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器官的未来是人造

作者:


纽约博物馆,人造心脏模型

纽约博物馆,人造心脏模型

(Keystone)

随着器官移植医疗水平的提高,社会对健康人类器官的需求日益增加,然而得到它们,却不容易。因此人类展开了更多开发人造器官的研究。瑞士的伯尔尼小岛医院于近日特意为此开设了一家专门的研究中心。

“为什么开发人造器官这么重要呢?”伯尔尼小岛医院肾脏科的主任医师和该项目发起人Felix Frey教授谈到:“每个病重的人都想与命运抗争,有朝一日恢复健康。但如果无计可施 ,器官无法正常运转,那么只能移植”。

当然,如果病人可以得到别人捐赠的器官最好,但这种比例很小,目前并没有足够的器官可提供。

“在我的肾脏学领域里,就有这样的典范。目前全球约有100万人要靠透析机生活,这也是一种人工器官,只是在身体之外”。

当然也有肾移植,但问题是器官短缺,器官运转情况不定,更何况病人服食的药还会产生副作用。“所以我们要加强在人造器官研究上的投入,”他说。

所以小岛医院动用自己的基金,只用了短短9个月就建成了有上千平米大的研究所。共有近300名教师、学生和博士后在这里工作。他们的专业不是生物医学就是人造器官。

不是所有器官都同样复杂

Frey说:“研发人造器官的难度要视器官功能的复杂性而定。例如:髋关节。那里有一个球头关节,早在60年代就已经可以被一块球形的金属所替代。但今天我们已经可以生产人工膝关节和人造脊椎骨”。

“这之所以成为可能,是因为关节比较简单,它的功能就是运动和支撑病人,因此就比较便于替换。如果器官有多功能,那么替代起来就困难了。例如眼睛既要看到近处,也要看到远处。如果一项功能出了问题,我们就用眼镜,这也是一部分替代功能”。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类发明了隐形眼镜。今天,我们已经在尝试换上人工视网膜。“一直在进步,一个器官一个器官,一步又一步”。

另一个项目旨在治疗糖尿病:“这一在西方国家传播较广的疾病也可以人为控制,用传感器测量血液中的血糖水平,并释放胰岛素。

心脏-一个平凡的器官

“令人奇怪的是,”Frey说:“心仍然属于那些不能由人工血管所替换的器官之一。心脏其实只是一个‘简单的泵’-仅此而已。现在泵技术已经得到了非常长远的发展。想想飞机,它主要就是靠抽水系统运行的”。

“至于心脏,问题是要有足够的能量保持泵的运行。这需要电或汽油,储藏能量的设备也要机动灵活,就像汽车的电池。

因此Frey希望,能源技术可以取得更大进步,设计出适合人造心脏的电池。这些电池应该能够再次充电,而不需要透过皮肤通入电缆。

Frey认为,研究应朝心脏这样的例子发展:“在瑞士,1/3的人口面临着因心脏病发致死的风险。但每年只有40例移植手术。因此,我们需要其他的解决方案”。

团结就是力量

只有依赖跨学科协作的发展,人工器官的研究才能取得进步。“医学有大的进步全仰仗于化学和生物化学的共同合作。现在我们迫切需要物理学家和工程师”。

Frey说:“在新成立的小岛医院研究中心里,也奉行这种跨学科的工作方法。每个器官的研究小组都配有一名物理学家或工程师。他们的工资由大学支付,其经费来源于对此感兴趣的医院”。

我们的目标不是在伯尔尼这里发明新的人造器官,而是要继续进行这一领域的普遍性研究。

瑞士缺乏器官捐赠

2010年,瑞士捐赠器官的数量跌破100。

2010年共有508个器官被移植到504位患者身上。(前年为466例)。

同期,捐赠者有98例死亡(前年为103例),和116例存活(前年为109例),到2011年1月为止。

59名(前年67)病人未等到移植器官就已去世。2011年1月1日共有1021名患者在等待接受移植手术。

瑞士的器官捐赠比例为每百万居民12.6名捐赠者,远低于邻国20的平均水平。

如果加入活体捐赠,这个数字将提高到14.9。

2010年肾(294例)的移植手术最多,其次是肝脏(100)、肺(49)、心脏(35)和胰腺(30)。

2010年出口19个器官(前年:9),进口18个(24)。

在瑞士最典型的捐赠者是50岁脑出血死亡患者。

资料来源:Swisstransplant

信息框结尾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