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采访新总统 "我们必须,也即将找到解决办法"

(swissinfo.ch)

瑞士不应再将自己置于欧盟的压力之下,单单在外汇问题上,瑞士就还有许多回旋余地,瑞士2013年联邦总统乌力·毛勒在接受瑞士资讯swissinfo.ch采访时,这样说:欧盟与瑞士的利益“息息相关”。

他喜欢面包和啤酒,胜于香槟和鱼子酱;他喜欢丛林里的庆祝,胜于节日贺卡。为了强健体魄,他会选择越野滑雪和骑自行车,却绝对“不会带上熏鱼”。

今年62岁的乌力·毛勒(Ueli Maurer),农民的儿子、农民的秘书,之后就是瑞士最强大党派-右翼保守瑞士人民党的主席,自2009年担任联邦委员。2013年,这位军事、体育部长将出任一年的联邦主席,依据轮换制在这一年期间担任国内国外瑞士的代表。

swissinfo.ch:您和外交部长Didier Burkhalter约定,轮流对国外进行外事访问,外事任务是如何分配的呢?

Ueli Maurer:所有对瑞士很重要的礼节性拜访,均由我出面。至于在其他领域,更适合其他部长出面的,就由他们负责。这并不是由我个人决定的,是由瑞士的利益决定的。

我个人希望这类出访可以有一定的连续性,我们的外事活动经常被批评缺乏持续性。

swissinfo.ch:就国内问题来说,您很重视瑞士全国的团结,具体您想怎么做?

U.M.:尽管在国内代表的利益不同,但大家都是瑞士的国民。我们必须强调我们的一致性。实际上,我们确实有很多共同的东西,大于分歧。我们总是在强调不一样,其实我们也有很多一样。

作为联邦总统,我有很多机会参加促进团结的活动。比如说冬季奥运会对瑞士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项目。无论代表何种集团的利益、无论说哪种语言、属于哪个党,我们都会为瑞士加油。

但我们也要现实一些,一年的联邦总统任期,不会改变很多,无论是对瑞士,还是对全世界。我个人来说,周旋空间也不大,因为行程已经基本排满了。

Ueli Maurer

1950年出生于苏黎世的他是6个孩子的父亲。

自2009年1月1日起,他担任联邦国防、民防和体育部(VBS)部长。

2012年12月5日,他以148 票(237人投票、有效票数202张)当选2013年的联邦总统。

1994-2008年担任苏黎世农民协会执行会长。

1983-1991年在苏黎世州立议会中担任社会人民党的代表。

1996-2008年担任瑞士人民党主席。期间Maurer成立了12个新的各州分部及600个地方分部。瑞士人民党是拥有选民最多的党派。

信息框结尾

swissinfo.ch:您还要负责联邦委员会议,您的基本立场是什么?

U.M.:一种集体领导的形式,总要面对很多政治棘手问题,所以要留有充足的时间,进行讨论。要考虑到不同的个性和敏感度。脑子里要有一个敏感区,这可能是导致同事们关系紧张的区域。这是一种艺术,在委员会中就复杂局势形成决议,还要照顾到各方利益。在联邦委员会中,最后形成的是一种妥协,总是这样。

这是另一种领导形式,不同于只投票,在短短几分钟时间内就形成决议的领导方式。

swissinfo.ch:不久前,您委婉地就瑞士与欧盟的双边协议提出了疑问,两者的关系,您是如何设想的呢?

U.M.:必须是双边关系。为了建成双边关系,我们必须拿出时间,不能置身于压力之下。与欧盟的关系越密切,越要谨慎审核这些协议。我们不应因时间紧迫而屈服。瑞士还有很多谈判空间,对我来说,外汇就很重要。

我不认为,在这点上我和其他联邦委员有何分歧,没有人想加入欧盟,所有人都希望可以签署有益于瑞士的合约。我的观点可能更尖锐些,但与其他委员、与政治上的大多数没有什么区别。

swissinfo.ch:欧盟市场,对瑞士出口业来讲,性命攸关。贵党的限制移民提议,有违人员自由流动政策。您不担心这会引起制裁、带来消极经济后果吗?

