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女性争取投票权的漫漫长路

瑞士政体中女性比例远未达标

2020年阿尔高州政府大选结束,所有当选人都为男性,这在瑞士并不是罕见现象。最右唯一一名女性是该州政府秘书:Vincenza Trivigno。 Keystone / Alexandra Wey

在瑞士女性拥有投票权50年之后,瑞士议会中女性议员的比例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在全世界191个国家中,瑞士女性政治要员的数量排名第17位,但是这个名次其实存在一定的误导性:在瑞士地方层面,女性在政界中的代表依然是凤毛麟角。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1月27日 - 09:00

50年前,瑞士男性选民在1971年2月7日的公投中通过一项动议,赋予女性参与投票和选举的权力。1971年10月31日瑞士联邦大选,瑞士女性第一次参与选举和被选举,最终11位女性被选为联邦议会国民院代表,占当时国民院议员总人数的5.5%,而一位女性则跻身42位联邦院议员行列。

而这之后又发生了什么呢?瑞士女性在过去的50年中是否赢得了更多政治地位?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女性选举权50周年系列报道

1971年2月7日,瑞士男性选民投票通过赋予女性投票权的动议。瑞士是欧洲赋予女性投票权最晚的国家之一。因此,虽然瑞士在国际上常常被当作直接民主的典范,在两性问题上,却只能算做年轻的自由民主国家。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为这一“并不光鲜”的周年纪念日进行特别报道。该系列从内阿彭策尔州开始,因为该州是瑞士最后一个在州和市镇层面赋予女性投票权的州

今年3月4日,瑞士资讯swissinfo.ch将组织一场题为 “女性投票权50年:老问题、新观念、新抗争"的网络小组讨论。

End of insertion

女性罢工后的女性大选

2019年瑞士国会大选堪称”女性大选“ ,历史上从未有过如此多的女性被选入联邦议会国民院和联邦院,在国际对比中,瑞士的排名也不错,以国民会女性议员占比41.5%的成绩在191个国家中排名第17位。

外部内容

那么是什么令瑞士取得了这样的佳绩?“2019年大选有着各种先决条件,”在政治、政治生涯和男女平等领域参与了很多科研项目的政治学家Sarah Bütikofer说,她列举了国际形势,比如“MeToo”运动和美国前总统的性别歧视等因素,瑞士本国的情况,如女性罢工和气候运动等,都起到了一定作用。“2019年出现了很多女性候选人,左翼绿党的候选名单上女性的比例也很高,而绿党在大选中获得了更多议会席位,因此女性议员的人数也自然增多。”

联邦层面女性增多

在2019年大选之前,支持议会议员性别平衡的倡导者似乎对当时的境况并不乐观。尽管国民院中性别平横趋势呈上升状,但女性议员在联邦院和联邦委员会中的人数比例却在下降。

外部内容

2010年,女性首次在由7名联邦委员组成的联邦政府中占了多数,但时间并不长。多丽丝·洛伊特哈尔德(Doris Leuthard)是当时这个女性多数组合中的一员,她在回顾这段高光时期的时候说:“由于女性占多数,所以我们当时做出了很多更大胆的决定,这是之前和之后都未发生过的事。

在联邦议会联邦院中女性占少数的状况被2019年的”女性大选“所打破,经过此前长期女性不足的阶段之后,2019年女性议员在联邦院中的人数比例甚至达到新高-26%,不过,这一比例依然相对较低。

在地方政治层面的女性在哪里?

由于瑞士实行联邦制,许多权限下放到地方,因此瑞士州和市镇的议会总体上发挥着重要作用。

瑞士从政者典型的政治生涯一般是从地方开始的:首先进入自己所在城镇的议会,然后“晋升”入州级议会,如果成绩突出,又建立了正确的关系网,再加上点运气,就有机会登上国家层面的政治舞台。因此,地方堪称是培养瑞士政治精英的摇篮。

而在其他国家,情况往往有所不同:”通常情况下,一个人的政治生涯是从政党开始的,而不是从基层岗位上做起,“Bütikofer说。不过,她也注意到近年在瑞士显露的一个细微变化:”越来越多政治家的职业生涯从直接参与某一具体事务开始,比如投身环境和气候领域的具体活动,或从某项具体事宜上出发,崭露头角。

但是也能注意到,女性从政者似乎更习惯于从地方开始政治生涯。正如瑞士发展与合作组织专门负责性别平衡问题的官员Corinne Huser所说:“根据目前的数字,女性的比例在地方政治圈中实际上更高。由此推断,女性似乎更倾向于从地方和基层开始政治生涯。但也不能一概而论,因为也有迹象表明,地方上对女性的发展设置的障碍有时可能会更高。"

由于2019年联邦大选,女性当选的数字创下新高,瑞士现在的情况出现了逆转。女性在国家层面政治舞台上的人数比例要比在市镇和州的比例高。然而瑞士并不是唯一出现这种情况的国家:“其他国家也引进了政府机构中的女性配额制,这无疑产生很大的影响。”Bütikofer说。

各州的适度发展

纵观整个瑞士,州议会中30%的议会成员由女性组成。经历了2007年至2015年的停滞期后,女性议员代表的人数明显呈上升趋势。而在州政府中的发展情况却不太明朗。

外部内容

然而,每个州的情况也不尽相同,虽然在所有州的议会中男性占大多数,但在沃州、苏黎世州和图尔高州的州政府中,女性从政者却多于男性。

尽管如此,在大多数州,男性仍然在州政府中占主导地位。瑞士6个州的州政府-大多是5人或7人的领导班子-甚至是“纯男性组合”。

城镇停滞-但也有明显例外

在城镇中,女性的比例与各州相似。这里再次引起关注的是,女性代表市镇地方政府中的平均人数要少于地方议会中的女性代表。

外部内容

与国家和州级政治机构相比,女性在城镇政治机构中的比例并没有明显增长。在过去的十年里,这些数字似乎停滞不前。

然而,并不是每个城镇都如此,例如,自2019年联邦大选以来,伯尔尼城的女议员人数就是男议员的两倍多,这令该城在瑞士各城市中脱颖而出。

虽然女性议员在其他瑞士大城市中并不占多数,但很明显,大城市中女性当选的几率大过小城市。Bütikofer对此作出了如下解释:"就女性的比例而言,首先存在着左右分化。由于绿党和左翼党派在城市地区实力雄厚,这些党派的女性比例也很高,所以最终的结果是城市中当选女性的比例会很高。"

2019年的“女性选举”会不会带来长期效应?

那么,如果要在地方层面上长期提高女性议员的比例,政党实力也起着重要的作用,Bütikofer认为:“在此,一个政党的实力和该党派中女性的比例起着决定性作用。”

然而Corinne Huser认为,联邦大选中女性当选人数增长的势头是否会在瑞士各级政坛长期持续下去,还有待观察,她说:“这种趋会持续多久,我无法估计。”但无论如何,不应简单地停留在2019年联邦大选的成功而止步不前。Huser觉得,国际上女性在政坛上所占比例呈现出了长期增长的趋势:“但这样的情况并不会总是呈直线发展,也不能简单归纳为:持续的时间越长就越好。而是要拿出有力的措施,才能产生影响。”

(译自德文:杨煦冬)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