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强公众信任,抵制疫情假新闻

关于新冠肺炎病毒的错误说法和误导性言论包括新冠肺炎病毒并非源于自然界。 Keystone / Nicolas Armer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7月02日 - 09:00

随着新冠肺炎肆虐全球,关于的疫情的各种虚假信息也在全球范围内层出不穷。这些虚假信息就如同疫情一样,对某些国家的影响要大于其他国家。目前瑞士的各类自媒体和阴谋论人士越来越受到追捧,那么在这场“谣言流行病”中,瑞士能否安好?  

新冠肺炎病毒是在中国实验室合成的生物武器?抑或是出自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之手,旨在从后期研制的疫苗中牟利?还是说这种病毒源于自然界?瑞士反对疫情限制措施的抗议者领袖(德)怀疑病毒并非源于自然界。

近几个月来,瑞士阴谋论人士和自媒体的声音愈发响亮,他们利用疫情危机和社交媒体平台广泛散布谣言,不断扩大受众群体。

这都是“谣言流行病”的具体表现。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期间,世界卫生组织(WHO)率先使用“谣言流行病”一词,用于描述“过多的信息——有些准确、有些不准确,这使得人们在有需要时,难以找到可信赖的消息来源”。关于病毒起源、症状和潜在疗法有着五花八门未经证实的说法,这不禁使真相调查员和公共卫生部门保持警惕,并定期戳穿虚假信息。

然而,新的研究表明,尽管瑞士存在关于新冠肺炎的虚假信息,但受影响程度尚不及某些国家那么严重。在这些国家里,民意严重极化,大众对公共机构的信任度低,还把科学问题当作捍卫愚昧的武器,经常转发一些未经验证的言论。

信息泛滥,真假难辨

在《英国医学杂志》上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关于新冠肺炎的虚假信息流传广泛,在与新冠肺炎有关的YouTube热搜视频当中,四分之一以上都包含误导性信息。

根据《时报》的报道(法),瑞士法语区阴谋论人士制作的视频观看次数达到几十万,其中日内瓦的一位时尚品牌女继承人呼吁其粉丝拒绝佩戴防护口罩。然而,一名“久居瑞士山野”的咨询人士(法)发布了一个视频,声称第二波疫情恐将造成更大面积人员病亡,这个视频的观看次数接近200万。

联邦公共卫生局警告称:“特别是在突发情况或危机中,未经验证的信息要比经科学验证的信息传播得更快。“它以图片形式揭露了关于新冠肺炎的一些常见的误导性说法。 图片来源:联邦公共卫生局 FOPH

苏黎世大学传播学高级研究和教学助理埃达·胡普雷希特(Edda Humprecht)表示:“政府和科研人员对于新冠病毒仍然知之甚少,导致民众感到疫情具有不确定性。”人们倾向于传播谣言,这在疫情暴发初期尤为明显。

Tamedia媒体集团发起的一项民调(法)中,有8%的受访者认为比尔·盖茨参与制造了新冠病毒。高达30%的人认为该病毒源自实验室。

各种各样的信息在社交媒体上泛滥成灾。在过去六个月里,新冠肺炎“谣言流行病”观测中心(Covid-19 Infodemics Observatory)在全球范围内收集了数百万条推文,结果显示在疫情暴发初期,瑞士新冠肺炎疫情相关的推特聊天记录急剧增加。

疫情相关的推文数量从2月20日的1’770条上升至25日(当日这个阿尔卑斯山国家宣布首例确诊病例)的8’600条。到3月初,相关推文已增至10’000条。在整个疫情封锁期间,推特用户关于疫情的讨论依然十分热烈,相关推文数量从未低于6’000条/天。

许多推文(有时约占40%)源自未经验证的机器程序,或来自推特上没有“已验证”状态的自动化代理程序。

位于意大利特伦托市的布鲁诺·凯斯勒基金会(Fondazione Bruno Kessler)复杂多层网络实验室疫情相关谣言观测中心的曼利奥·德·多梅尼科(Manlio De Domenico)指出:“总的来说,未经验证的机器程序是转发、传播和夸大不可靠消息的主力。”

德·多梅尼科和他的团队在3月份发布的报告中总结道,尽管有关该病毒的虚假信息已在全球范围内传播,但某些国家受到的影响更大。例如,瑞士受未经验证的机器程序和不实新闻的影响(例如虚假新闻网站或标题党)要低于意大利、德国和美国。  

