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的日本人深深牵挂家乡的亲人



多么镇静!排队领取食物的日本受灾人民

多么镇静!排队领取食物的日本受灾人民

(Reuters)

生活在瑞士的日本人,在福岛海啸地震之后,非常惦念他们的家人,并希望向家人伸出援助之手。但是,他们对家人来瑞士的邀请大多遭到家人们的拒绝。

随着福岛核电站情况的日益严重,生活在瑞士的日本人对家乡亲人的牵挂也随之与日剧增。这是一种怎样的情感?是不是信息来源不同,产生的反应也不同?对于灾难的不同反应是因为远离家乡还是因为文化差异?

为了得到这些问题的答案,swissinfo.ch采访了三名生活在纳沙泰尔、伯尔尼和施维茨的日本女性。她们都有家人生活在东京或周边地区。

差异

生活在纳沙泰尔,今年50岁的中村美千子(化名)这样告诉swissinfo.ch,“我给家里寄了含碘的药片。可是他们却反问我,这是为什么?也就是说,他们根本未感觉到紧迫性。这在某种程度上让我受到安慰。”

“我的一位生活在瑞士Mühleberg核电站附近的朋友,告诉我瑞士政府每5年会向核电站附近的居民发放含碘的药片,因此我才想起给日本的家人寄这种药。”

美千子说:“至于我日本的家人为什么对于危险毫无察觉,可能是因为他们得不到相关信息的缘故。据我妹妹说,她工作的养老院,是因为富岛地震导致停电之后,才引起了恐慌。老人们不停地找她,所以她忙得脚朝天,根本没时间搜索信息。她很累。”

而中村美千子则在瑞士每天通过网络和电视关注日本的消息。她说:“出现一次事故,政府就会出来表示:‘没问题’。但是却没有拿出紧急情况处理计划。”

避重就轻

Yasuko Wigger,40岁,伯尔尼的舞蹈教师也同样感到了日本和瑞士之间,人们对于这场灾难的反应差异。她说:“我写信给我东京的朋友,建议她戴口罩和别沾雨水,以免受到辐射。”而这位朋友却回信说:“现在最大的危险是有可能再地震。你根本不了解我们这边的情况,你离得太远了。”

在海啸发生之后,瑞士媒体马上就报道了,如果反应器内部的水无法得到冷却会造成怎样的危险。而在日本两个星期之后,媒体才做了相关报道。

因此人们不得不提出这样的问题:这种不同的信息报道会不会直接影响到对灾难的认识和态度呢?泰子(Yasuko)认为会。她的一位在日本的科学家朋友告诉她,他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他不相信政府的言论,这也是为什么一位教授从东京“逃往”大阪的原因。也就是说,那些知情者,比如科学工作者,他们知道事态的严重性。

照顾福岛难民

泰子邀请她的父母来瑞士居住一段时间,但他们对此一点都不感兴趣。“我父亲79岁了,他是一名生物教师,母亲正在照顾从福岛过来的一些难民。”

母亲对她说:“我现在很忙,要照顾难民,自己逃到瑞士去,时间不合适。我已经活了这么长时间了,我不怕死。”

若野(Wakano Schmidt),42岁,住在施维茨州,她的父母住在东京市区之外的神奈川。

“我丈夫建议,至少应该让我的母亲来瑞士。”若野说,“但是我的母亲不愿离开日本。这我已经在电话里感觉到了。就算她受到辐射,她也愿意在她居住的地方结束生命,这我完全可以理解。如果要邀请家人来瑞士,最好考虑家庭的年轻成员。”

瑞士人的同情心

三名日本女性对于瑞士人对日本灾难的反应感到吃惊。“瑞士人与日本人的举止基本一致。最初他们不表示什么,几天之后才表达同情。他们都向我们表示,如果有必要,愿意为我们从日本来的家人提供住处,这令我们非常感动。”

中村美千子也想让她的家人来瑞士,旅行社的工作人员马上为她预定了5张机票,并提出她的家人可以住他家。

“最后只有我的侄子和侄女会来两周,因为学校放假,那位旅行社工作人员很失望,他以为他们俩会作为核泄漏难民在瑞士待4个月。” 

镇静和尊严

瑞士人对于日本人在灾难面前表现的镇静和尊严感到敬佩。“起初我以为瑞士人这样说,是在笑话日本人过于迷信政府,后来我发现这是他们的真实想法。”美千子这样说。

而她自己却对日本人这种处事态度感到气恼,她说:“日本人不会表达自己,如果他们不满意,他们不应该忍着,应该说出来。”

泰子对一幅画面印象特别深刻,一队日本人在商店前静静地排队。很黑,因为停电,但人们就那么静悄悄地在等……

泰子表示:“应该放弃核电站,寻找其他途径”。从3月11日开始她就很忧郁,她感到离家远是那么的无能为力。

瑞士的安全舒适和日本的灾难形成那么大的反差,泰子说:“我有一种巨大的需求,想做点什么,与家乡的人一起承担命运的安排。”

瑞士的义演

4月10日:在温特图尔的“春天节日”期间举行捐款活动。 

4月10日:纳沙泰尔Zuinokai合唱团音乐会义演。

4月12日:苏黎世Tonhalle19:30音乐厅音乐会义演。

4月19日:巴塞尔Casino19:30室内音乐会义演。 

信息框结尾

核危机

东京电力公司Tepco是福岛反应器的运作商,从4月初开始将11500吨带有微量辐射的水排入太平洋。

这些冷水在核电站存放机器的大厅中汇集,对修复工作造成阻碍。 

根据绿色和平组织的说法,日本官方的言论“漏洞百出而且自相矛盾”。该组织呼吁,必须对核污染进行更加深入的检验,尤其是针对蔬菜和牛奶。

在地震和海啸发生三周之后,警方的数字是,死亡12157人,失踪15496人,这些失踪的人都是被巨浪卷走的人。

欧洲委员会已经向日本提供救助资金1000万欧元:这是针对30000救助对象的款项。

信息框结尾


(译自德文: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