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阿尔卑斯影片主人公描述"快乐的感觉"

笔直的山脊被称为“死亡峭壁”

IMAX巨幕电影《阿尔卑斯》的主人公约翰·哈林三世(John Harlin III)告诉swissinfo,他希望借助这部纪录片的成功来促进山体保护。

瑞士也是这位美国冒险家、作家和编辑成长的地方,这次他讲述了自己对阿尔卑斯山脉的热爱,以及困扰世界高山社区的难题。

电影《阿尔卑斯》目前在全世界各电影节和IMAX影院被播映。在最初的5个月里,就有10万多人买票去瑞士交通博物馆(Transport Museum)的IMAX影院观看这部巨幕影片。

这部电影在瑞士国内外都取得巨大成功。它给你的生活带来了什么变化?

为了把这部影片介绍给新的观众,与更多的人分享我对瑞士、高山、我的家庭和父亲的爱,我的足迹遍布北美各地,最近又去了伦敦,这是一个极其美妙的过程。当我在伦敦放映过该片后,有位瑞士人走过来跟我说,“噢,这部电影真的让我为自己是瑞士人而自豪”,听到这话的感觉真棒。

瑞士是你的第二故乡,而且你生活的大部分时光在高山社区度过。山峰有什么吸引你的地方?

我也喜欢其它环境。并不是说我就只喜欢山。但山蕴含着许多东西-它们各自的特色和挑战。我想最主要的还是它的美、它的对比性。我最喜欢的是白色山峰映衬着的翠绿山谷。

很多人喜爱去作喜马拉雅长途探险,或去冬季时的南北两极,在那里只有一望无际的雪原,但这不属于我。我喜欢的是一种对比-在冰川和岩石之间来回,以及那种垂直感,然后下降至绿色、充满生机的世界。由这种转变而来的是一种快乐的感觉。

这是为什么你如此热爱瑞士?

这基本就是我热爱的瑞士的原因。我热爱阿尔卑斯山脉和北美的山峰。它们非常不同。北美的山峰大部分都很荒凉,象多数北美人一样,我去那里是为了寻找荒凉的经历。我们没有可以带我们去任何地方的(高山)牵引设备。

但我喜欢来阿尔卑斯山,吃在山顶的餐馆,住在山上的小屋,并与全家人团聚。山已更多融入当地的文化。

在你的有生之年,你看到的山区环境有什么样的变化?

它的变化表现在许多方面。当我们1959年第一次来到欧洲时,到处都有很多垃圾,尤其是在我们度过不少时光的法国。他们热爱山峰,但却缺乏象在北美已经发展起来的对户外环境的尊重。现在我再回来,看到了更多对山峰采取的保护性措施。不过,牵引设备当然也泛滥了。

我认为欧洲人曾有过的“我们哪儿都能去,对山峰什么都能干”的态度已经过时,现在是这样一个阶段-人们开始自问,“等一等,我们需要保留一些空间,我们需要禁止人进入某些区域”。

这部电影会把你带向何处?你还有没有类似项目的想法?

我的整个事业基本以娱乐新闻为主,尤其是登山、背包旅行和野生旅游,我以前写过一系列导游手册,现在我为美国登山俱乐部(American Alpine Club)编辑《美国登山杂志》(American Alpine Journal)。

但多年以来,我总想改变自己关注的焦点,我正开始探索可持续发展问题-怎样保持山体的原始性,如何让人们发展社会和经济标准,使他们仍能住在山区而不破坏环境。

你打算进行或领导什么样的项目?

开始的时候,我可能关注瑞士人对本国的山峰所采用的措施,以及他们怎样将其应用于别处。我认为经常发生这样的情况:一些项目只在某地开发,而居住在世界其它山区的人们并不了解这些项目。所以我希望通过写书,更多通过建立用以分享信息的网站,也可能通过报导这些项目的电影或电视系列剧等方式,来促成这种交流的过程。

那么,瑞士在哪些方面可以是喜马拉雅地区或南美的高山社区的榜样?能否举个例子?

比如阿尔卑斯畜牧草场的共享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在格林德尔瓦尔德(Grindelwald),当地人找出一种社区模式,既能在不使草场退化的同时充分利用资源,还保证了各个家庭之间的共享……世界各地有很多过度放牧的地区,也许他们可以在这方面学习瑞士的经验。

瑞士还有许多水力发电站,这是一个非常注重发展科技的国家。

swissinfo采访记者:Dale Bechtel

IMAX巨幕电影《阿尔卑斯》

2007年发行的这部巨幕电影以壮丽的瑞士阿尔卑斯山脉作为背景,讲述了约翰·哈林三世由北面路线登上艾格峰(Eiger)的故事。

在哈林只有9岁时,他的父亲在攀登这座山峰时殉难。他踏上这次的冒险之旅,是为了驱散父亲之死留下的阴影。

1962年,他的父亲约翰·哈林二世成为第一位由北面登上艾格峰顶的美国人,这使他执迷于成为第一个找到攀登几乎垂直的1800米崖壁的中央直线路线的人。

4年后,在他的一次“直线攀登路线”(direttissima)尝试中,由于绳索断裂,他坠崖而亡。

约翰·哈林三世与他的妻子和女儿现居墨西哥瓦哈卡(Oaxaca)。

信息框结尾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