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借腹生子引来的恐慌

发展中国家的借腹生子生意国际走红

发展中国家的借腹生子生意国际走红

今日社会,“购买”一个婴儿在技术上是完全可能的事情。一些发展中国家为国外提供“借腹生子”的系列服务:服务周到,费用合理。

瑞士电视台的《环视》节目中的一个报道在瑞士引起了人们的惊愕:一名52岁的伯尔尼女性从格鲁吉亚的一位代孕妈妈那里带回了一个小孩。

但是这个孩子却被这位女性居住地的监护权管理部门抱走,原因是这位伯尔尼人的儿子曾两次因性犯罪而被判刑,而他也将要和他的母亲一起照顾这个孩子。

正如在其他大部分欧洲国家一样,在瑞士“借腹生子”也是受禁止的行为。但是在格鲁吉亚(Georgien)和印度却有着“代孕医院”,在那里这种行为是合法的。

瑞士官方强调,搞清有多少瑞士人绕过国内的禁止,在他国通过借腹生子而完成自己求子夙愿的数字非常困难。

这位伯尔尼女性通过一个格鲁吉亚的“代孕代理公司” 完成了“借腹生子”过程,得到了一个孩子,这个过程所需费用在15000-30000欧元之间。价格根据代孕妇女尝试直到怀孕的次数决定。代孕母亲最后得到约9000欧元的报酬。

  

来自世界各地的“借腹生子”客户还可以接受卵子或精子捐赠。客户们得到一张名单,上面有代孕女性的照片、年龄和人种等详细资料。

代孕女性和孩子的权利

反对借腹生子的人认为,这些贫困和发展中国家的女性,因为没有其他出路挣钱养家,才走上这条路。一般情况下,代孕女性都有自己的孩子需要抚养。

格鲁吉亚政府并不认为代孕女性与孩子的关系应该受到法律保护,就算这位女性用自己的卵子为他人生子也一样。在那里,孩子的出生证上直接用父母的名字登记。其他国家,还要增加一道手续:代孕女子必须同意孩子过继给别人,这样就是对其亲生母亲身份的承认,尽管她或许并不是使用自己的卵子怀孕。

Terre des hommes救助机构领养部门负责人Marlène Hofstetter对swissinfo.ch说,无子嗣的父母通过国际代办处寻找贫穷的代孕女性,借腹生子的做法纯属“利用”行为。

她说:“大家都知道,母亲和孩子的关系会在怀孕过程中培养起来,一个女性身怀六甲9个月之久,却不允许与孩子有任何精神上的联络,是件很残酷的事。”

虽然她会得到报酬,但依然处于不稳定的经济状况之中。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孩子有无权利知道自己的生身父母是谁。借腹生子的夫妻有权隐瞒代孕母亲的身份。“最后将是什么情形我们很难预料,孩子的家长会说出实情吗?” Hofstetter女士表示怀疑。

什么国籍?

尽管那位伯尔尼的母亲为“她的”孩子弄到了一本临时护照,但是那个问题依然存在:谁是孩子的生身父母,他们的国籍又是什么?

联邦婚姻事务局副局长Cora Graf-Geiser表示,如果对于有些内容表示怀疑,州政府不会接受国外的出生证,。

因此“到国外去借腹生子的夫妇,不能确保是否能将孩子带回瑞士,因为他们只有出生证。” Graf-Gaiser说。

瑞士绝对不是唯一的国家,对于到国外去找代孕母亲生子的做法加以约束。德国也有与瑞士相似的规定,明确禁止本国人去国外借腹生子,比如一对德国夫妇到印度去请代孕妈妈生了一对双胞胎,但却不知道怎样带回德国。

而格鲁吉亚代孕妈妈中心负责人Tamara Khachapuridze认为,禁止代孕母亲生的孩子入境的国家,是不尊重家长和孩子的基本权益。

她说:“有时候,孩子和家长被分开,领事馆做出这种事情简直就是耻辱。”

有利于医学发展

瑞士再生医学协会主席Gabriel de Candolle表示:“瑞士这方面的法律属于世界最严格之列。”这位主席表示政策应该放宽,这样也有利于医学的发展。

  

最先跨出的一步应该是允许女性为体外授精捐献卵子,直至目前只有男性允许捐献精子。

  

De Candolle说:“第一反应,我反对借腹生子,因为一名32岁或者35岁的女性,如果患有不孕症,首先必须接受医生的治疗,她们有权得到医药帮助。”

  

“但是一名45岁的女性如果不能怀孕,则是因为她的卵巢已经太老了,尽管她或许其他方面都还很健康。对于她们来说,医药已经无法再帮助她们怀孕了。”

代孕妈妈

代孕妈妈是指那些在9个月的孕期中将子宫租赁出去,为其他女性生孩子的女性。

代孕妈妈可以接受顾客的的精子受孕。

也可以将这对夫妇的受精卵植入子宫。

信息框结尾

瑞士法律及代孕妈妈

在瑞士所有形式的借腹生子行为都是宪法所不允许的。

在国外签署的借腹生子协议在瑞士不受承认。

瑞士官方无权认可任何违反瑞士法律的外国文件。

瑞士驻格鲁吉亚大使表示:“借腹生子协议就属于这类文件。”

所以瑞士大使馆无权为代孕妈妈生的孩子发放护照或者旅游所需文件。

信息框结尾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