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在数字化外交中的优势

Keystone / Marcel Bieri

瑞士制定的数字外交政策展示了其在数字时代的国家形象。互联网的初衷本是成为一个供全球所有人使用的开放共享空间,如今,它早已成为新型权力的斗争场所–现在的互联网是传统地缘政治在数字手段下的延续。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2月26日 - 09:00

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ETH Zürich)安全研究中心在最近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外部链接,互联网自由正在退步。数字化国界正在分割全球网络公共空间–在这方面中国或许是最有名的,但绝不是个例–许多国家的法规对互联网的影响都在日益增加。阿拉伯之春时,社交媒体还能被称作革命的助推器,但时至今日,威权政府在动乱时期切断互联网访问已成为常态。数字化的控制手段现在已不仅仅是威权政府的武器。

网络上的新边界和权力关系也对国家间关系有影响。这不仅表现在网络空间的发展持续影响外交和多边主义,另外,国家和准国家行为者在网络上的界限也变得模糊。

许多国家政府已经认清一发展的重要性,并着手制定相应战略,这些战略会因资源和目的而有所区别。瑞士也在最近发布的2021-2024数字外交战略外部链接中阐述了将其外交政策拓展到数字领域的打算和做法。其中,瑞士外交部确定了它认为未来几年与瑞士相关的行动领域。瑞士对这一领域的重视体现在其战略嵌入上:数字化是2020-2023外交战略外部链接中的四个主题重点之一,它并没有单纯被定义为工具,而是被更详细地定义为独立的外交领域。

在互联网中保持中立?

核心有两点:一是巩固国际治理–换句话说就是巩固互联网间的政府治理,这里的关键词是多边主义;二是瑞士希望将自己定位为数字化讨论和科技讨论的中心–以日内瓦作为全球主要枢纽。

四个行动领域

通过数字化治理,瑞士希望将具有法律效力的国际法法规扩展到网络中。这一点对于像瑞士这样一个政治权力有限的小国尤其重要。

全球繁荣和可持续发展是瑞士经济能够维持其全球网络和与新的数字商业领域接轨的先决条件。

络安全越来越受到关注。新冠疫情中,医疗等基础设施遭到攻击,这让人意识到网络安全问题将在未来变得更重要。

  1. Mit der Digitalen Selbstbestimmung will die Schweiz auch die Menschenrechte in die Debatte einbringen: Diese sollen ohne geografische Grenzen sowohl online wie offline gelten.
  1. 瑞士也希望通过数字自主将人权纳入讨论:这一点应不受地理位置限制,且不论线上线下都有效。
End of insertion

战略报告显示,作为有着悠久斡旋传统的中立国,瑞士认为其在调停网络冲突上有着良好优势。另外,作为众多国际组织所在地的东道主,瑞士也希望能利用这些关系。因此,瑞士将自己在数字时代的国家形象定位为“诚信经济人”,主张在互联网上人人平等的规则,并希望为未来有关数字化问题的谈判提供平台。

当然,该战略也保留了传统的外交政策目标:瑞士应保持其经济地位上的吸引力和竞争力,各大学和研究机构应从国际网络中受益。而通过加强“国际日内瓦”( Genève internationale)这一品牌,瑞士将不断积累其政治和经济资本。

数字日内瓦

今天的日内瓦已经是众多活跃在科技领域组织的所在地。他们大多不为大众所知,却在他们的领域举足轻重。科技领域的这一群聚效应使罗讷河畔的这座城市在未来数字化领域继续发挥领导作用的机会大大增加。

数字化对“国际日内瓦”这一品牌产生了怎样影响,以及瑞士如何根据其新战略处理外交事务,都在最近有了答案:11月,瑞士通过一项议定书更新了其与红十字会国际委员会的总部协定。其中也明确涉及到数字化问题:为了能够执行其任务,红十字会必须能够获取大量数据和敏感信息。这一点今后应得到更好的保护。

End of insertion

但这项战略的价值是什么?现实中哪里适用?Daniel Stauffacher外部链接 对瑞士的新战略做出了积极评价:“这项战略很全面,考虑到了问题的本质。” 他表示,瑞士的担忧是合理的。这位前外交官是ICT4Peace外部链接基金会的创始人和主席,该基金会主要关注网络安全问题。Stauffacher也曾是许多政府和国际组织的顾问,深知互联网主权并非没有界限。他补充说,想要确保这项战略的实施就需要更大程度的自主。

Stauffacher表示,“在这方面,瑞士的地位很有利。互联网时代,国家大小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制定人人都能遵守也都愿遵守的规则。”他还指出,多边主义原则对于像瑞士这样的国家至关重要。“我们正在全面进入互联网时代,但数字世界的规则还未完全确立–只有充分利用这个阶段,才能掌握主动。”

在这方面,瑞士并不是新手。长期以来,瑞士在政治和数字化领域表现活跃,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先驱者:早在2003年,日内瓦就已经承办了第一届信息社会世界论坛外部链接,Stauffacher当时也参与其中。出席那场世界峰会的有大约13000人,其中包括200位政府部长和80位国家和政府首脑。Stauffacher表示,“所以,此时出台这项战略恰逢其时。”

此外,这位前大使并不认为瑞士的数字外交战略过于雄心勃勃,他坚信:“首先,必须确定指导方针。在日常业务中建立联盟,并承担自己有能力处理的任务。”瑞士已经与志同道合的国家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并产生了良好的协同效应。

比如,与欧盟。Stauffacher认为,欧盟目前的做法已经陷入了僵局。欧盟与其成员国在权限问题上的争论-尤其是在外交方面-证明了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政策领域,谁都不愿意让步。不过,可以预见的是,欧盟将就如何具体化泛欧网络外交政策这一问题做出相关战略决定。

瑞士是榜样吗?

然而,该战略并非没有矛盾。来自外交智库foraus外部链接Nicolas Zahn外部链接指出外交政策的要求和国内的政治现实间存在分歧,他说:“虽然我们认为瑞士在这项战略规划下对外保持中立是合理的,但是议会长期以来难以解决外交和内政间的分歧。”此外,Zahn还说,瑞士到底在多大程度上能成为数字化的全球榜样还存在疑问。

尽管如此,他仍对此战略持积极态度。尤其令他印象深刻的是,虽然此类战略大多处理国家层面问题,或者是经济问题,但瑞士试图让个人对此类事务拥有更多发言权。除此之外,战略中还包括了如瑞士数据空间之类的有趣想法。

无论目标最终如何实现,瑞士在数字外交上的自信在其战略中得到了明确定义:“瑞士外交的诉求不能止于物理空间。”

(译自德文:王伯笛)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