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有一種房,你買不到,也租不到

這個合作社建築群建於上世紀60年代,包含72個價格優惠的住宅。 Ruben Holliger / EGB

瑞士是世界最昂貴的國家之一,住房是每個人生活中的一大開銷,如果能住進建築合作社(Baugenossenschaft)的房子,可謂“撿”到了大便宜,有幸在相對物美價廉的房子裡居住。一戰結束後,瑞士許多人無家可歸,建築合作社就在這個時期應運而生。 

此内容发布于 2019年11月15日 - 09:00
西比拉·邦多尔菲 (文), 埃斯特·翁特芬格 (圖片編輯),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19世紀中期,工業化引發了人口從鄉村到城市的城市化潮流,造成了瑞士城市的居住空間緊張。

1889年夏天,伯恩有將近100個家庭居無定所,許多人在城市附近的森林邊上的野外蝸居,條件非常惡劣。伯恩是瑞士第一個動用稅收資金為社會底層人士修建住所的城市。

自1890年開始,租戶中的中層階級在瑞士成立了所謂的自助合作社,他們的想法是,多人一起出資蓋房,比較實惠,然後自己租住蓋好的房子,這樣可以省去中間的差價。


1880年,伯恩市中住房比較緊張,圍在食童噴泉邊上的人。 Paul Does / ETH-Bibliothek Bildarchiv


從幫助到自助

受戰爭影響,一戰期間瑞士沒有大興土木修建住宅,因此在戰爭期間和戰後,住宅緊缺的現像日益明顯,建築合作社如雨後春筍般出現了,尤其是在瑞士德語區,有些建築聯盟延續至今。

戰後遺留問題不僅是住房緊缺,建築行業的失業率也尤為嚴重。因此瑞士聯邦、州和地方政府對建築合作社這種形式非常贊成,賦予極大的支持,慷慨為他們提供建築補助、優惠貸款和低價建築土地。

包括瑞士聯邦鐵路SBB也為他們提供大力資助,因為他們希望自己的員工能夠在離上班近的地方居住。

伯恩鐵路建築聯盟

1919年伯恩鐵路建築合作社成立,他們的宗旨是讓鐵路工人家庭能住得舒適一些。這段時期有房曾是多少人的最大夢想。所以鐵路建築合作社修建的第一個住宅區中聯排別墅佔了一大部分,這些排房都帶有一個很大的菜園,以便鐵路工人可以自己種菜解決食物問題。

1922年建築師Franz Trachsel在Weissenstein區域設計的鐵路工人住宅區草圖。 EBG


1923年Weissenstein鐵路工人住宅區建成後的社區中心景象。 Staatsarchiv Bern


1927/28年在瑞士東部沙夫豪森出現了性質相同的鐵路建築合作社。 Walter Mittelholzer /ETH-Bildarchiv


阿爾高州所有建築合作社建的房子前面都有一大塊菜地,以便住戶自己解決生計問題。 Keystone


政府和聯邦鐵路局對合作社的建築項目予以大力支持,建築合作社成員只需出一小部分資金。但是對於收入偏低的鐵路工人,租住建築合作社的房子依然有困難,因此只有中層階級才有可能入住。直至今日這些在城市中帶有大花園的住宅樓依然深受歡迎,要想入住必須排隊等待。

伯恩Weissenstein區的住宅社區空拍。 Ruben Hollinger / EBG

後來伯恩鐵路建築合作社又相繼修建了適合於底層工人的住宅區和高層建築。直至今日,伯恩鐵路建築合作社依然在大伯恩地區的住宅建築領域起著巨大的作用。租住他們的房子,政府部門和國家機構的員工會受到優先考慮。

 為了慶祝鐵路建築合作社成立100週年,瑞士出版了一本名為《歡迎回家》(Welcome home)外部链接的書,書中不僅帶有自我批評性質地講述了建築合作社的歷史,還討論了關於階層觀念、高層建築、老建築維修和居住密集區的發展等題目,書中不乏社區景色和房屋及住戶的照片。

1974年,鐵路建築合作社在蘇黎世建的高層住宅區。 Wolf-Bender Heinrich / Baugeschichtliches Archiv
鐵路建築合作社的重新裝修過的優惠居住空間,位於伯恩Fellergut社區。 Ruben Hollinger / EBG

21世紀的建築合作社

如今全瑞士4%的出租公寓為這種建築合作社形式的公寓,城市中的比例是鄉村中的10倍,蘇黎世則有四分之一都是建築合作社公寓。

在過去的十年中,因為居民湧入城市和對大空間公寓的需求增多,在各城市中心出現了住宅緊缺現象,因不動產被視為保險的投資,出現的購房熱驅使出租屋的房租上漲,又帶來了建築合作社的春天。

 如今的建築合作社成為新居住形式和密集建築的開拓者。


蘇黎世“不止於居”(Mehr als Wohnen)建築合作社提供多樣化的居住形式,並崇尚節能房。 Ester Unterfinger / swissinfo.ch
2018年,在日內瓦這個建築合作社的住宅區中,上千條蚯蚓被用來清潔地下水。 Martial Trezzini / Keystone


階層觀念

但是對於建築合作社,社會上頗有微詞,因為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那麼幸運地住進合作社公寓,根據瑞士智囊團Avenir Suisse外部链接的說法,只有中產階級有此殊榮。

的確,要想租住建築聯盟的公寓,租戶必須首先要投入有時高至幾萬瑞郎(數十萬人民幣)的參股資金,而且現在新建的合作社公寓都是高標準住宅,房租高得連成本租金都令中低低收入戶望而生畏,批評者認為這不合理。

新建成的建築合作社房屋都只適合於中產階級居住,因為一般人負擔不起。 Gaetan Bally / Keystone

在百年紀念冊中,人文地理學家甚至警告,這種建築合作社甚至會在階層分類中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因為如果只有有錢人能住得起新建成或者翻修過的公寓,那麼翻修前的老住戶就有可能被從住宅區中“驅趕”出去。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