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遠距教學”結束後,為什麼還得做家庭作業?

瑞士德語區的課程表,只規定什麼時候不應該佈置家庭作業-比如在法定節假日-做出了規定,而沒有明文規定是否應該佈置家庭作業。 Keystone / Melanie Duchene

瑞士的學校由於新冠肺炎關閉後,家庭作業這個詞有了全新的含義。不過,等我們所說的遠距教學結束後,瑞士的一些學校將重啟關於家庭作業重要性的討論。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3月23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就在這次健康危機之前,瑞士東部的一所小學曾開展了一項停止給小學生佈置家庭作業的實驗。

這個為期一年的實驗項目在聖加倫(St Gallen)附近的Feldli-Schoren小學開展,對像是8至12歲的小學生。

“我們的主要目標是實現機會公平:教育方面處於優勢和處於劣勢的家庭之間存在著巨大的鴻溝。家庭作業對那些家長沒法給建議、幫不上忙的孩子來說,是很大的壓力。”校長拉爾夫·沙佩(Ralf Schäpper)2月時告訴《聖加倫日報》(the St Galler Tagblatt 德)。此前,校方宣布該項目將在最初計劃的六個月基礎上延長試行。

此舉對各方都有利。 “孩子們一天上了七節課後回到家,不該又得坐到書桌前,”沙佩說道。

取而代之的是,現在學校每週有四次指導學習時間,每次20-30分鐘。沙佩表示,學生、老師和家長第一次給的反饋“大多正面”-雖然他承認,部分家長更喜歡以前的做法,因為他們想知道孩子每天在學校做什麼。

Feldli-Schoren小學不是特例。盧塞恩(Lucerne)附近克林斯(Kriens 德)的一所小學,以及伯恩(Bern)地區的幾所小學近年都相繼取消了家庭作業。

引起爭議的話題

然而,這個話題仍具有爭議性(德)聖加倫師範大學(英、德)的幼兒研究教授伯恩哈德·豪澤(Bernhard Hauser德)表示其中有幾方面原因。

“很多孩子和家長巴不得沒有家庭作業,因為這就意味著在家裡沒那麼緊繃了,”他告訴瑞士資訊swissinfo.ch,“但國際學習研究結果顯示,家庭作業是確保學校運轉良好、學生學習收穫大的重要因素之一。”

豪澤表示:“取消家庭作業之後,當然有家長抱怨。所以在家長中也存在爭議。”這些家長認為,家庭作業對孩子的學業表現和之後的職業發展都​​很重要。

決定由誰來做?

在瑞士,教育事宜由各州各自管轄,但多數事務還是由地方學校層面決定。家庭作業是非強制的(德)。比如,瑞士德語區的教學計劃21(Lehrplan 21,多語)只規定什麼時候不能佈置家庭作業,比如假日期間,但沒有規定是否應該佈置。

豪澤指出,關於家庭作業的量,也有一些指南:在聖加倫州,低年級小學生一週的家庭作業量大約為60分鐘,10-11歲的學生大約為2小時或更長,初中生( 15歲及以下)的作業量則最多可以達到每週4小時。

學習減少

豪澤支持佈置家庭作業,因為這能幫助加深和鞏固對知識的理解。他指出:“如果上學期間完全不做家庭作業,相當於減少了700小時學習的時間。” 另外,家庭作業還能幫助孩子養成自律習慣:做一些他們未必想做的事情-畢竟,踢足球的誘惑力可大多了。他認為,這是人生中重要的一課。

他說,取消家庭作業在瑞士仍不常見。雖然沒有官方數據,但他估計每10-20年就有一輪反對家庭作業的運動,但通常只有幾所已經實施了該政策的學校會參與。然而,施維茨州(Schwyz)的中心學校在1993年真的(英)取消了家庭作業,但這樣的情況僅維持了四年(德),隨後就由於家長抗議而停止了。

豪澤教授稱,目前沒什麼動靜,更多是因為如果一所學校決定取消家庭作業,它勢必就要接受極其仔細徹底的審查。但不是所有學校都想往這個方向走。

“一部分學校完全取消了家庭作業,另一些學校保留了家庭作業,但讓學生在學校完成。這樣一來,消極影響就沒那麼大。但這對能夠獨立做作業的學生來說,這是不利的,因為他們現在必須得在學校有人監督的情況下完成作業。” 豪澤表示。

跨越語區

在有獨立課程體系的瑞士法語區,情況又如何呢?瑞士法語教師聯合會(法)的塞繆爾·羅爾巴赫(Samuel Rohrbach)表示,該地區會定期討論家庭作業這個議題。 “納沙泰爾(Neuchâtel)、汝拉(Jura)等幾個州已經發布過指令,明確規定了學生每天做家庭作業所需的最長時間。人們不希望小學生負擔太重。”羅爾巴赫在郵件裡說。

聯合會提出了不公問題,同時也指出,學生們需要藉由完成家庭作業學會自我管理。它提議,學校提供有老師指導的學習時間,給所有學生提供支持。羅爾巴赫還表示,家庭作業也應該作為課堂內容的延續,而不應該增加新的內容。

給家長的支持?

豪澤也一直在思考如何促進機會平等。除了學校每天提供家庭作業指導課之外-事實上,目前部分學校已經在這麼做了,但通常是一週只有兩三次-他認為,教育方面處於劣勢的父母也應該獲得上課的機會,學習如何以最好的方式幫助孩子完成家庭作業。

這樣一來,能在家獨立完成家庭作業的學生可以選擇在家做,需要幫助的學生也能獲得相應的支持。

沙佩校長告訴《聖加倫日報》(德),Feldli-Schoren小學準備在今年暑假來臨之前評估這個項目是否取得了實效;目前還沒有決定下一個學年是否會安排家庭作業。

國際對比

關於家庭作業的官方研究報告並不多,但這份發佈於2014年的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的報告(多語),簡要展示了高年級學生的作業情況。報告顯示,2012年國際學生評估項目(PISA)中,15歲的學生每週要花將近5小時做家庭作業(調研的所有國家都佈置家庭作業)。

瑞士排名第11位(調研涵蓋了共計38個國家),該國學生人均每週需要花4小時左右做家庭作業。排名榜首的是芬蘭和韓國,學生每週所花時間小於3小時;而愛爾蘭、意大利、哈薩克斯坦、羅馬尼亞、俄羅斯聯邦和新加坡的學生每週要在完成家庭作業上花費7小時以上的時間。

該研究還發現,優勢學生群體比弱勢學生群體花在做家庭作業上的時間更多-在參與國際學生評估項目的所有國家都無一例外。

聯合會提出了不公問題,同時也指出,學生們需要藉由完成家庭作業學會自我管理。它提議,學校提供有老師指導的學習時間,給所有學生提供支持。羅爾巴赫還表示,家庭作業也應該作為課堂內容的延續,而不應該增加新的內容。

End of insertion

​​​​​​​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