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忘却的瑞士才女们

Eva Aeppli1955年创作的炭笔画《Nyon》 Eva Aeppli, Foto: SIK-ISEA, Zürich

2019年,瑞士多地将举行一系列女艺术家作品展,目的在于把公众的关注吸引到女性艺术家身上。这可谓是当务之急:19、20世纪的众多女艺术家早已被世人所淡忘,在瑞士也不例外。通过这一系列报道,我们向你介绍那些值得被再次发现或者直到死后才华才被发掘的女艺术家们。

此内容发布于 2019年06月04日 - 16:37
埃斯特·翁特芬格 (图片编辑), Alexandra Kohler (文)

Eva Aeppli (1925–2015)

2006年,Eva Aeppli在巴塞尔汤格利美术馆(Museum Tinguely),她身后是其名为《十大行星》的作品。 Keystone / Georgios Kefalas

从20世纪50年代起,Eva Aeppli开始创作自己个性浓烈的作品。出生于瑞士阿尔高州Zofingen的Aeppli在巴塞尔长大成人。1951年,和第二任丈夫-瑞士鼎鼎有名的艺术家让·汤格利(Jean Tinguely)-一道,Aeppli首次前往巴黎。就这样,她生命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定居在了法国,最终于2015年在法国离世。

Aeppli的艺术作品形式多样,但鲜明的性格贯穿始终。无论是偶人、编织物,还是富有张力的绘画,以及惯用的深色系 – 她的艺术品一直在表现人类贫瘠、禁欲的状态。

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Aeppli创作了一系列表现头骨、面孔,甚至是尸体的大幅绘画。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现实:集中营的残暴和百姓的苦难对这位女艺术家笔下的人类构象产生了巨大影响。

一些评论家把Aeppli的艺术误读为悲观和黑暗的反映。她富有表现力的作品也并不应和当时的艺术风潮。波普艺术、新现实主义才是那个年代艺术届的宠儿。

不管怎样,Eva Aepplis的艺术始终传达着自己的道德信号。上世纪80年代以来,她的作品得到了公众的接受及认可。


我们通过全面的数据分析,对瑞士博物馆中女性艺术家的可见度进行了详尽调查。我们将在6月7日公布调查结果。如果您希望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报告数据,请在下方注册。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