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政府對與美國中情局有關的瑞士加密公司展開調查

楚格市Crypto公司 Keystone / Urs Flueeler

根據瑞士電視台(SRF),德國電視二台(ZDF)和《華盛頓郵報》的報導,數十年來,總部位於楚格(ZUG)的通信加密公司Crypto的秘密控制人是美國中央情報局和西德情報部門。瑞士政府週二證實,已開始對該公司涉嫌數十年間諜活動展開調查。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2月12日 - 10:20
SRF/Keystone-SDA/Reuters/dos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瑞士電視台(德)在報導中援引了一份280頁的文件報告,指出上述情報部門於1971年共同收購了該公司,表面上看,Crypto的直接控制人是一家在列支敦士登註冊的基金會。

在接下來的幾十年中,上述情報部門不斷監聽各國政府、使館和軍事司令部之間成千上萬條訊息。據稱,該間諜活動一直持續到至少2018年,全球範圍內有100多個國家被監視。

據報導,Crypto有兩種類型的加密產品:一種完全密保,另一種非密保。瑞士是為數不多的提供完全密保版本的國家之一。

美國中情局和德國聯邦情報局的情報檔案顯示,楚格加密公司(Crypto AG)數十年來一直被人為操作的加密儀器所監聽。超過100個國家購買了該公司的加密服務,而這個披著瑞士中立外衣公司的真實擁有者是美國中情局和德國聯邦情報局。

世界政治受到影響

通過竊聽某些國家誤以為加密的情報,世界政局受到影響 。

戴維營(Camp David):1978年9月,在埃及、敘利亞和約旦與以色列作戰慘敗10年之後的某一天,當時的美國總統吉米·卡特(Jimmy Carter)發起了一個“近東動議”,旨在平息以色列與埃及之間的對峙,雙方弓弩劍拔,互不信任。

卡特邀請埃及總統穆罕默德·安瓦爾·薩達特和以色列總理梅納赫姆·貝京來到美國總統度假村戴維營進行秘密洽談,經過12天的交涉,最後捋順了兩國關係,近東局面得以穩定。

從美國中情局的檔案可以看出,當時埃及總統與其他阿拉伯聯盟國家的談話在楚格加密公司的配合下受到了竊聽,這明顯意味著卡特當時在打一手已經暴露的撲克。

伊朗:1979年一月初,受美國支持的莎阿·雷扎·帕拉維(Shah Reza Pahlavi)在歷經數月的大規模遊行和全國經濟癱瘓之後,離開伊朗逃往美國,憤怒的伊朗大學生11月4日闖入美國大使館,抓走52名美國人作為人質。

因為當時美國總統卡特未能與伊朗革命領導人兼統治者魯霍拉·霍梅尼達成共識,所以阿爾及利亞出面調解,最後52名美國人在被扣押444天之後,終於在1984年1月20日獲釋。從美國中情局的檔案中不難看出,美國在當時談判中之所以佔明顯優勢,也是因為他們截獲了加密訊息。

阿根廷:1976年-1983年的阿根廷軍事獨裁,也是楚格加密公司(Crypto AG)的顧客,德國聯邦情報局(BND)和美國中情局通過竊聽掌握了軍事政府如何與執政當局做對抗的第一手資料。

從中情局的文件上不難看出,西方對於當時的血腥事件知道的比公開的訊息多得多,在韋德拉獨裁期間,許多監獄中的嫌犯被裝上飛機,活著扔進海裡,8年的時間,三萬多人喪生。令人吃驚的是,歐洲和美國後來停止了對於阿根廷事態的干涉。

巴拿馬:1989年巴拿馬軍隊針對當時統治者曼努埃爾·諾列加發動政變,諾列加以洗錢和與毒販勾結聞名,他當時雖然平定了政變,但這時美國卻啟動空降行動插手干預。

20000名美國士兵進軍巴拿馬,用了四天時間平定局面,諾列加逃入梵蒂岡使館,10天后他自己向美軍自首,被帶到邁阿密,因販毒被判40年有期徒刑,後減為30年。

中情局的文件上顯示:“美軍之所以知道諾列加藏身梵蒂岡使館,是因為梵蒂岡與駐巴拿馬使館聯繫時的加密電話被中情局截獲。”

瑞士的介入

瑞士電視台的新聞時事欄目《時事評論》(Rundschau)報告說,國防部於去年11月首次向政府通報了此案。 1月15日的會議結束後,政府開始進行正式調查。

因為接受調查,經濟部宣布,“在明確澄清未解問題之前”,暫停對於Crypto設備的“普通出口許可證”的發放。

《華盛頓郵報》週二發表了一篇調查報導(英),稱該行動是“本世紀的情報界政變”,也是“冷戰中保守最好的機密”之一。

2015年,英國廣播公司(BBC)的調查(英)顯示,Crypto在冷戰期間曾與美國國家安全局(NSA)和英國情報部門合作。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