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瑞士做護士」- 醫院外的護士

Spitex是一家上門服務護理保健機構,工作人員在病人家中完成幫助病人吃藥、注射等工作。 © KEYSTONE / GAETAN BALLY

“一個人,一個背包,一支手機,一輛車,走進千家萬戶。如果可能會一直這麼做下去,直到退休那天。”這是一位在瑞士醫院外的中國護理人員-小蘭-的日常和心聲。

此内容发布于 2018年07月23日 - 09:00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瑞士有一種護理保健機構叫Spitex,其全稱是Spital Extern,Spital是德文的醫院,Extern是外面,這個詞的意思是醫院之外的護理保健機構,即在家中護理需要照顧的病人。小蘭就是一位來自中國的瑞士Spitex工作人員。

說到護理,我們自然會想到,這種不去醫院而在家中接受護理的情況,應該屬於比較“奢侈”的護理方式,那麼沒錢負擔不起護理和醫療費用怎麼辦?這種護理方式的優缺點是什麼?對中國的醫療體係有什麼借鏡作用?為此,我們採訪了曾經在伯恩、蘇黎世,現今在阿爾高州Spitex工作的小蘭。

一個背包,一部手機,一輛車便是Spitex工作人員的全部裝備。 小兰 提供

瑞士資訊swissinfo.ch:作為一個中國人,你是怎麼走上做護理(護士)這條路的?

小蘭:在我來瑞士之前,在廣州大小醫院從事過8年的護理工作。 2013年移居來瑞士,我喜歡這個行業,為了可以繼續在這一行工作,我學習德語,為認證我的中國護士文憑做準備。我當時通過了三門考試,其中包括瑞士國家的概況和保險方面的理論知識、護理專業知識和技能操作,同時參加實習。完成文憑認證後,我在當時實習的一個護理中心工作了5年。

之後,偶然地知道了Spitex,就在伯爾尼市的Spitex找到了工作,起初由於孩子小,我選擇了晚班和周末的班,一開始工作30%,孩子大些了增加到了40%、50% 。從伯爾尼到蘇黎世,再到阿爾高州,就這樣,在這一行一做又是十多年。

Spitex 屬於公立,其協會是一家非營利性組織,Logo藍綠兩色標誌。凡是Spitex旗下的醫療保健機構均不以營利為目。

End of insertion

瑞士資訊swissinfo.ch:作為外國人,如果以前沒有過這方面的工作經歷,想在瑞士做這樣護理或護士培訓,該怎麼辦?基礎培訓需要幾年?

小蘭:瑞士有專門的培訓課程,一般是半年,提供給非德語國家的護理人員,如果通過考試和實習,文憑得到紅十字會的認證,就可以在瑞士從事執業護士的工作。

其實,瑞士這方面的培訓可以說是五花八門。大多是學徒制外部鏈接,也就是說一邊在學校上學,一邊在醫療護理機構實習。有培訓三個月、一年的護理員;兩年的健康護理專業人員;三年或四年的護士;還有各種高等專科護士;心理學護士再到心理諮詢師;臨終關懷專科護士,以及各種管理層的培訓。你可以按照自己的興趣,選擇喜歡的繼續教育課程。

作為外國人,我是說在瑞士居住的外國人,想要參加護理人員的培訓,兩年以下的課程有一定語言基礎的就可以參加。如果要參加兩年或兩年以上的專業人員培訓,一般要參加一個(語言)筆試,通過了才可以入學。總的來說,門檻不是很高。

而且在瑞士,護士每年有規定參加一些進修課程,你可以按照自己的興趣和是否與你的工作對口選擇培訓的課程。

瑞士資訊swissinfo.ch:瑞士的護理和中國有什麼區別?哪些是你重點想推薦,中國可以借鏡的?

小蘭:區別還是比較大的,畢竟國情不同,瑞士的醫療和護理做的比較精細,這也是瑞士人一貫的精神。比如說:

1. 有競爭,但沒有考試的壓力

十幾年前我在伯恩的某護理中心,那時國內的護理院還寥寥無幾,瑞士的老人院和護理院管理已經非常成熟,無論是設備和人員的培訓,他們都有自己的一套做法。一般不會要求參加理論或操作考試。工作的年資和能力會與你的工資相稱,形成良性的競爭力。

2. 全職或非全職,你做主

在國內幾乎只有全職,part time的工作基本是沒有的。但在瑞士,我們這裡有個別同事選擇上三個月或半年全職的班,再花幾個月的時間去旅遊,回來再找別的工作,時間相對比較靈活。

3. 培訓制度不同

在國內,護理員很多是不用在職培訓的,護士培訓一般是三到四年,還有就是專科、本科、研究生和博士的課程。國內的培訓起點比較高,文憑也比瑞士的要求高。國內的護士一般比較少做基礎護理,在瑞士尤其是老人院,護士很多還是要負責基礎護理。

4. 會議少,效率高

我們每月有兩次會議,一次是有關病人的信息交流和討論,一次是員工的。很多是以討論的形式展開,不是領導在上面講,員工在下面聽。如果遇到意見分歧,大家可以舉手投票表決,瑞士的民主制度由此也可以體現。我們科室的很多制度是大家共同制定出來,然後存檔,每年做一次更新或修改。

至於說是借鏡,國情不同,很多東西在國內行不通,比如Spitex要想和瑞士一樣在全國各地普及,應該比較困難,但可以在小範圍內推廣。瑞士的護理院和老人院應該有很多值得借鏡的地方,不管是從管理還是設備方面。

瑞士資訊swissinfo.ch:Spitex是什麼性質的機構?其資金從哪來?

