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银行保密法依然是瑞士银行的法宝

瑞士银行依然在接纳脏款,这些赃款主要是来自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 123rf

90亿瑞郎分别存在瑞士的一百多个银行账户上,瑞士每八家银行中的一家都与委内瑞拉挪用公款的这一新案例脱不开干系。专家指出,这一丑闻显示瑞士在打击洗钱方面做得远远不够。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2月04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委内瑞拉曾经是一个繁荣的石油大国,现在却是拉丁美洲最贫穷的国家之一。根据2019-2020年的一项国内生活水平调查(Encovi)的结果,该国几乎所有人口(96%)都生活在贫困中。

在委内瑞拉国民受苦受难的同时,所谓的“玻利资产阶级”(Boli-Bourgeoisie)成员却过着奢侈的生活。这些人与2013年去世的前总统乌戈·查韦斯(Hugo Chavez)政府关系密切,他们通过贪污受贿敛财,在国外享受奢侈的生活。瑞士作为金融中心,被他们当作转移不法资金的中转站。

每八家瑞士银行中就有一家脱不了干系

正如《日内瓦论坛报》(Tribune de Genève,法)外部链接1月中旬披露的那样,由苏黎世检察院发起的若干调查揭示出,委内瑞拉政权对该国国民的财政掠夺行为。调查人员发现数额高达90亿瑞郎的可疑资金流动,据这份日内瓦日报报道,这笔钱最终流入约30家瑞士银行的数百个账户中,相当于八家瑞士银行中就有一家脱不了干系。

但是在这些巨额资金中,只有用于购买奢侈手表、别墅、游艇甚至赛马的几亿瑞郎被司法机关封锁在瑞士账户中。

包括前财政部长亚历杭德罗·安德拉德(Alejandro Andrade)在内的委内瑞拉高级官员直接通过一个被调查的瑞士账户挪用资金,安德拉德承认收受近10亿美元的贿赂之后,在美国被判处10年监禁徒刑。

委内瑞拉人民要为一切而努力,他们的基本需求都无法满足。经过历时20年的“玻利瓦尔革命”和管理不善,这个国家已经完全毁了。而疫情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 Keystone / Henry Chirinos

委内瑞拉赃款,高风险资金

尽管规模庞大,但这起牵扯多家瑞士银行的新案例对犯罪专家来说却并不意外。刑事律师、国际腐败问题专家Mark Pieth对这种情况深感遗憾,他说:“这是很恶劣的行径,但少数瑞士银行仍然毫无底线地我行我素。可见瑞士依然是洗钱的天堂。”

银行在与委内瑞拉打交道中应该更加谨慎。Pieth也是国际足联前反腐顾问,他表示:“一些瑞士银行过去就参与过委内瑞拉赃款的其他案件。”

例如,委内瑞拉石油公司(PDVSA)的数百万美元赃款就是通过瑞士周转的。“接受委内瑞拉这种破产国家的钱是不专业行为,”这位刑法教授说:“这是明知故犯,让自己成为腐败政府的同案犯。”

“这是很恶劣的行径,但少数瑞士银行仍然毫无底线地我行我素。可见瑞士依然是洗钱的天堂。”

Mark Pieth,刑法教授

End of insertion

监管不力

这样做的结果会令瑞士银行面对相当大的风险,Pieth说,他认为,这是银行监管的失败。

“瑞士是世界上最强大的金融中心之一,但我们的监督体系还不够完善。我们必须建立一个适当的监督体系,”Pieth教授说。

他在瑞士金融市场监管机构Finma外部链接的网页上指出了这个问题。他说该机构虽然可以警告银行从事某些业务时可能承担的风险,但是否接受一个客户最终还是由银行决定。“这就像要求赌场鉴定赌博上瘾的人一样,谁会这样做呢?银行的目的是赚钱不是鉴定。”

