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年轻人希望在联合国舞台上取得哪些成果

来自巴西的土著人权利捍卫者哈曼凯·帕塔克索(Hamangai Pataxo)曾出席2019年在驻日内瓦联合国欧洲总部举行的青年活动家峰会。今年六位年轻变革者受邀展示他们对全球挑战的解决方案。 Keystone / Salvatore Di Nolfi

青年活动家峰会(Young Activists Summit)将年轻人汇集到地处日内瓦的联合国欧洲总部。这个拥有76年历史的国际组织对他们而言意味着什么?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11月17日 - 09:00
Dorian Burkhalter (文), Katharina Wecker (视频)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2021年青年活动家峰会将于明日召开,届时各国青年将齐聚驻日内瓦的联合国欧洲总部。在峰会当天,来自世界各地的六位青年活动家将有机会发言,介绍他们为应对全球挑战所做的工作,并与参加活动的其他青年变革者进行线上和线下互动。

年龄最小的吉坦贾利·拉奥(Gitanjali Rao)只有15岁。这位美国科学家的发明成果被用于检测饮用水污染,及防止鸦片类药物成瘾和网络霸凌。2020年,这些成果使她被《时代》杂志评为“年度风云儿童”。年龄最大的卢尔·马恩(Lual Mayen)今年26岁,他出生于饱受战争蹂躏的南苏丹,并在难民营中长大。如今他致力于开发促进和平的视频游戏。

非政府媒体组织dev.tv的主管和青年活动家峰会创始人玛琳娜·武特伦(Marina Wutholen)表示:“我们并非只寻找完美的神童,因为领导社会运动也在于有想法、能落实、敢尝试、会改进。”

武特伦说,尽管受邀前往日内瓦的六位活动家拥有非常亮眼的简历,但最重要的是,他们正在研究具体的解决方案,能够激励其他地方的青年争相仿效并解决类似问题。她说:“如果这些解决方案在肯尼亚有效,那么它们可能也适用于亚洲或南美洲。”

青年活动家的解决方案涉及众多领域,包括恢复珊瑚礁、取缔女性割礼、鼓励回收利用、消除贫困和促进可持续农业。

露易丝·马布洛(Louise Mabulo)的视频简介,她也是今年受邀的六位青年变革者之一:

青年领导的社会运动

近年来,年轻人一直处于社会运动的最前线。格蕾塔·通贝里(Greta Thunberg)曾号召全世界数百万学生罢课,要求政治领导人采取气候行动。该如何看待这种趋势的成因呢?

日内瓦大学(UNIGE)高级研究员贾思敏· 罗伦齐尼(Jasmine Lorenzini)说:“我认为根本原因在于教育和培训内容的改变。年轻人在学校接受教育期间,随处都有关于可持续发展、环境和气候危机等问题的讨论。”

罗伦齐尼说,年轻人获取信息的渠道更加广泛,对社会问题的意识不断提高,再加上长期以来他们对政治机构的信任度持续下降,这些因素都为格蕾塔·通贝里等风云人物的崛起和引发全球运动创造了绝佳的条件。

一项关于“格蕾塔·通贝里效应”的研究发现,那些更了解这位瑞典少女活动家的人往往更相信自己也能有所作为,并且更有动力采取环保行动。

在瑞士,青年领导的社会运动也吸引了老一辈人参与。罗伦齐尼说,这在一定程度上与瑞士曾经出现的环保运动有联系。在上世纪70、80年代,反核和环保组织在瑞士非常活跃,他们发起运动占领了核电站的拟建场地。她认为,当年轻人开始抗议气候变化时,一些昔日的运动参与者可能会受到感召,从而再度加入到气候运动中来。

“我们经常说青年运动--这种说法没错,因为他们是组织者--但如果我们思考究竟哪些人上街游行并捍卫这些运动,你会发现这种说法有些以偏概全。”

罗伦齐尼表示,有些人可能会故意利用民众对这些运动的误解,来尽量贬低它们的意义,声称这些运动无法反映广大民众的意见。

但是,鉴于年轻人对政治机构的信任度下降,那么到底是什么吸引了年轻人来到联合国?毕竟联合国并不是一个反应迅速、行动利索的国际组织。

青年在联合国

武特伦说,青年活动家在峰会期间提出各自的解决方案时,会赢得一定的声望和认可度。她和同事们一起为这些活动家组织了一些会议,让他们与日内瓦及其他地方的专家建立联系并接受指导。

“我们看到,对于大多数参加峰会的活动家来说,参会后的人生格局与参会前相比很不一样。”

“日内瓦青年呼吁”(GYC)是另一项在日内瓦发起的动议,旨在向联合国传递青年的声音。该项目由日内瓦大学的学生在2020年初创建。

GYC的联合创始人伊娃·鲁维索托(Eva Luvisotto)表示:“我们希望解决的一个根本问题就是,目前缺少一个能让世界青年参与探讨全球问题的共同空间。”

2021年,GYC设立了一个数字平台,世界各国的年轻人可以在上面分享他们面临的挑战以及找到的解决方案。平台内容将被纳入《国际青年宪章》,可向联合国表明全球青年的立场。GYC的目标是在2022年4月主办首届全球青年大会,进一步完善其宪章。

鲁维索托同时也是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OCHA)的实习生。她认为,联合国往往受到许多批评,比如官僚主义现象严重,但这并非意在抨击联合国的主张,比如促进世界和平,而是旨在抨击该组织的运作方式。这些问题都可以通过改革来解决,而GYC希望能够提供解决方案。

诺亚·拉科托阿里乔尼纳(Noa Rakotoarijaonina)主修国际关系专业,作为GYC团队的核心成员,他说:“联合国代表的事物在全球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武特伦则透露,青年运动正越来越多地与联合国等成熟机构建立联系,他们与这些机构有着共同的价值观,并致力于解决类似的问题,但使用的策略和资源存在差异。“联合国有青年团体所没有的限制,反之亦然,因此二者携手合作非常重要。”

联合国致力于保护难民和海洋,消除贫困和饥饿,促进气候行动和性别平等;本周受邀来到日内瓦的年轻人也有同样的奋斗目标。他们正在制定值得国际社会关注和支持的具体解决方案。

(译自英语:瑞士资讯中文部)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

无法保存您的订阅。 请再试一次。
即将结束 请确认您的电子邮箱地址。 我们刚刚给您寄出了一封邮件,请点击邮件内的链接,完成订阅程序。

每周收到你应该了解的报道

现在注册,我们将头条新闻直接发送到你的电邮信箱中。

瑞士广播电视集团(SRG SSR)的隐私政策提供了有关数据处理的附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