小蘭:醫療和教育機構一樣,屬於非營利性質,病人的利益第一。很多公共醫療機構是屬於政府,盈虧是政府部門的事情,這也決定了醫護人員拿的是死工資。 Spitex屬於公立,其協會是一家非營利性組織。當然也有一些私人的Spitex機構,費用一般和公共的醫療部門一樣,90%由保險公司和政府部門承擔,病人自付的部分只有10%。一般的公立Spitex是不可以因為沒有盈利而拒絕接收病人的。

無論再偏僻的鄉村,都有Spitex人員的身影。 © KEYSTONE / GAETAN BALLY

瑞士資訊swissinfo.ch:Spitex怎麼運行,你的日常工作是怎樣的?

小蘭:Spitex是一家護理機構,除了小部分的管理人員和財務人員以外,主要是護理人員。一般是醫院或者家庭醫生開出醫囑,以電話、傳真或者郵件的形式和我們聯繫,護理人員再和病人聯繫,上門與病人以及家屬談話,全面了解病人的需求。

Spitex內部只有護理人員沒有醫生,但有一個工作網,多邊的工作關係,病人、病人家屬、家庭醫生、專科醫生、醫院、藥房、理療師和一些助老部門等。護理人員大多數時間要麼在病人家裡,要麼在去病人家的路上,偶爾在辦公室打電話或者安排護理計劃。

在大一些的Spitex,週末和晚班基本只有一個執業註冊的護士,還有3-8個非執業護士或護理員,各自開車或者騎自行車去病人家裡。護士更多是負責一些治療工作,比如中心靜脈留置輸液、傷口換藥、對藥、測血糖、打針等,如果出現意外情況,其他的護理人員不能處理的,電話聯繫護士上門去處理。

記得有一次上晚班,接到同事的電話,說某病人傷口噴射狀出血,我幾分鐘內到達,一邊包紮按壓傷口,一邊打電話給急救中心,剛放下電話一會,救護車就已經在樓下了,這速度,也體現了瑞士完善高質量的醫療體系。

很多人對Spitex的理解是照顧在家不能自理的老人,但還有很多是其他方面的,比如手術後的一些病人,傷口換藥或者輸液的病人,不同年齡階段的,還有就是兒童部門,臨終關懷的部門和心理護理工作小組等等。服務的對象可以從新生兒到臨終的老人。

瑞士資訊swissinfo.ch:如果有人沒錢負擔不起護理醫療費用怎麼辦?

小蘭:瑞士有一套完整的社會體系,以病人的利益為中心,避免出現沒錢負擔不起醫療費用的情況。正如我前面說的,90%由醫療保險和政府部門承擔,瑞士是全民強制醫保的。如果10%的費用病人還是無法承擔,可以申請社會補助。

比如我的一個病人,退休金滿足不了他的基本生活需求,他每個月可以得到一筆生活補助,醫療護理費用不用自己承擔。如果生活不能完全自理的病人,還可以有人上門幫忙打掃衛生,購物和洗衣服。 Spitex也有家事服務,這樣的費用比較昂貴,但政府部門還是會承擔病人負擔不起的費用。老有所養在瑞士能夠很好的體現。

瑞士資訊swissinfo.ch:你工作中記憶最深的是什麼?

小蘭:我曾經負責的一個病人和我的關係一直比較好,遇到節日,她會給我的孩子準備巧克力。當她得知我要搬家離開那個城市,不再那裡工作的時候,她流著眼淚握著我的手說:“我可能再也見不到你了。”那種傷感、成就、糾結感交織在一起的感覺,令人很難忘。

瑞士資訊swissinfo.ch:你認為,護理工作人員最重要的品質是什麼?

小蘭:慎獨。不管是在醫院或者其他醫療護理機構,很多時候是一個人在工作,不僅要膽大心細,忙而不亂,而且要在沒有人看得見的時候一如既往的完成自己的事情。尤其是在Spitex,當你從病人那裡離開,要對得起自己的內心,職業道德尤其重要。

瑞士資訊swissinfo.ch:工作中,你一定接觸過不少老人,一般瑞士老人臨終最關心的是哪些問題?安樂死的病人呢?

小蘭:是的,有不少老人。我們一般建議年紀大一些的病人或者有重大疾病的病人寫一份生前遺囑(Patientenverfügung),特定的和醫療護理有關的遺囑,比如昏迷情況下需不需要上呼吸機或者人工呼吸,緊急情況要不要去醫院搶救治療等。

有一些臨終的病人選擇在家裡安靜地離開這個世界,也有一些病人會選擇在某個特殊的臨終關懷機構走完最後的人生階段。近年來選擇安樂死的病人有所增加,這個由專門負責安樂死的部門和他們聯繫,Spitex一般不參與這方面的工作。

瑞士資訊swissinfo.ch:作為一個外國人,在這個行業工作最大的困難是什麼?

小蘭: 最大的困難我覺得應該是建立良好的護患關係吧。因為語言和文化背景不同,不管在這邊工作生活多久,畢竟德語不是我的母語,每個地方的瑞士德語都有一些差異,偶爾會有一些交流的困難。很多時候書寫護理計劃或者護理記錄還是不如母語來得容易。

一個亞洲的面孔,病人在初次接觸的時候,會有所顧忌和疑慮,所以我會盡量和病人建立信任,尊重他們的文化,時間長了,問題就會慢慢變小。當然,也有一些對中國文化很感興趣的病人,中國面孔有時會很受歡迎。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