制裁不力

几年来,瑞士的援助和非政府组织也一直在谴责瑞士金融机构实行所谓“斑马策略”的做法:虽然银行一方面从富裕工业化国家只接受干净资金,但另一方面却仍然充当着发展中国家赃款的“收容所”,而这些赃款往往无法按照援助程序,获得相关的税务信息。

相应的制裁对于银行冒险业务的遏制力也微乎其微,瑞士非政府组织“公众之眼”(Public Eye,多语外部链接)发现,反洗钱系统的威慑力不足。司法机关依然很难追责。人权组织的研究员Adrià Budry Carbó说:“银行经理们经常逃脱法律责任,狡辩自己毫不知情。”

公众之眼认为,Finma应该采取更强硬措施,比如更充分地利用手中权限,对银行职员行使职业禁令,或撤销违规金融机构的银行牌照。

《洗钱法》中的漏洞

透明国际组织也认为打击洗钱的立法太薄弱。“太多的银行没有履行尽职调查的义务,当银行对资金来源产生怀疑或觉察到洗钱苗头时,未履行向有关部门报告的义务,”反腐组织瑞士分部负责人Martin Hilti说。

他还认为瑞士的《洗钱法》也漏洞百出:“适用范围太窄。”国际社会也通过经合组织的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提出了类似批评。目前,立法只对金融中介机构的行为进行监管,律师则不受影响。

然而,迄今为止,瑞士议会似乎不愿意按照国际标准调整本国相关法律。目前瑞士正对《洗钱法》进行修订,在议员们的反对下,律师仍未被纳入受该法约束的范围。

尽管作出了这一让步,但修订草案依然很可能在议会下届会议上最终被否决。瑞士政府和议会使用所谓的“腊肠战术”避重就轻。Hilti说:“他们只是做最少的工作,以避免受到来自其他国家的批评,因此即使是如此轻微的修改也无法完成。”

必须审查业务模式

弗里堡大学经济学教授Sergio Rossi无奈地表示:“瑞士银行成为赃款转移中心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2018年推出的自动交换信息政策并未带来任何变化。

对Rossi来说,问题不出在法律上,而在它的应用者上。“将可疑情况上报给相关机构本是银行的职责,但他们往往不这样做,因为他们害怕失去富有的客户,”这位经济学家说。

“瑞士银行业担心会失去业界的竞争优势。”

Sergio Rossi, 经济学家

End of insertion

自2016年以来,银行每年向瑞士洗钱监督办公室(MROS)上报的可疑资产,约在120亿至170亿瑞郎之间。

“而放眼瑞士银行中的三万亿瑞郎的存款,这个数额简直无足挂齿,”Rossi说,“银行业虽然拿出合作的态度,但那些带来最多资金的业务往往未被举报。”

绿色转变

这位经济学家确信:“银行保密法将会被保留,而且仍然是一种商业模式。”虽然他也认为,新一代银行家的道德意识将更加敏锐,但因为担心失去奖金甚至工作令他们备感压力,从而不得不铤而走险。“瑞士银行业担心会失去业界竞争优势的顾虑一直存在。”

Rossi认为需要彻底改变这种状况。在他看来,瑞士银行应该进行“绿色转变”,转向可持续发展的金融业务。“这样或许在几年内会遭受盈利损失,但从长远来看,一定会领先,”他说。

打击洗钱也应该是银行的首要任务

瑞士银行联盟不想对牵扯到瑞士银行内委内瑞拉赃款的具体案例发表评论,但是提到了严格的反洗钱法律法规。

“瑞士在资产管理领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打击洗钱是重中之重。因此,我们必须继续扩大和改进我们的防御措施,”瑞士银行联盟在书面回应中表示。

瑞士银行联盟还全力支持目前正在议会审议的《洗钱法》修订。此外,该联盟强调,洗钱是一个全球性问题。“这不是一个国家或一家银行可以独立解决的问题。因此,为了杜绝洗钱,国际合作也非常重要,”瑞士银行联盟写道。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于2021年2月4日被最新编辑过,一条未经证实的言论被删除。

(译自德文:杨煦冬)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