U.M.:不会。在经济上,永远都是好的胜出。欧盟和瑞士的利益息息相关。

设想一下,欧盟要限制市场准入,仅仅是理论上的,瑞士的反应,则会表现在交通限制通行上。这行不通的。这只是假想游戏。我们的关系太紧密了,必须想出合作之道,我们也会想出合作之道。

瑞士联邦主席

SVP-瑞士人民党

BDP-右翼民主党

SP-社会民主党

CVP-基督民主人民党

FDP-自由民主党

2013 乌力·毛勒Ueli Maurer (SVP)

2012 艾维琳·维德默-施龙普夫Eveline Widmer-Schlumpf (BDP)

2011 米什琳·卡尔弥-瑞Micheline Calmy-Rey (SP)

2010 多丽丝·洛伊特哈尔德Doris Leuthard (CVP)

2009 汉斯-鲁道夫·梅尔茨Hans-Rudolf Merz (FDP)

2008 帕斯卡尔·库什潘Pascal Couchepin (FDP)

2007 米什琳·卡尔弥-瑞Micheline Calmy-Rey (SP)

2006 莫里茨·洛伊恩贝格Moritz Leuenberger (SP)

2005 撒母耳・施密德(SVP)

2004 约瑟夫・戴斯(CVP)

2003 帕斯卡尔·库什潘(FDP)

2002 卡斯帕尔・维利格(FDP)

2001 莫里茨·洛伊恩贝格

2000 阿道尔夫·奥吉(SVP)

1999 露特・德莱富斯Ruth Dreifuss (SP)

信息框结尾

swissinfo.ch:在接手国防部时,您表示要将瑞士军队打造成世界上最好的,您现在还这样想吗?

U.M.:当然!我们需要世界上最好的军队。因为只要有军队,我们就要做到最好。

swissinfo.ch:可惜在军队和安全政策上,您的自由空间并不大,还想改变现有军队吗?

U.M.:就我们的民兵体系来说,军队是安全政策的一部分。只有获得全民的支持,才能运转。这种民兵体系,要求我们所有人都对军队、对安全政策有所了解。

我们对军队的资源进行了限制,还要在公众面前改善军队形象。只要公众还有反对军队的倾向,我们就不能建成世界上最好的军队。

丢了俩杆枪,有个士兵喝多了,媒体就会掀起轩然大波,营造出我们的军队很糟糕的形象。当人们拿军队当靶子的时候,其实可能是针对我的。但这影响到了15万的军人,其实他们每年都很有业绩。这有时让我不能忍受。

swissinfo.ch:现在压力没有这样大了,军队合法性的问题,到底有多大?

U.M.:一个军队是国家在最坏情况下的安全保障,有其存在的合法性。它的花费并不大,至少少于所有机动车的赔偿责任险总和。

军队对国家的安全问题负有责任。瑞士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这也得益于其安全性。而安全的重要保障之一,便是军队。裁军会损害国家的长期安全保证,也会影响人民的富足。如果有了这种需求再组建就晚了,因为军队不可能在几年之内就建好。

swissinfo.ch:购买鹰狮战斗机的问题,即使是在市民党内部,也引发了争论。可能要通过全民投票才能达成最终协议。您想如何取胜?

U.M.:对军队来说,这将是一次困难的投票。讨论的核心将集中在合法化上。我相信,如果我们开放些、透明些,就可以赢得选票。我们要向选民们做出解释,没有安全就没有富足。

swissinfo.ch:生活在海外的瑞士人觉得自己被忽视,在您的任期里,您会做些什么呢?

U.M.:专门为他们做些什么,很遗憾,可能没什么具体的。这点我很现实,如果可能的话,我愿意与生活在国外的瑞士人建立更好的联系。扩建电子投票系统,当然,在其他国家也要中规中矩。如果我还有时间的话,会去参加国外瑞士人大会。一般来说,如果是办不到的事,我是不会许诺的。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