪行為。調查人員發現數額高達90億瑞郎的可疑資金流動,據這份日內瓦日報報導,這筆錢最終流入約30家瑞士銀行的數百個帳號中,相當於八家瑞士銀行中就有一家脫不了關係。

但是在這些巨額資金中,只有用於購買奢侈手錶、別墅、遊艇甚至賽馬的幾億瑞郎被司法機關封鎖在瑞士帳號中。

包括前財政部長亞歷杭德羅·安德拉德(Alejandro Andrade)在內的委內瑞拉高級官員直接藉由一個被調查的瑞士帳號挪用資金,安德拉德承認收受近10億美元的賄賂之後,在美國被判處10年監禁徒刑。

委內瑞拉人民極盡一切努力,卻連基本需求都無法滿足。經過歷時20年的“玻利瓦爾革命”和管理不善,這個國家已經完全毀了。而疫情只會讓情況變得更糟。 Keystone / Henry Chirinos

委內瑞拉贓款,高風險資金

儘管規模龐大,但這起牽扯多家瑞士銀行的新案例對犯罪專家來說卻並不意外。刑事律師、國際腐敗問題專家Mark Pieth對這種情況深感遺憾,他說:“這是很惡劣的行徑,但少數瑞士銀行仍然毫無底線地我行我素。可見瑞士依然是洗錢的天堂。”

銀行在與委內瑞拉打交道時應該更加謹慎。 Pieth也是國際足聯前反腐顧問,他表示:“一些瑞士銀行過去就參與過委內瑞拉贓款的其他案件。”

例如,委內瑞拉石油公司(PDVSA)的數百萬美元贓款就是藉由瑞士洗白的。 “接受委內瑞拉這種破產國家的錢是銀行惡行,”這位刑法教授說:“這是明知故犯,讓自己成為腐敗政府的同案犯。”

“這是很惡劣的行徑,但少數瑞士銀行仍然毫無底線地我行我素。可見瑞士依然是洗錢的天堂。”

Mark Pieth,刑法教授

End of insertion

監管不力

這樣做的結果會令瑞士銀行面對相當大的風險,Pieth說,他認為,這是銀行監管的失敗。

“瑞士是世界上最強大的金融中心之一,但我們的監督體系還不夠完善。我們必須建立一個適當的監督體系,”Pieth教授說。

他在瑞士金融市場監管機構Finma外部链接的網頁上指出了這個問題。他說該機構雖然可以警告銀行從事某些業務時可能承擔的風險,但是否接受一個客戶最終還是由銀行決定。 “這就像要求賭場鑑定賭博上癮的人一樣,誰會這樣做呢?銀行的目的是賺錢不是鑑定。”

制裁不力

幾年來,瑞士的援助和非政府組織也一直在譴責瑞士金融機構實行所謂“斑馬策略”的做法:雖然銀行一方面從富裕工業化國家只接受乾淨資金,但另一方面卻仍然充當著發展中國家贓款的“收容所”,而這些贓款往往無法按照援助程序,獲得相關的稅務資訊。

相應的制裁對於銀行冒險業務的遏制力也微乎其微,瑞士非政府組織“公眾之眼”(Public Eye,多語外部链接)發現,反洗錢系統的威懾力不足。司法機關依然很難追責。人權組織的研究員Adrià Budry Carbó說:“銀行經理們經常逃脫法律責任,狡辯自己毫不知情。”

公眾之眼認為,Finma應該採取更強硬措施,比如更充分地利用手中權限,對銀行職員行使職業禁令,或撤銷違規金融機構的銀行牌照。

捲入這一丑聞的海爾維蒂亞銀行機構(CBH)多年來在委內瑞拉一直享有“波利資產階級銀行”的稱號。 Budry Carbó表示:“現在是引起司法部門關注的時候了。”

《洗錢法》中的漏洞

透明國際組織也認為打擊洗錢的立法太薄弱。 “太多的銀行沒有履行盡職調查的義務,當銀行對資金來源產生懷疑或覺察到洗錢苗頭時,未履行向有關部門報告的義務,”反腐組織瑞士分部負責人Martin Hilti說。

他還認為瑞士的《洗錢法》也漏洞百出:“適用範圍太窄。”國際社會也藉由經合組織的金融行動特別工作組(FATF)提出了類似批評。目前,立法只對金融中介機構的行為進行監管,律師則不受影響。

然而,迄今為止,瑞士議會似乎不願意按照國際標準調整本國相關法律。目前瑞士正對《洗錢法》進行修訂,在議員們的反對下,律師仍未被納入受該法約束的範圍。

儘管作出了這一讓步,但修訂草案依然很可能在議會下屆會議上最終被否決。瑞士政府和議會使用所謂的“臘腸戰術”避重就輕。 Hilti說:“他們只是做最少的工作,以避免受到來自其他國家的批評,因此即使是如此輕微的修改也無法完成。”

必須審查業務模式

弗里堡大學經濟學教授Sergio Rossi無奈地表示:“瑞士銀行成為贓款轉移中心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2018年推出的自動交換資訊政策並未帶來任何變化。

對Rossi來說,問題不出在法律上,而在它的使用者上。 “將可疑情況上報給相關機構本是銀行的職責,但他們往往不這樣做,因為他們害怕失去富有的客戶,”這位經濟學家說。

“瑞士銀行業擔心會失去業界的競爭優勢。”

Sergio Rossi, 經濟學家

End of insertion

自2016年以來,銀行每年向瑞士洗錢監督辦公室(MROS)上報的可疑資產,約在120億至170億瑞郎之間。

“而放眼瑞士銀行中的三萬億瑞郎的存款,這個數額簡直無足掛齒,”Rossi說,“銀行業雖然拿出合作的態度,但那些帶來最多資金的業務往往未被舉報。”

綠色轉變

這位經濟學家確信:“銀行保密法將會被保留,而且仍然是一種商業模式。”雖然他也認為,新一代銀行家的道德意識將更加敏銳,但因為擔心失去獎金甚至工作令他們備感壓力,從而不得不鋌而走險。 “瑞士銀行業擔心會失去業界競爭優勢的顧慮一直存在。”

Rossi認為需要徹底改變這種狀況。在他看來,瑞士銀行應該進行“綠色轉變”,轉向可持續發展的金融業務。 “這樣或許在幾年內會遭受盈利損失,但從長遠來看,一定會領先,”他說。

打擊洗錢也應該是銀行的首要任務

瑞士銀行聯盟不想對牽扯到瑞士銀行內委內瑞拉贓款的具體案例發表評論,但是提到了嚴格的反洗錢法律法規。

“瑞士在資產管理領域處於世界領先地位,打擊洗錢是重中之重。因此,我們必須繼續擴大和改進我們的防禦措施,”瑞士銀行聯盟在書面回應中表示。

瑞士銀行聯盟還全力支持目前正在議會審議的《洗錢法》修訂。此外,該聯盟強調,洗錢是一個全球性問題。 “這不是一個國家或一家銀行可以獨立解決的問題。因此,為了杜絕洗錢,國際合作也非常重要,”瑞士銀行聯盟寫道。

End of insertion

這篇文章於2021年2月4日被最新編輯過,一條未經證實的言論被刪除。

(譯自德文:楊煦冬)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