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军备控制 新武器可能引出"滑坡效应"



化学武器的库存正在慢慢被销毁。

化学武器的库存正在慢慢被销毁。

(Reuters)

随着世界各国库存化学武器的逐步销毁,化学武器的官方数目在不断减少。然而瑞士专家斯特凡·莫格勒(Stefan Mogl)警告说,新的武器种类需求必须得到密切监控。

最近化学武器登上了许多报刊头条-叙利亚政府发出警告,若外国介入目前该国的内战,叙利亚有可能使用化学武器。这一通告受到广泛谴责。

化学武器的最后使用是在上世纪80年代末,当时萨达姆·侯赛因统治下的伊拉克用它对付平民,造成灾难性后果。

施皮茨实验室(Spiez Laboratory)是瑞士的核、生物与化学防护研究所,身为该所化学系主任的莫格勒,还是禁止化学武器组织(OPCW)的科学咨询委员会主席。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如今管制化学武器有什么意义?

斯特凡·莫格勒:《禁止化学武器公约》(CWC,以下简称《公约》)于1997年生效,截止目前共有188个国家签署。原来已登记的化学武器库存数量惊人,超过7万吨,对这些武器的销毁仍在进行之中,且尚需时日。只有少数国家未加入该公约,这从某种方面解释了当前就叙利亚问题的讨论。

为什么要让所有国家加入该公约、摒弃任何化学武器计划的重要性,正在于此。该条约的另一目标,是要确保将来不会使用化学武器,这意味着整个民间社会不再把化学品的毒性用作武器。该目标会一直是本组织监控公约实施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我们是否该更密切地关注各政府与第三方?

莫格勒:这个问题有两个答案。《公约》的制订是要预防大规模化学战。从这方面,它是针对各国的武器管制与裁军条约。近年来,非公约缔结方对化学武器的使用已令人担忧,联合国1540号决议就反映了这一点。对大规模国家或非国家行为者计划的监控完全是两回事。

数量是主要区别。举例而言,如果看一看美国宣布已销毁的2.9万吨化学毒剂,俄罗斯宣布的4万吨,或是印度销毁的1000吨,这些都是工业规模计划。它们包括毒剂生产设施、特种军需的生产场所、测试设施、贮藏仓库等。

如果有人想制作少量战争用化学毒剂,数量在1-100克之间,因为制作规模太小,反而更加不易监控。你还可以想像一下投放这种毒剂的不同方法,不过不管怎样,其影响要小得多,其目的也并非《公约》所覆盖的战争目的。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许多推测都以为制造化学武器相当简单。这是真是假?

莫格勒:该认识实在过于简单化。这里有两个主要难点。首先是化学方面,得能够制造、合成出质量精确、性质稳定到足以贮藏的战争用化学毒剂。其次是至少有同样难度,甚至是更困难的问题,那就是化学武器在投放得当时才能起作用。从工程角度来看,这是个不易解决的棘手难题。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国际社会是否严肃看待化学武器的管制?

莫格勒:即使《公约》与负责公约实施的禁止化学武器组织并未受到舆论关注,我相信与其它裁军协议相比,两者已取得了巨大成功。随着大多数化学武器已被销毁,目前进入一个重要关头。未来几年的问题将是,什么是《公约》的关键,以及禁止化学武器组织应关注什么。我认为这会是预防化学武器的重新出现,包括针对哪些化学品可能被用于新武器的讨论。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我们是应该只关注大规模毁灭性武器,还是有其它值得我们担心的武器?

莫格勒:我相信存在一种几乎是全人类的国际共识,即不再容忍战争用化学毒剂及化学武器。我认为许多国家政府已明确了这一点,而这正是《公约》的成就。另一方面,仍有些悬而未决的问题围绕着有时被称为执法化学品的潜在新型化学品,在特殊条件下的特殊行动,会考虑使用这类失能性化学制剂。因此这些制剂有可能会成为化学武器讨论中的一个话题。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在2002年莫斯科发生的剧院人质危机中,有人死于警察使用的失能性毒气。这是否算特殊事例?

莫格勒:我以为手头的关键难点是,有时很难分辨什么是执法行动,什么是作战状态。这会引发许多棘手的法律问题。

对现场指挥者而言,在发生旁观者或人质与对立战斗者夹杂在一起的情况,要处理就非常困难。他们的唯一反应是使用轻武器,由此产生的需要,是一种能让他们分辨好人坏人的武器。

这听起来很让人动心,可我们得警告大家,现在的化学做不到这一点,而失能性化学品也是有毒的。它们会造成伤害,也难以与更传统的战争用化学毒剂相区分。失能性毒剂可能引出滑坡效应,也许会侵蚀如今的禁止将化学品用作武器之准则。这便是为什么国际社会必须在什么是《公约》可接受的,和什么是《公约》不可接受的之间,划出明确的界线。

化学武器种类

两大类:神经性毒剂和糜烂性毒剂。

有些神经性毒剂的目的是致命,另一些则为了造成严重损伤。

通过呼吸道吸入或眼睛、皮肤接触,化学毒剂能使人中毒或受伤。武装部队(及某些第一急救组织)所配备、装有适当过滤器的防毒面具与防护服,能提供足够的保护。

在无防护措施的平民和城市环境下使用化学武器,可能具有极大危险性。不过根据天气条件的变化,它们可能在一段时间后消散。

来源:斯特凡·莫格勒,施皮茨实验室

信息框结尾

《禁止化学武器公约》

《禁止化学武器公约》通过禁止缔约方对化学武器的开发、制造、获取、贮存、保留、转移或使用,旨在销毁整个一类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各缔约方则必须采取必要的措施,对其管辖范围内的个人(自然人或法人)实施禁令。

所有缔约方已同意销毁其可能持有的全部化学武器库存、生产设施,以及各自在过去弃置于其它国家境内的所有化学武器。《公约》缔约方还同意就某些有毒化学品及其前体设立核查制度。

禁止化学武器组织被委以《公约》的实施任务,包括核查遵行情况,和提供一个缔约国间的咨询与合作论坛。

来源:禁止化学武器组织

信息框结尾


(译自英文: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