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世界舞台上的瑞士:从二战后到疫情中

1945年二战结束后,一队美国大兵愉快地走出卢塞恩火车站。他们是来这里集体度假的-由美国政府出资,作为对他们战争贡献的奖励。 Keystone / Str

75年前,当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欧洲和世界上大部分地区都是满目疮痍,唯独瑞士的情况却很好。历史学家Jakob Tanner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分析讲述了战后时期的瑞士及其对瑞欧关系的长期影响。

Jakob Schönhagen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瑞士是怎样度过二战末期的?

Jakob Tanner:瑞士可谓是“松了口气”。当时瑞士社会处于“悬空”状态,人们感到前途未卜。经济方面,瑞士因为其完好的基建和高效的工业脱颖而出。但与此同时,人们的情绪出现了两极分化:自二战中期以来,劳资纠纷越来越多,人们开始为未来筹谋。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瑞士在二战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瑞士无法摆脱欧洲的势力范围。对欧洲来说是,瑞士是贸易中心、黄金转盘、特务机构热点、转移资产的安全港湾和受迫害者的避难所-尽管瑞士政府于1942年对逃难者关闭了国境。

Jakob Tanner,苏黎世大学社会和经济史研究中心名誉教授,被认为是瑞士当代最重要的历史学家之一。 Keystone / Steffen Schmidt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人们现在总会说到“漫长的战后时期”。这段历史时间对瑞士有何影响?

到了1948年,重要决定已经尘埃落定。战争结束时,女性们期望她们在战时做的巨大贡献能以获得选举权的方式得以回报。但联邦议会却坚持认为,民主是男人们的事情。到最后,民主制度力量减半,男性服兵役制度的过度发展,瑞士女性在1971年之前,都不得参加投票。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在同一时期,新的国际秩序也正在建立。

瑞士密切跟进了联合国的建立过程。1920年,瑞士加入国际联盟;1945年,人们意识到这个中立小国依赖于新的安全架构。但是瑞士更愿意保持政治旁观者的角色,因此很快撤销了加入联合国的计划。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在欧洲也是如此吗?

战后,瑞士是欧洲运动的据点。但是,该国施行的是“独行侠”政策。主导的观点是,欧洲必须变得“更瑞士”,瑞士才能变得“更欧洲”-过去是这样,如今也是如此。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这种背景下,瑞士在很长时间里,以“特例”身份示人。1945年以来,瑞士的发展也是独一无二、与众不同的。

每个国家都有这样的独到之处。从这个角度看,只存在“与众不同”的道路。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和很多共同之处?

对,比如所有欧洲国家都经历了经济奇迹。而瑞欧关系之紧密不仅仅表现在经济领域。成千上万劳动力的流动也为经济的迅猛发展创造了条件。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冷战结束又是一个契机。

只是乍看如此。因为随着经济的国际化,瑞士的国家神话淡化了。1992年,联邦委员会提出了加入欧洲共同体的议案。但同年年底,在人民党党魁大企业家布劳赫的带领下,瑞士右翼党派发起有力攻势,阻碍了瑞士进入欧洲经济区的步伐。从此之后,和欧盟保持精神距离的、人道、中立、繁荣的“小瑞士”形象从此树立-这一关系建立的后果至今仍感受得到。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我们这样就说到当下:很多人觉得,1945年以来形成的价值观和机构制度目前正受到冲击。

这取决于您怎么看待当前局势和新冠病毒危机。媒体不断提及紧急法案和二战时期的不确定性。但是,我并不觉得拿现在和当年的战争局势相比很恰当。相反,应该看到,1945年后,机构制度基础得以形成,而且极为稳固。联合国和1948年建立的世界卫生组织一直扮演着重要角色,而且“全球治理”的课题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成为当务之急。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