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有一种房,你买不到,也租不到

这个合作社建筑群建于上世纪60年代,包含72个价格优惠的住宅。 Ruben Holliger / EGB

瑞士是世界最昂贵的国家之一,住房是每个人生活中的一大开销,如果能住进建筑合作社(Baugenossenschaft)的房子,可谓“捡”到了大便宜,有幸在相对物美价廉的房子里居住。一战结束后,瑞士许多人无家可归,建筑合作社就在这个时期应运而生。

此内容发布于 2019年11月15日 - 09:00
西比拉·邦多尔菲 (文), 埃斯特·翁特芬格 (图片编辑),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19世纪中期,工业化引发了人口从乡村到城市的城市化潮流,造成了瑞士城市的居住空间紧张。

1889年夏天,伯尔尼有将近100个家庭居无定所,许多人在城市附近的森林边上的野外蜗居,条件非常恶劣。伯尔尼是瑞士第一个动用税收资金为社会底层人士修建住所的城市。

自1890年开始,租户中的中层阶级在瑞士成立了所谓的自助合作社,他们的想法是,多人一起出资盖房,比较实惠,然后自己租住盖好的房子,这样可以省去中间的差价。

1880年,伯尔尼市中住房比较紧张,围在吃小孩喷泉边上的人。 Paul Does / ETH-Bibliothek Bildarchiv


从帮助到自助

受战争影响,一战期间瑞士没有大兴土木修建住宅,因此在战争期间和战后,住宅紧缺的现象日益明显,建筑合作社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了,尤其是在瑞士德语区,有些建筑联盟延续至今。

战后遗留问题不仅是住房紧缺,建筑行业的失业率也尤为严重。因此瑞士联邦、州和地方政府对建筑合作社这种形式非常赞成,赋予极大的支持,慷慨为他们提供建筑补助、优惠贷款和低价建筑土地。

包括瑞士联邦铁路SBB也为他们提供大力资助,因为他们希望自己的员工能够在离上班近的地方居住。

伯尔尼铁路建筑联盟

1919年伯尔尼铁路建筑合作社成立,他们的宗旨是让铁路工人家庭能住得舒适一些。这段时期有房曾是多少人的最大梦想。所以铁路建筑合作社修建的第一个住宅区中联排别墅占了一大部分,这些排房都带有一个很大的花园,以便铁路工人可以自己种菜解决食物问题。

1922年建筑师Franz Trachsel在Weissenstein区域设计的铁路工人住宅区草图。 EBG


1923年Weissenstein铁路工人住宅区建成后的小区中心景象。 Staatsarchiv Bern


1927/28年在瑞士东部沙夫豪森出现了性质相同的铁路建筑合作社。 Walter Mittelholzer /ETH-Bildarchiv


阿尔高州所有建筑合作社建的房子前面都有一大块菜地,以便住户自己解决生计问题。 Keystone


政府和联邦铁路局对合作社的建筑项目予以大力支持,建筑合作社成员只需出一小部分资金。但是对于收入偏低的铁路工人,租住建筑合作社的房子依然有困难,因此只有中层阶级才有可能入住。直至今日这些在城市中带有大花园的住宅楼依然深受欢迎,要想入住必须排队等待。

伯尔尼Weissenstein区的住宅小区航拍。 Ruben Hollinger / EBG

后来伯尔尼铁路建筑合作社又相继修建了适合于底层工人的住宅区和高层建筑。直至今日,伯尔尼铁路建筑合作社依然在大伯尔尼地区的住宅建筑领域起着巨大的作用。租住他们的房子,政府部门和国家机构的员工会受到优先考虑。

为了庆祝铁路建筑合作社成立100周年,瑞士出版了一本名为《欢迎回家》(Welcome home)的书,书中不仅带有自我批评性质地讲述了建筑合作社的历史,还讨论了关于阶层观念、高层建筑、老建筑维修和居住密集区的发展等题目,书中不乏小区景色和房屋及住户的照片。

1974年,铁路建筑合作社在苏黎世建的高层住宅区。 Wolf-Bender Heinrich / Baugeschichtliches Archiv
铁路建筑合作社的重新装修过的优惠居住空间,位于伯尔尼Fellergut小区。 Ruben Hollinger / EBG

21世纪的建筑合作社

如今全瑞士4%的出租公寓为这种建筑合作社形式的公寓,城市中的比例是乡村中的10倍,苏黎世则有四分之一都是建筑合作社公寓。

在过去的十年中,因为居民涌入城市和对大空间公寓的需求增多,在各城市中心出现了住宅紧缺现象,因不动产被视为保险的投资,出现的购房热驱使出租屋的房租上涨,又带来了建筑合作社的春天。

如今的建筑合作社成为新居住形式和密集建筑的先锋。


苏黎世“居住之余”(Mehr als Wohnen)建筑合作社提供多样化的居住形式,并崇尚节能房。 Ester Unterfinger / swissinfo.ch
2018年,在日内瓦这个建筑合作社的住宅区中,上千条蚯蚓被用来清洁地下水。 Martial Trezzini / Keystone


阶层观念

但是对于建筑合作社,社会上颇有微词,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那么幸运地住进合作社公寓,根据瑞士智囊团Avenir Suisse的说法,只有中产阶级有此殊荣。

的确,要想租住建筑联盟的公寓,租户必须首先要投入有时高至几万瑞郎(数十万人民币)的参股资金,而且现在新建的合作社公寓都是高标准住宅,房租高得连成本租金都令低收入人群望而生畏,批评者认为这不合理。

新建成的建筑合作社房屋都只适合于中产阶级居住,因为一般人负担不起。 Gaetan Bally / Keystone

在百年纪念册中,人文地理学家甚至警告,这种建筑合作社甚至会在阶层分类中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因为如果只有有钱人能住得起新建成或者翻修过的公寓,那么翻修前的老住户就有可能被从住宅区中“驱赶”出去。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