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克力甜品成為瑞士種族主義爭論的焦點

黑人頭甜品 © Keystone / Gaetan Bally

在全球的反種族主義抗議活動中,瑞士最大的零售商Migro已將著名的“黑人頭”( Mohrenkopf)巧克力甜品下架。 “Mohrenkopf”的意思是“黑摩爾人的頭”,這個名字多年來一直飽受爭議,但至今仍有人為其辯護。原因何在?讓我們看看這場辯論。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6月20日 - 09:00
David Eugster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這款“黑人頭”甜品源自19世紀的德國,擁有巧克力外殼和柔軟的白色內餡。但多年來,它的名字一直被人指摘涉嫌種族主義(在瑞士的法語區,現在它更常被稱為“巧克力頭tête du chocolat”,但其原名在德語區一直被廣泛使用)。

2017年,有人發起了一項網上請願,敦促製造商Dubler公司給這款頗受歡迎的瑞士“黑人頭”甜品另起一個名字。那時,銷售Dubler產品的Migros集團並沒有採取任何行動。但是最近,美國的George Floyd之死引發的反種族主義抗議活動席捲全球,這家零售商決定從其位於蘇黎世的兩家超市的貨架上撤掉Dubler公司的“黑人頭”產品。 《20分鐘》報(20 Minuten)在上週報導說,其他零售商也在考慮效仿。

Migros集團6月10日在Twitter發表的聲明(德)中表示:“正在進行的這場爭論促使我們重新評估局勢。我們意識到,這一決定還將帶來[更深入的]討論。”

Dubler公司為自己的品牌進行了辯護,該公司創始人告訴《一瞥報》(Blick) ,問題出在這個社會,而不是這個名字。在2017年,Dubler公司拒絕更名,結果銷售額快速增長。顧客們“團結”在一起,吃掉了更多這款甜品,儘管許多人認為它的名字涉嫌種族主義,右翼瑞士人民黨(SVP)的年輕黨員甚至在步行街區分發這種甜品。

在Migros集團宣布停售Dubler的這款產品以後,人們開始在工廠外排隊直接購買,該公司表示現在需要增加額外的生產班次以滿足需求。

“白人懷舊情結”

為Dubler產品名稱和類似用語辯護的人認為,他們並不想詆毀黑人,而是這些詞語和標誌在過去的使用中一直毫無爭議,他們希望可以自由地繼續使用。他們說,這其實是社會中的一種白人懷舊情結(white nostalgia),如今那些更晚在瑞士定居的族裔群體也在發出聲音。

有人認為,這些文字和圖片在過去被認為沒有問題,經過長期的使用,已成為這裡的傳統,這種說法在瑞士並不陌生。這是2018年示威活動的主題,該活動要求保留兩個巴塞爾狂歡節樂隊的名稱,這些樂隊被指沿用了殖民時代創建的具有種族主義色彩名稱和標誌。其中一條標語上寫著“保衛我們的文化遺產”,聲稱這些有爭議的文字和圖像是瑞士文化的一部分,應予以捍衛。

兒童故事

瑞士有許多人都是在有種族主義色彩的文字和符號的環境中長大的。 20世紀下半葉的瑞士兒童故事中充斥著帶有黑人形象的漫畫。例如,Kasperli訪問非洲的“Negerli”(“小黑人”),他們不是很聰明,說話也很奇怪。在有關瑞士喜劇人物Globi的著名故事中,所有的黑人人物都被描繪成瘋狂的白痴。知名的故事作家Trudi Gerster把她關於非洲年輕人Wumbo-Wumbo的故事稱為“蠢黑人的故事”。後來,在別人的勸說下,她才補充道:“不是說你應該相信所有黑人孩子都是愚蠢的。他們中的一些人甚至成為了教授。”

摘自《叢林中的Globi》,出版於1950年。 zVg

兒童書籍必須刪除涉嫌種族主義的詞語和參考文獻,否則這些書籍及其出版商將很難順利完成出版發行。在這種情況下,批評者將兒童故事詞彙的變化視作對文化遺產的破壞,並為被偷走的童年而悲嘆。

這些文字和圖像包含複雜而暴力的歷史,這一事實引起了許多人的憤慨,而反對者往往辯解道,這並不適用於嚴格意義上沒有奴隸制或殖民地的瑞士。這種態度和由此產生的看似天真的語言運用,現在正在遭受質疑和抗議,並且在全國乃至全世界的一系列示威和運動中被當作系統性種族主義的一個實例。

本文是《樂隊和餅乾激起種族主義和文化爭論》(多語)一文的新版,原文發表於2018年9月13日。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