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中医应加强沟通与合作"

中医应该得到更多西方患者的认可 swissinfo.ch

尽管瑞士的中医诊所已经如雨后春笋开了一家又一家,但因为种种限制,中医在瑞士只能成为西医的补充,在中西医结合的道路上,走得还不远。

此内容发布于 2012年01月06日 - 10:37
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但在中医的故乡,中西医结合的医治方法已经相当成熟,比如在治疗西方多发病-前列腺癌上。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记者特意采访了曾到瑞士来访的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泌尿外科分会主席、广安门医院的主任医师张亚强先生,听他分析了中医结合西医治疗前列腺癌的优势与发展方向,以及他对瑞士中医的几点看法。

swissinfo.ch:在欧美地区,前列腺癌的发病率很高,请问原因是什么?

张亚强:前列腺癌是老年男性常见的恶性肿瘤,发病率有明显的地理和种族差异,在欧美国家发病率很高,而北欧各国发病率占男性肿瘤的第一位。在欧美人群中,该病的发病率高达100/10万以上,也就是说每平均10个人中就有1个人可能发生前列腺癌,并居男性癌症死亡的第二位,明显高于中国、日本等亚洲人。

为什么欧美地区的前列腺癌发病率这么高?对于这个问题,目前总的认为,前列腺癌的发病原因至今还不是十分明确,但与种族、遗传因素、环境因素、和性激素水平等有关。有调查显示,欧美男性的前列腺癌发病率比中国、日本高很多,主要是因为种族不同。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东西方饮食结构的不同才是最主要原因,饮食习惯在前列腺癌的诱发因素中,最具有意义。

研究发现脂肪性食物摄入过多会增高前列腺癌的患病率,欧美人的饮食主要以脂肪和肉类为主,男性会因为脂肪摄入过多导致胆固醇合成增加,进一步导致以胆固醇为基础合成的雄激素增加,而雄激素中的睾酮比率增加是前列腺癌的重要发病因素。而亚洲人多以米菜为主食,豆类和蔬菜的饮食会减少其发病率。这就是为什么亚洲人患前列腺癌比较少的原因。也有研究显示,欧美特别是北欧地处寒带,阳光偏少,而多晒太阳也可以降低前列腺癌的风险,因为阳光可以增加维生素D的水平,可能是前列腺的保护因子。还有一些其他可能因素,但尚无更确切证据。

swissinfo.ch:可否发现早期前列腺癌?

张亚强:由于前列腺癌发病率呈逐年递增趋势,泌尿外科医生对前列腺癌的早期诊断都很重视。由于早期前列腺癌患者多没有特别明显的临床症状,大部分都是在体检时被发现。目前最常用的诊断方法是检测患者血清中的前列腺特异性抗原(prostate-specific antigen,PSA),正常值< 4ng/ml。超过此值再加上进行前列腺直肠指检后再确定是否进行前列腺活检,通过前列腺系统性穿刺活检可以获得组织病理学诊断。

由于医疗条件的完善,诊断水平的提高,再加上泌尿外科医生的高度重视,早期诊断前列腺癌是比较容易的,我所在广安门医院泌尿外科每年新确诊的早期前列腺癌病例数都接近100例。

swissinfo.ch:通过到瑞士的访问,您了解到瑞士的前列腺癌发病情况如何?

张亚强:2010年有幸受邀到瑞士的相关医院和诊所进行了参观访问,因时间比较短和所参观医院的局限性,没有能够了解到更多前列腺癌发病情况,但我想瑞士前列腺癌的发病率应该和欧洲大多数国家相差不多。

我查阅了一下既往一组资料综合分析,在欧洲每5年前列腺癌发病率上升10%-20%,法国发病率上升8%,瑞士发病率上升47%。美国的前列腺癌发病率约为145.8/10万,瑞士的前列腺癌发病率和美国相似,但美国的前列腺癌死亡率要比瑞士人低2.5%。虽然这些资料还不是很完全,但感觉瑞士前列腺癌发病率的确还是很高的,确实应该引起高度重视。

swissinfo.ch:是否有中医介入治疗?

