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学术赞助 瑞银赞助-给大学独立性蒙上疑云

随着赞助交易透明度与价值等问题的提出,近来苏黎世大学的气氛似乎都发生了变化

随着赞助交易透明度与价值等问题的提出,近来苏黎世大学的气氛似乎都发生了变化

(Keystone)

苏黎世大学与瑞银集团(UBS)的一项赞助交易,将国立大学接受私人资助的做法推到聚光灯下。有些人对此表示支持,称这是全球竞争所必不可少的。但批评人士警告说,这有可能损害学术独立性。

乌尔苏拉·耀赫(Ursula Jauch)的态度很明确。

“这是个浮士德式契约。瑞银集团多年来声名不佳,一直在利用复杂的营销手段洗脱污名,”苏黎世大学的这位哲学教授表示。

2012年4月,苏黎世大学与瑞银集团联合宣布,后者将赞助苏黎世大学1亿瑞郎(约合6.76亿元人民币),以资助5个教授职位,并在该大学经济系开办“瑞银集团社会经济学国际中心”(UBS International Centre of Economics in Society)。这令许多人大吃一惊。

瑞士高等院校建立公、私性质伙伴关系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可本协议如此秘密伪装,却使红灯频频亮起。出于对此次交易的担心,包括耀赫在内的30名主要瑞士教授于2月发起“苏黎世申诉”(Zürcher Appell),呼吁保护学术独立性。如今已有1500人在这份请愿书上署了名。

“处在合作与资助时代的今天的高等院校,还有没有足够的独立性?”在线请愿发出这样的质问。

苏黎世大学经过数月的抵制,终在11月就大学上诉委员会的一项决定作出让步,在两名记者的不断要求下,公布了该大学与瑞银集团签署、截止当时仍为机密合同的90%的内容。

批评人士称,该大学不愿公布该文件,是因为合同明确而详尽地罗列了瑞银在大学中的参与程度及特殊“权利”。但瑞银集团中心的官员对这种怒气及该行在研究中的可能影响作了低调处理。

可事情并未就此完结。12月中旬,苏黎世大学学生举行示威,呼吁取消这项交易。之后在12月19日,该大学与瑞银发布声明,表示双方决定‘出于舆论对私人资金使用透明度的关注’,而公布整份文件。

“附加公布的合同部分显示,研究与教学的独立性得到了完全的保证,”声明指出。

合同的争议点

“该系将提名瑞银集团董事会的一名成员加入(经济)系顾问委员会”

“命名该系教学楼的一间大讲堂为‘瑞银集团国际中心讲堂’”(这一条后来被取消)

“通过...给予瑞银集团员工及特选客户听课的特权...支持与组织瑞银集团中心、教授与瑞银集团专家之间的定期交流...为瑞银集团员工与客户提供瑞银集团中心人员的教育机会...提供机会与组织教授与瑞银集团互动渠道...教授应参与每年的‘瑞银集团国际经济论坛’等,瑞银集团将合理享受瑞银集团中心的活动”。

“在瑞银基金资助瑞银集团中心的整个期间,苏黎世大学及该系不可在经济领域签署赞助一家机构、其它研究中心或合作的协议”。

“双方约定严格保守本协议及其内容的机密。”

信息框结尾

资金数据

然而,此次争议还是引起围绕瑞士12所公立大学的赞助、私人资金、影响与透明度的更广泛讨论。

在1995-2010年间,捐助公立大学的私人捐款年度总额从4.7亿瑞郎(约合31.9亿元人民币)升至10亿瑞郎(约合67.9亿元人民币),但在对瑞士各大学资助总金额中所占的比例却一直保持稳定,为14%。不过针对每所院校而言则有很大差异,所占比例由7-40%不等。

马尔赛·汉吉(Marcel Hänggi)是迫使苏黎世大学公布合同内容的两名记者中的一名。据他透露,数字未能说明事实真相。

他解释说,发生变化的是,过去15年里的全球竞争与各项新法规,造成了趋向于更具企业性方式的微妙转变。

“各大学开始像企业一样运转,”他评论说:“他们在用自己做实验,可是他们还未资助任何有成果的学术研究。”

