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政府对与美国中情局有关的瑞士加密公司展开调查

楚格市Crypto公司 Keystone / Urs Flueeler

根据瑞士电视台(SRF),德国电视二台(ZDF)和《华盛顿邮报》的报道,数十年来,总部位于楚格(ZUG)的通信加密公司Crypto的秘密控制人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和德国情报部门。瑞士政府周二证实,已开始对该公司涉嫌数十年间谍活动展开调查。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2月12日 - 10:20
SRF/Keystone-SDA/Reuters/dos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瑞士电视台(德)在报道中援引了一份280页的文件报告,指出上述情报部门于1971年共同收购了该公司,表面上看,Crypto的直接控制人是一家在列支敦士登注册的基金会。

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中,上述情报部门不断监听各国政府、使馆和军事司令部之间成千上万条信息。据称,该间谍活动一直持续到至少2018年,全球范围内有100多个国家被监视。

据报道,Crypto有两种类型的加密产品:一种完全密保,另一种非密保。瑞士是为数不多的提供完全密保版本的国家之一。 

美国中情局和德国联邦情报局的情报档案显示,楚格加密公司(Crypto AG)数十年来一直被人为操作的加密仪器所监听。超过100个国家购买了该公司的加密服务,而这个披着瑞士中立外衣公司的真实拥有者是美国中情局和德国联邦情报局。

世界政治受到影响

通过窃听某些国家误以为加密的情报,世界政局受到影响 。

戴维营(Camp David):1978年9月,在埃及、叙利亚和约旦与以色列作战惨败10年之后的某一天,当时的美国总统吉米·卡特(Jimmy Carter)发起了一个“近东动议”,旨在平息以色列与埃及之间的对峙,双方弓弩剑拔,互不信任。

卡特邀请埃及总统穆罕默德·安瓦尔·萨达特和以色列总理梅纳赫姆·贝京来到美国总统度假村戴维营进行秘密洽谈,经过12天的交涉,最后捋顺了两国关系,近东局面得以稳定。

从美国中情局的档案可以看出,当时埃及总统与其他阿拉伯联盟国家的谈话在楚格加密公司的配合下受到了窃听,这明显意味着卡特当时在打一手已经暴露的扑克。

伊朗:1979年一月初,受美国支持的莎阿·雷扎·帕拉维(Shah Reza Pahlavi)在历经数月的大规模游行和全国经济瘫痪之后,离开伊朗逃往美国,愤怒的伊朗大学生11月4日闯入美国大使馆,抓走52名美国人作为人质。

因为当时美国总统卡特未能与伊朗革命领导人兼统治者鲁霍拉·霍梅尼达成共识,所以阿尔及利亚出面调解,最后52名美国人在被扣押444天之后,终于在1984年1月20日获释。从美国中情局的档案中不难看出,美国在当时谈判中之所以占明显优势,也是因为他们截获了加密信息。

阿根廷:1976年-1983年的阿根廷军事独裁,也是楚格加密公司(Crypto AG)的顾客,德国联邦情报局(BND)和美国中情局通过窃听掌握了军事政府如何与执政当局做对抗的第一手资料。

从中情局的文件上不难看出,西方对于当时的血腥事件知道得比公开的信息多得多,在韦德拉独裁期间,许多监狱中的嫌犯被装上飞机,活着扔进海里,8年的时间,三万多人丧生。令人吃惊的是,欧洲和美国后来停止了对于阿根廷事态的干涉。

巴拿马:1989年巴拿马军队针对当时统治者曼努埃尔·诺列加发动政变,诺列加以洗钱和与毒贩勾结闻名,他当时虽然平定了政变,但这时美国却启动空降行动插手干预。

20000名美国士兵进军巴拿马,用了四天时间平定局面,诺列加逃入梵蒂冈使馆,10天后他自己向美军自首,被带到迈阿密,因贩毒被判40年有期徒刑,后减为30年。

中情局的文件上显示:“美军之所以知道诺列加藏身梵蒂冈使馆,是因为梵蒂冈与驻巴拿马使馆联系时的加密电话被中情局截获。”

瑞士的介入

瑞士电视台的新闻时事栏目《时事评论》(Rundschau)报告说,国防部于去年11月首次向政府通报了此案。1月15日的会议结束后,政府开始进行正式调查。

因为接受调查,经济部宣布,“在明确澄清未解问题之前”,暂停对于Crypto设备的“普通出口许可证”的发放。

《华盛顿邮报》周二发表了一篇调查报道(英),称该行动是“本世纪的情报界政变”,也是“冷战中保守最好的机密”之一。

2015年,英国广播公司(BBC)的调查(英)显示,Crypto在冷战期间曾与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和英国情报部门合作。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