张亚强:因为欧盟对中医有许多限制,以及瑞士医院和诊所条件所限,没有看到中医参与治疗的资料。但根据文献报道,有采用植物制剂如瑞士端娜儿多维鱼油等作为辅助治疗的方法,鱼油里面含丰富的欧米加-3不饱和脂肪酸,它有利于增强免疫系统功能,该制剂中的绿茶提取物含茶多酚,有极强的清除有害自由基,防止血液凝集,抗血栓和防癌作用。制剂中的香菇可使血液中胆固醇降低,增强免疫力,还有抗癌功能。制剂中的葡萄子提取物除了能预防心脑血管疾病外也有极强的抗癌作用。也有报道用番茄红素,经常食用番茄红素的人患前列腺癌的几率也较小。

中医参与治疗在中国有很好的条件,特别是我所在的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是中国最有影响的中医院之一,每天都有很多前列腺癌患者来诊,希望并采用中医治疗。我们主要的治疗方法是在西医治疗方法的同时,又根据每个病人的不同情况采用中医辨证方法治疗。因此,中医参与前列腺癌的治疗对于我们来说是有很多经验和体会的。

swissinfo.ch:中医介入治疗的优势在哪里?

张亚强:前列腺癌的中医治疗有很强的整体观念,中医往往能从患者全身的特点加以考虑,而不是仅局限于癌症病灶本身。中医治疗能纠正患者机体的某些失调,祛除肿瘤的复发因素,减少转移机会。另外,中药对健康细胞的伤害小,一般不会因治疗本身的原因对机体产生新的破坏。在癌症好转的同时,体力也能逐步得到恢复。中医参与治疗前列腺癌,最主要的优势就是改善症状,提高生活质量,延缓病人病情发展,特别是延缓病人的雄激素依赖性向非依赖性方面发展。通过我们的临床观察,也有一定的抑瘤作用,临床上看到部分病人的前列腺特异抗原降低。对于前列腺癌需要放疗和化疗的病人,可以改善和减轻放疗和化疗的副反应,这是很重要的治疗思路和方法。

swissinfo.ch:是否对晚期前列腺癌治疗更有优势?

张亚强:是的,前列腺癌到了晚期,各种西医方法的治疗多已采用,并已无效,这时中医治疗更能显示出其独特优势。我们的临床研究表明,中医药治疗晚期前列腺癌的优势在于提升正气,整体调节,进而稳定瘤灶,提高生存质量,延长生存期。同时减少西药的毒副作用,减少并发症。目前求助于中医药治疗的前列腺癌症患者大多数已为中晚期,已经出现病灶的骨转移和淋巴结的广泛转移,且大多数患者已经过了手术、内分泌治疗、放疗、化疗等。

此时采用任何的治疗手段来达到肿瘤病灶的消失已不可能,杀灭癌灶已不是治疗的主要目的,治疗要解决的最大问题在于如何减轻痛苦,提高生存质量,延长生存期。我们在临床研究中发现中药治疗后,其中病人的生存质量评分提高达47.05%。体力改善评分提高64.7%。治疗后部分病人的PSA降低。

实验研究也可以看到,中医药在雄激素非依赖性前列腺癌动物模型试验中有抑制肿瘤细胞增殖和诱导细胞凋亡的作用,为中医药的治疗作用提供了一定的实验依据。综上所述,无论在临床研究还是在实验研究方面,中医药治疗晚期前列腺癌有其优势,值得进一步研究和探讨。

swissinfo.ch:近期的中医治疗有什么样的突破?

答:要说有什么突破还是很难说的。但总体说通过中国同行的不断努力和探索,中医药治疗前列腺癌的疗效已经得到许多中西医同行的认可。在中国,中医药治疗的前列腺癌多为晚期患者,往往有较广泛的骨及多部位的远处转移。中医药治疗晚期前列腺癌多用扶正抑瘤法,也就是首先要先增强病人体质,调动机体内在抗病能力,抑制肿瘤发展,并减轻内分泌药物治疗的毒副作用,提高生存质量。患者治疗后临床症状大部分都能得到改善,其他方面如血清PSA、生存质量、体力状况也得到一定改善,说明中药在前列腺癌的治疗上有可为之处。

