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谷歌街景在瑞士遭非议

从上周二(8月18日)开始,网络服务供应商谷歌(Google)便开始在网上提供瑞士城市的街景地图,这在瑞士引起强烈反响。尽管它可能帮助游客更早、更好地了解瑞士,满足人们的好奇心,但瑞士人更在意它对隐私的侵犯。

swissinfo.ch采访了时代研究者Karlheinz A. Geissler,听他解析谷歌的街景地图会为我们的时代、未来造成什么影响,以及瑞士人对此的反应。

swissinfo.ch:谷歌街景地图(Google Street View)有用吗?
Karlheinz A. Geissler:用处不大。如果我去一个全然陌生的城市,它会给我一个第一印象。宾馆在哪儿、会议地点在哪里,作为信息有用。但对我了解这个城市没什么用。

swissinfo.ch:谷歌街景地图可以让人们很快地了解一个城市,而不用再“用脚丈量”,这是不是一个进步?

K.A.G.:确实是快了,但快就有意义吗?谷歌街景可以让人看到,但是它不能让人闻到、听到、感觉到。一个城市真实的样子是迥然不同的,谷歌展示的充其量也就是个“二手货”。

swissinfo.ch:还有其他缺点吗?

K.A.G.:谷歌街景还可以被用作控制工具。如果有人讲述一个城市,那么其他人可以通过谷歌检验一下,看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如果控制严格的话,它还可以成为统治工具。

swissinfo.ch:街景地图是一种新工具,可以节省时间。从此人们不必耗时地去一个城市,而只需在家里通过计算机就可以很快地用视频了解它了。

K.A.G.:对,是挺节省时间的,但意义不大。为什么要节省时间?如果你想体验一个城市,节省时间是完全不必要的。

如果从A到B只用10分钟时间,那么你只不过是像邮包一样被“寄”到B,而不是旅行。

swissinfo.ch:对如今的大多数人来说,节省时间很重要。但我们为“节省时间”所花费的时间,很多时候已经超过了我们所节约的时间。所以许多忙忙碌碌的人开始提倡“生活”而不是“省时”,您觉得也可以这么看待Google街景吗?

K.A.G.:以前我们只是直接“到”一个地方,然后我们发现这其中有很多困难,另一个地方完全是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我不懂。

现在人们动动鼠标,用Google街景看看这座城市,便形成了对它的第一印象。然后你来到这个城市,开始评价:这和Google街景上的一样嘛,你不会再发现其中的差异。

swissinfo.ch:一方面,我们贪婪地使用着街景地图,想看看邻居家到底是什么样子;另一方面,我们又在生气:我都上“真人秀”了,这么多人都能看到我,这是侵犯隐私。您怎么解释这种矛盾:

K.A.G.:这种矛盾很现实。当我们在观察别人时总是很好奇:哎,他干嘛呢?可当我们想到,还有成千人也能看到我们自己家的阳台时,我们就觉得这是威胁了。我可不希望有人总能看到我的卧室。

swissinfo.ch:Google街景还被当作民主的手段:一位在第三世界的贫民可以通过它知道苏黎世火车站大街是什么样子的,这是一个进步吗?

K.A.G.:这是一个进步,但有些可笑,什么是民主呢?Google街景当然可以提供更多的信息,但信息不等于就是民主。民主意味着参与和积极性。这显然都是Google街景所不能提供的。

swissinfo.ch:Google街景对游客来说是好是坏?

K.A.G.:我觉得没什么害处。游客可能会很感兴趣,特别是当他在旅行社可以透过Google街景看到自己的旅游目的地时。这当然很有吸引力,人们更愿意去那个地方看一看。

但人们不再有惊奇的感觉了。我觉得很遗憾,旅行有惊奇相伴总是很美的。当然不是所有的惊奇都是惊喜。人们在屏蔽了不好的惊奇的同时,也屏蔽了惊喜。

swissinfo.ch:这种“街景社会”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呢?

K.A.G.:这是没有尽头的。1条信息会引起对另1条信息的渴望。我们在不停地向前,而正是这种前进让我们永远不满足。

通过像网络这样的媒体,我们懂得了什么叫没有终点、没有停顿、永不停息,我们也因此丧失了满意的感觉,因为我们永远不会结束,也永远不会圆满。

这就是当下的问题,这让人感受到沮丧、扫兴、不满、孤单和无聊,因为人们不再沟通。

瑞士资讯(swissinfo.ch),Jean-Michel Berthoud

街景图

在美国、澳洲、亚洲和欧洲的许多城市,谷歌Google都提供了街景地图,自2009年8月18日起,谷歌也开始为瑞士的7个城市提供街景地图。

通过电脑屏幕,网友可以看到苏黎世、伯尔尼、日内瓦和其周边地区,以及纳沙泰尔、伊韦尔东、穆尔滕三湖地区、伯尔尼高原和温特图尔的街景。

上个月谷歌的取景车开上了瑞士的大街记录了当地的街景。

其摄制机位设于人眼高度,以360度取景,呈现出自然的视角。

信息框结尾

如何使用街景地图

输入google地图:http://maps.google.ch;

用鼠标点住橙黄色小人图像;

将小人移至黄线标注的街道地图上;

便可看到当地的全景图。

信息框结尾

Karlheinz A. Geissler教授

曾在德国慕尼黑学习哲学、经济和教育。

自1975年任慕尼黑德国联邦国防大学经济教育学教授。

在国内外多所大学担任客座教授。

“时间生态学”发起人之一、项目负责人。德国时间政治学协会协助创办人。

信息框结尾

瑞士人更注重数据保护

瑞士数据保护机构负责人Hanspeter Thür要求Google立即将Google地图瑞士新增的街景功能删去。他们认为Google并没有履行尊重隐私权的规定,对很多人的容貌和车牌号码没有进行覆盖或是有效地模糊化处理。

谷歌必须用软件对民众的面孔和车牌号码进行遮盖,如果它还想继续提供瑞士街景的话。

谷歌必须保证其发布的画面与瑞士的法律制度保持一致。

谷歌对此表示吃惊。该公司准备与瑞士当局进行对话。

信息框结尾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