他解释说:“成千上万个帐户中,如果只有一个粉丝转发一条不可靠的消息,那么总体‘谣言流行病’的风险就会比较低,”他解释道。

谣言止于智者

换句话说,即使成千上万的机器程序都在发布虚假信息,但看到并转发这些信息的人却很少。

胡普雷希特(Humprecht)发现,相比其他国家的人,瑞士人更不愿意转发虚假信息。她与苏黎世大学和安特卫普大学的同事开展了一项涉及六国的调查研究,结果显示:在点赞、分享或评论社交媒体上疫情相关的虚假信息方面,瑞士人最不积极(11%),而美国人最积极(27%)。

研究人员解释说,这种“抵制假新闻的能力”源于以下几大因素。

一是可靠新闻来源触手可及。近期发布的《路透数字新闻报告》显示,瑞士民众对于新闻媒体的信任度(44%)高于全球平均水平(38%)。在疫情封锁期间,许多瑞士人从主流媒体和联邦当局那里获取信息,从而增加了这些网站的访问量。

胡普雷希特(Humprecht)指出,尽管瑞士媒体有时会受到政客的抨击,但他们并未被系统性地污名化或被贴上“假新闻”的标签,政治伎俩并未进一步削弱民众对于新闻媒体的信任。

她认为:“当你没有可信赖的消息来源时,就会分享很多情绪化的内容。”许多自媒体捏造的故事都采取“一刀切”的思路,把问题全部归咎于单一个体(例如政府)。用户分享这些内容只是为了发泄情绪,并不关心信息准确与否。

外部内容

她的研究还表明,自媒体的消费者更倾向于传播虚假信息。她说,尽管这些自媒体网站在疫情期间变得更引人注目,并积累了更多的观众,但它们在瑞士仍属于“非主流”。

科学问题政治化

胡普雷希特(Humprecht)及其同事认为,活跃的社交媒体用户也更有可能转发虚假或误导性信息。例如,加拿大研究团队发现,喜欢刷社交媒体的人更容易受错误信息的影响,对于新冠肺炎的误解也往往更多。  

据路透社报道,44%的瑞士人表示他们从社交媒体获取新闻,低于55%的全球平均水平。 但是他们对虚假信息的意识也很强:在苏黎世-安特卫普研究人员开展的调查研究中,70%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担心网络上流传的疫情相关信息不准确。

胡普雷希特(Humprecht)说,在某些国家和地区,人们将社交媒体更多地视作娱乐而非新闻平台。在这个娱乐平台上,“你可以刷新闻,并根据当时的心情,轻易地点击分享。”她补充道,这种行为在美国比在瑞士更普遍。  

瑞士的民意极化程度相对较轻,使得公众具备较强的虚假信息抵制能力。胡普雷希特(Humprecht)认为,在民意严重分化的社会中,人们主要相信他们偏好的新闻媒体,而这些新闻媒体的报道会“偏离现实”,并使消费者难以分辨真假,难以看清是非曲直。

在这样的环境中,科学就成了舆论武器。政客会质疑医学专家的权威。例如,在疫情期间,这种行为会促使人们去寻找其他的疫情起源解释或治疗方法。

另一方面,研究显示瑞士人更信奉科学,普遍认可政府的疫情危机管理工作。瑞士政府在疫情暴发初期成立了2019新冠病毒疾病科学特别工作组,负责协调疫情相关的建议和研究工作。

联合国:先验证、后分享

联合国发起了一项志愿运动来应对疫情相关的虚假信息,该运动被称为“分享联合国认证信息”,详情请见上文视频。这个“社会合作”项目鼓励普通人传播疫情相关的事实信息。所有人都可以加入这项运动,接收经过验证的信息,然后在朋友圈内转发。

联合国全球传播事务负责人梅丽莎·弗莱明(Melissa Fleming)在6月举行的2020年全球事实核查视频峰会(Global Fact 7)上指出:“传播可靠的信息能够救人性命,而误导性信息则会置人于死地。”

弗莱明表示,联合国正在计划围绕“分享联合国认证信息”运动开展进一步的努力,鼓励社交媒体用户“仔细推敲自己看到的内容,并核验消息来源是否可靠,然后反思下自己的情绪是否被相关内容所左右。“

她补充说:“我们是信奉科学的联合国,我们希望为全世界人民提供真实可靠、基于科学的信息,成为他们可信赖的信息来源”

End of insertion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