在试验研究方面,我们应用中药观察对雄激素非依赖性前列腺癌小鼠模型体内直接抑瘤作用。实验结果显示小鼠移植瘤体积小于对照组(p<0.05)。同时也观察了中药对裸鼠前列腺癌模型的影响,结果治疗后移植瘤体积小于对照组(p<0.05),抑瘤率为43.2%。说明对前列腺癌裸鼠移植瘤有一定抑制作用。也有研究用中草药吴茱萸,有抑制前列腺癌细胞增殖和诱导细胞凋亡的作用。总之,研究结果证实了中医药治疗效果有其实验依据,但是中医药干预的实验研究报道仍较少,有待进一步深入研究,明确中药的抗肿瘤机制。

swissinfo.ch:在瑞士或英国、欧洲推行的难点在哪里?

答:中医的主体是以辨证论治方法治疗疾病,我看到并听到在瑞士或英国、欧洲的中医实践主要还是以针灸为主体,也知道多数国家尚未正式批准中医或草药疗法,并且对中草药制剂入关的管理较严。

欧洲各国对中医的政策和管理方法也不尽相同,中草药多作为非处方药应用,若作为处方药则仅有注册的医生才能使用,其他的医生不允许用处方药治病。这样,中医辨证论治的治疗方法就难以实施,也就是中医的精髓无法施展,这就影响并极大地限制了中医的发展。

通过我的观察,实际上在欧洲中医药的需求还是很大的,我在2010年曾受到特别的邀请去欧洲某个国家专门为当地的前列腺癌病人采用中医辩证方法参与治疗,并且取得了很好的疗效。我也在去年9月参加了在英国召开的世界中医药学术会议并做了中医药治疗晚期前列腺癌的临床和试验研究的学术报告,通过和与会医生的交流和提问,我感觉到在欧洲采用中医治疗的需求还是有很大市场的。

另外,也有包括德国和美国的同行到我院了解中医对前列腺癌的治疗情况,他们对采用中医治疗还是很感兴趣的。但愿未来能够通过相关人士的努力,逐步推动和改变这种情况。

swissinfo.ch:您感觉在瑞士中医的发展状况如何?

答:在此前我已经知道在瑞士中医已经被写进了宪法,针灸、按摩、草药等目前已在瑞士的许多诊所和医院采用,甚至在个别医院中还有中医科,可见中医药在瑞士发展良好,这在中国以外的国家是不多见的。特别是我参观了日内瓦的两个中医诊所,全部都是由瑞士籍医生所办,他们对中医很痴迷,而且病人也很多。这些充分说明中医在瑞士已经深入人心,瑞士医生及病人相信中医的疗效,并且又得到了政府的支持,这的确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这些都为中医在瑞士的发展奠定了良好基础。但我也感觉到要保持和发展中医,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通过参观我看到各个中医诊所之间都是一个分散的个体,他们之间的沟通很少,这就限制了医生医疗技能的提高和知识更新。需要更多的开阔眼界,提高医疗水平,中医才更有活力。如果成立一个相关学术团体机构,将分散的医生们组织起来,这样就可以通过学术团体与政府部门有一个沟通的渠道,反映他们的诉求等。并且通过这些学术团体也可以和中国的医生建立更多的联系,定期组织一些相关的学术活动等,可能会使瑞士中医发展得更快些。

张亚强简历

1953年出生,北京人;

1977年毕业于中国医科大学医疗系;

1982-1984年参加中国中医研究院西医学习中医提高班;

1985年考取著名中西医结合泌尿外科专家刘猷枋教授研究生;

1988年获硕士学位,研究生论文获何时希奖学金二等奖。

1998年经人事部批准作为刘猷枋教授的学术继承人跟师学习三年;

于2000年毕业。

20余年来,一直从事中西医结合泌尿外科男科临床及科研工作。

End of insertion

一般治疗前列腺癌的方法:

早期发现的前列腺癌可以行前列腺癌根治术;

此外,应首先采用通用的内分泌治疗,内分泌治疗无效后还可用放疗或化疗等。

由瑞士Debiopharm S.A.公司生产的黄体激素释放激素(LHRH)激动剂双羟萘酸曲普瑞林(Triptorelin pamoate)作为晚期前列腺癌治疗药物已在临床应用。

双羟萘酸曲普瑞林可3个月持续给药,比较方便。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