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小熊吉吉的死牵动瑞士万人心

(Keystone)

瑞士伦策海德的居民在去年6月份的时候有了一个新邻居,它酷爱甜食,“冰激凌盒舔得干干净净,土豆条儿就扔在一边”,居民们这样评价它。

它就是被动物学家们称为"JJ3"的小熊吉吉,已于2008年4月14日晚在瑞士被猎杀。吉吉之死,是熊的错还是人的错,它应不应该有更好的命运?瑞士一时间众说纷纭。

2007年6月,吉吉刚从意大利“移民”到瑞士的时候,才只有1岁大。尽管在意大利的隘口曾经伤害过羊,但自从踏上瑞士国土,它似乎就被瑞士的甜食迷住了。它最爱在深夜“现身”于林林总总的垃圾桶旁,然后掀翻垃圾桶,把里边的食品,特别是甜品舔个净光。

它也爱在蜂场“捣乱”,至少有12个蜂场受到了它的“拜访”。尽管还未伤人,但经常在居民区出入的它,已经引起部分居民的恐慌。为了让它远离居民区,猎人曾尝试用橡胶子弹“教育”它。

野生动物学家Hannes Jenny说:“我们不是没用橡胶子弹,而是用了5次!但它似乎只是有些扫兴,不过它‘出游’的时候,总算会注意点儿了”。

在人们依然犹疑,对“小男孩儿”吉吉该怎么办时,夏去冬来,吉吉终于“安生”了。在38只羊“神秘”失踪后被套上追踪项圈的它,躲在洞里冬眠,睡起了大觉。

吉吉“复出”

冬眠过后,吉吉又出现在居民的视野中。2岁的熊已可算是成年,长睡一冬后,吉吉格外饥饿。最近3周,它开始频繁地出现在瑞士的村落。尤其最近一周,几乎每晚都要将它从格劳宾登州中部的村庄中驱赶出去。

猎人尝试用爆竹、橡胶子弹教训它,让它不要靠近居民区,但都没有收效。与此同时,它变得越来越聪明,甚至慢慢地可以识别猎人们的汽车。它所带来的危险也与日俱增。

尽管还没有伤害过人,但格劳宾登州政府依然担心居民的安危,于是将吉吉从“问题熊”归类为“危险熊”,也因此发放了猎杀许可。

瑞士自然保护组织如“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等对此表示抗议,认为射杀并不是解决野生动物问题的办法。

但由此引发的舆论压力并没有使格劳宾登州改变猎杀的初衷,该州的狩猎督察员Georg Brosi说:“对吉吉来说居民区就等于食物”。它的这一猎食习惯没法改变,因为它的母亲就是这样教它的。

追本溯源:出身“名门”

一般动物都有怕人的习性,难道吉吉是个例外?不是的,它“亲近人”的原因,在于系出“名门”。

由熊妈妈Jurka带大的熊宝宝吉吉,丝毫不怕人。不过Jurka一家,已经因为太过“亲近人”的习性付出了惨重的代价。2006年,吉吉同母异父的兄弟“Bruno”在德国拜仁州被射杀,也引起德国很大争议。另一个弟兄至今“下落不明”。妈妈Jurka如今被“软禁”在意大利的一个围场内,还作了绝育手术,被剥夺了继续作妈妈的权利。Jurka一家,也由此成为“名门”。

这个“祖籍”斯洛文尼亚的熊之家,为何如此“亲近人”呢?罪魁祸首其实还是人。国家公园特伦蒂诺(Trentino)的Alberto Soffela愤怒地说:“都是食品垃圾惹的祸!在山间远足的人,2年前将装有肉食的食品垃圾扔到小屋门外,妈妈Jurka就开始带着它的孩子到处寻找食物垃圾”。这样养大的熊宝宝在开始独立生活后,也开始在人类垃圾中找食,然而它们却都因此而丧命。

Jurka最初是为了补充Trentino熊的数量而被“请”到意大利的。熊是非常聪明且适应性很强的一种动物,因此马戏团常有训熊表演。

不自由,毋宁死?

在射杀吉吉之前,瑞士曾掀起轩然大波,野生熊一旦进入人的领域,就必须受死么?当地村长Urs Häusermann表示,尽管当地让吉吉免死的呼声很高,但他也收到很多山林旅游者和爱狗人士的讯息,希望保护人与狗的安全。

伯尔尼Dählhölzli动物园也曾伸出橄榄枝,希望接收吉吉。但却遭到了格劳宾登州(吉吉经常出现的州)的拒绝。他们的理由是,动物园被囚禁的动物已经够多。

这也是事实,很多野生动物,面对突然被囚禁的四壁,都因失去自由而很快郁郁而死。然而活着,哪怕是被囚禁,难道不比死好么?

这个问题已经是一个人类的极限命题了,让一只熊来回答,未免太难为它了。不过人类最终替它做出了回答,它将被制成标本收藏在格劳宾登的博物馆中。

人与自然的老命题

一直以来,瑞士都以环保模范的形象出现在世人面前。在维持人与自然的平衡方面,瑞士确实做出了很多努力。然而当动物有可能危害到人时,瑞士的天平还是自然地偏向了人。吉吉的命运,在瑞士掀起了广泛的讨论,瑞士人开始再次探讨“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老命题。

和很多事情一样,说永远比做简单。高声呼喊“拯救自然”的口号容易,但当让人类做出真正地让步时,却是难上加难。动物显然不会投诉和抗争,当它们的环境被挤压,被迫与人共同生活在一个空间时,结论往往很简单:只有死亡或被囚禁。

在瑞士和德国会发生这样的事,在发展中国家也是一样。人总要首先考虑自身利益,然后才会想到不会说话的动物。人与自然,始终是个难解的命题。

瑞士资讯(swissinfo),宋婷

相关信息

瑞士的最后一只野生熊于1904年在恩加丁(Engadine)被猎杀。从此野生熊在瑞士被视为灭绝。

2005年从意大利Trentino的Val Müstair迁入一只被命名为"JJ2"或"Lumpaz"的熊。

2007年6月,吉吉"JJ3",也是"Lumpaz"和在德国拜仁州被猎杀的"Bruno"的兄弟,以及另一只熊进入瑞士格劳宾登州。

2007年7月,3只熊的母亲Jurka被圈养在意大利一个围场中。

2008年3月,吉吉冬眠结束,被定义为“危险熊”。

2008年4月14日,被猎杀。

信息框结尾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