更广泛的讨论

12月4日,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ETHZ)校长与下届总裁利诺·古采拉(Lino Guzzella)在苏黎世经济学会(Zurich Economics Society)所作的演讲中,特意突出了私人赞助人的重要性。

“经济与科学之间的密切纽带,正是瑞士成功模式背后的决定性因素之一,”古采拉指出。但苏黎世理工并不“接受每一笔捐款”,他强调,并补充说,合约研究是个特例,科研机构的最重要资产乃是“信任与独立”。

其姐妹机构-洛桑联邦理工学院(EPFL )-有31个受资助的教授职位,价值1110万瑞郎(约合7544.9万元人民币),其中14个与雀巢(Nestlé)与默克-索兰诺(Merck Serono)等私营企业相关。洛桑理工发言人杰罗姆·格罗斯(Jérome Gross)淡化了私人赞助的重要性和该学院的企业友好形象,称这些教授职位仅占年度总开支的1.4%。

但他也承认,来自私营企业的资金是“财政的真正源泉,令瑞士各大学得以开发公共资金增加不足的知识领域”。

瑞士各大学与五角大楼

根据《联邦报》(Der Bund)与《星期日报》(SonntagsZeitung),美国国防部资助着瑞士各大学的多个研究项目。

在过去两年中,五角大楼已向苏黎世、伯尔尼和纳沙泰尔(Neuchâtel)几所大学的十几个军事相关项目提供了100多万美元资金;而在苏黎世理工,美国空军则资助了一个价值20万美元、为期3年的博士职位,意在改善飞机结构。

瑞士科学、培训与文化议会委员会的正副会长都对这些军事合作批评有加,呼吁终止这些项目。

美国军方还在伯尔尼大学天文所资助了一个空间废物研究项目,该系称这出于民间而非军方兴趣。

信息框结尾

不可通融

与其它欧洲院校相比,瑞士各大学总的排名都相当不错。瑞士大学校长联席会议(CRUS)主席、巴塞尔大学校长安东尼奥·劳普利诺(Antonio Loprieno)表示,从根本上说,瑞士大学中的私人介入-就面向企业与竞争的开放性来说“最美国化”的欧洲学术市场-不应受到质疑,因为这有可能损害它们在全球的竞争力。

“由于可能威胁到对瑞士各大学的投资,以及也许会限制大学间竞争性的一切,本会议认为,我们现在正处于转型期,”劳普利诺表态说:“我们不应妨碍潜在捐助人,而应在下结论之前积攒更多的机构经验。”

在教育部长约翰·施奈德-阿曼(Johann Schneider-Ammann)的支持下,瑞士大学校长会议最近驳回了代表学术界的瑞士科技理事会(Swiss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ouncil)的呼吁。后者要求设置明确的通用准则,来管理各大学、教授职位与私人合作者之间的关系,以及增加合同的透明度。

秘密交易

劳普利诺觉得,公立大学也有理由保守与私人赞助方所签合同的秘密。这种做法即使在瑞士也有相当大差异。

“一所大学首先是家公营机构,但也日益从某种程度上成了全球范围内的竞争机构,因此最小限度的竞争性,有时也要求在我们所理解的透明度上能更加灵活,”他宣称。

最近某赞助实例涉及到瑞士制药协会(Interpharma)在他的大学共同资助一个健康经济学教授职位。该案例暗示,不同的方式可能产生出怎样的混乱。与大学相反,瑞士制药协会执意要公开合同细节,因不堪于大学不透明的方式,而向外界透露这个资助交易每年价值为50万瑞郎(约合339.4万元人民币)。

回到苏黎世大学,那里的气氛似乎都已发生改变。11月,该校校长在另一个丑闻中辞职。

苏黎世大学临时校长奥特弗里德·雅伦(Otfried Jarren)于12月8日告诉《周日瑞士》报(Schweiz am Sonntag):“各大学的赞助事宜相当含混,因为这牵涉到给出某样东西,就会期待回报、关注与市场的存在。事情并不总是那么容易....像瑞银集团这种形式的赞助交易是不会再有了。”


(转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