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垃圾焚烧产生的二氧化碳有望封入北海

瑞士现役的30座焚化炉每年处理约400万吨垃圾。 © Keystone / Gaetan Bally

瑞士的垃圾焚烧厂计划捕获经烟囱排放的二氧化碳,并将其封存在海底。绿党非常支持这个想法,但具体实施仍存在一些障碍。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8月12日 - 09:00

“上一代人建立下水道网络来回收处理废水,我们这一代人必须建立一个类似的网络来处理二氧化碳,”瑞士垃圾处理厂运营商协会(ASIR)在致瑞士总统西蒙奈特·索马鲁嘎(Simonetta Sommaruga)的信中写道。  

在《巴黎气候协定》的框架内,瑞士承诺大幅减排。像其他许多国家一样,瑞士计划于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目标。瑞士垃圾处理厂运营商协会(ASIR)认为,为防止二氧化碳排放到大气中,在排放点将其捕获是“既环保又经济”的方法。比如直接从焚化炉尾气当中捕获。

“我们希望成为能源转型的参与者,”瑞士西部蒙泰镇(Monthey)的Satom垃圾处理厂主管丹尼尔·巴利法德(Daniel Baillifard)在接受瑞士资讯swissinfo.ch采访时表示。他希望为厂里的焚化炉配备二氧化碳捕集系统。一旦成功,它与瑞士东部林特镇的焚化炉将一起成为全国试点项目。

如何处理二氧化碳?

瑞士现役的30座焚化炉每年处理约400万吨垃圾。它们约占该国总排放量的5%。烟囱排放的废气有一半来自化石燃料(比如塑料垃圾),另一半来自生物质(比如木材和建筑垃圾)。

“我们还捕获了生物质(可自然降解的物质)焚烧产生的二氧化碳,使我们实现了负排放,因为我们间接去除了大气中的温室气体,” 巴利法德说。但是他表示,一个关键问题接踵而来:如何处理捕获的二氧化碳?

 瑞士垃圾处理厂运营商协会(ASIR)认为,唯一可行的解决方案是将其永久封存在地底深处的地质矿床中。

经由热那亚运往挪威

瑞士目前无法永久封存二氧化碳。瑞士垃圾处理厂运营商协会(ASIR)表示,首先需要对底土进行详细的系统分析。但是,该行业协会认为,未来10到20年内,可以将二氧化碳储存在800-2500米深的瑞士卤水层中。此外,瑞士还考虑将二氧化碳运往北欧地区。

自上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挪威一直在北海的废弃天然气田深处封存二氧化碳,近期该国宣布计划从2024年开始接受其他国家的二氧化碳。该区域海底二氧化碳最大储存量估计为700亿吨,约为欧盟年排放量的20倍。

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可持续发展实验室的一项可行性研究显示,将瑞士垃圾焚烧产生的二氧化碳运送到挪威最经济的方法是采用管网运输。蒙泰镇垃圾处理厂认为已经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巴利法德解释说:“几百米外有一座废弃的塔莫尔(Tamoil)炼化厂,该炼化厂于2015年关闭。那里还有罗讷(Rhone)油气管道的出口,而该管道现在已经停用。”这条长达242公里的管道将蒙泰镇所在的瓦莱州与意大利的热那亚港连接起来。   

瑞士的二氧化碳将从热那亚港海运至北欧地区。巴利法德说:“我们可以成为瑞士二氧化碳捕集枢纽,将二氧化碳出口海外。”  

 政治、技术和资金挑战

瑞士政府已经公开支持这个项目,并强调捕集和封存二氧化碳将在实现其气候目标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但是,为了实现自己的计划,巴利法德必须克服许多障碍。首先,必须克服政治挑战。他表示:“我们需要法律依据和国际条约来规范二氧化碳的捕集和运输,目前二氧化碳出口仍属于违禁活动。”

其次,需要克服技术挑战。挪威、爱尔兰和新西兰已经启动了类似的试点项目;2017年瑞士建成全球第一座可以从大气中提取二氧化碳并将其转售用于商业用途的工厂。他表示,这项技术“尚未成熟”。“我们计划投资4’000万瑞郎(合人民币3.038亿元)。绝不容许出错,我们需要确定性。”

最后,还需要克服资金挑战。目前估计,运输和封存一吨二氧化碳的成本为340瑞郎,实在过于昂贵,无法保证经济意义上的可持续性。水泥厂和化工厂也可以参与这个项目。加入二氧化碳捕集和封存网络的工厂越多,成本越低。” 巴利法德说。  

海洋生态系统面临风险

瑞士垃圾处理厂运营商协会(ASIR)主席兼绿党议员巴斯蒂安·吉罗德(Bastien Girod)表示,大规模捕集二氧化碳对于实现气候中和至关重要。  

绿党表示,除了降低能耗、提高能效和开发可再生能源外,还必须建立自然和科技碳库。绿党希望在2040年就实现净零排放目标。

瑞士绿色和平组织的乔治·克林格勒(Georg Klingler)对此持怀疑态度。“目前仍无法证明注入这些地质层的二氧化碳会留在那里,无法排除泄漏的可能性。二氧化碳泄漏入海将危害海洋生态系统,”他在接受瑞士法语广播电视台(RTS)采访时表示。

总体而言,绿色和平组织认为这项技术过于耗能且成本高昂,很可能被用作继续燃烧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的借口。

丹尼尔·巴利法德也意识到,他的二氧化碳捕集项目无法鼓励人们减少化石燃料的使用。 “无法摆脱对化石燃料行业的依赖也使我感到很困扰。但是我们必须认识到:行业变革不会一夜之间到来。但是通过捕集和封存二氧化碳,我们可以加速能源转型。”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