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我们记忆中的中国》第一辑

主栏目

相关内容

在中国的“开门”与“关门”

此内容发布于 2017年06月25日 门和桥有一个重要的共同特性,它们都可以被看做是用于联系的工具,同时它们也用于分离,将事物分为一边和另一边。但是门和桥之间也存在着显著的区别,格奥尔格·齐美尔发现,桥所分离的更多是天然存在的分离,再由人类活动将这一天然的分离连接起来;而门,无论是分离还是联系均倾向于人为。

相关内容

我在上海学习汉语的日子

此内容发布于 2017年04月09日 1983年9月,我通过当时就读的苏黎世大学的一个中瑞学生交流项目,来到中国上海的复旦大学进行了一段时间的汉语学习。我先是坐飞机到了香港,然后再坐火车到武汉,最后坐轮船沿着长江航行。在一辆时速仅为40公里,且到处挤满了人、叫人透不过气来的慢车的硬座上度过了漫长的时间后,江上的清新凉爽的空气让人精...

相关内容

80年代留学中国的外国留学生

此内容发布于 2017年04月02日 1983年9月,我通过当时就读的苏黎世大学的一个中瑞学生交流项目,来到中国上海的复旦大学进行了一段时间的汉语学习。我先是坐飞机到了香港,然后再坐火车到武汉,最后坐轮船沿着长江航行。在一辆时速仅为40公里,且到处挤满了人、叫人透不过气来的慢车的硬座上度过了漫长的时间后,江上的清新凉爽的空气让人精...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